常见问题解答: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审理重要堕胎案的口头辩论
2020-04-22
| Joe Carter

最近发生了什么?

2020年3月4日,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在“六月医疗服务有限公司诉吉(June Medical Services v. Gee)”一案中进入了口头辩论阶段,这是最高法院自保守派占据多数以来的第一起涉及堕胎的案件。

这是个什么案子?

2014年,路易安娜州通过了一项法律,要求在该州施行堕胎手术的医生必须在附近的医院获得特许权。目前,有四名堕胎医生在路易安娜州的三个堕胎诊所工作。由于只有一名医生获得了特许权,因此该州法律禁止其他三名医生施行堕胎手术,除非他们符合要求。

反对该法律的人士声称,它违反了“计划生育联合会诉凯西(Planned Parenthood v. Casey)”一案中设立的判例,即各州不能制定“不必要的健康法规,其目的或效果是给寻求堕胎的妇女带来实质性的障碍,给权利造成了不适当的负担。”最高法院在2016年有关特许权的“全体妇女健康诉海勒斯泰特(Whole Woman’s Health v. Hellerstedt)”一案中否决了德克萨斯州的一项类似法律,称这一限制对寻求堕胎的妇女没有任何健康益处。

“路易安娜州有权通过规范医疗行业来确保其人民的健康和安全,”美南浸信会伦理与宗教自由委员会公共政策法律总顾问兼副总裁特拉维斯·伍索说

“本案件应挑战奇怪的文化假设和法律判例,根据这种文化假设和法律判例,堕胎行业几乎不会受到标准医疗法规审查的惩罚。由于堕胎诊所声称是医疗服务提供者,因此国家完全有责任规范其操作以保障妇女的安全。”

这个案子有何特别?

一名初审法官最初否决了路易安娜州的法律,称该法律类似于德克萨斯州的法律,是被“全体妇女健康”一案的裁定所禁止的。但是联邦上诉法院推翻了该禁令,称路易安娜州的法律有更好的证据证明它没有违反宪法第十四修正案正当程序条款的“不适当负担”标准。对该法律的质疑者向最高法院上诉,使得该案得以再次被审理。

然而,主要区别与案件的细节关系不大,而是与法院的组成关系更大。当“全体妇女健康”一案裁定时,最高法院有五名赞成堕胎的大法官。但是肯尼迪大法官的退休和卡瓦诺夫大法官的任命产生了可能使最高法院发生变化的情况,从而允许对堕胎施以更多的限制。

法院会使用本案翻转“罗伊诉韦德(Roe v. Wade)”案吗?

从技术上讲,五位法官可以决定使用该案推翻“罗伊”案或相关的堕胎判例。而在现实中,本案几乎不可能推翻由“罗伊”案建立起来的堕胎制度。主要的坚持者可能是首席大法官罗伯茨。许多法律专家认为,罗伯茨可能会相信在选举年中推翻“罗伊”案将损害美国人民对法院的信任。

反堕胎人士可以合理预期的最佳结果是什么?

尽管此案不太可能导致“罗伊”案被推翻,但它可能提供一个机会来逐渐消弱不公正判例的影响。许多反堕胎团体认为,在质疑规范施行堕胎手术的医疗专业人员的法律的有效性的案件中,法院应放弃不适当负担的考查。他们称,反而是“华盛顿州诉格鲁克斯伯格(Washington v. Glucksberg)”(1997年)一案应作为具有约束力的判例。(在该案中,法院被要求确定医师协助自杀是否违反了宪法第十四修正案的正当程序条款。)

如果法院削弱或推翻了“不适当负担”标准,这可能会为各州打开对堕胎施加更多限制的大门。

尽管这似乎是一个不太大的变化,但却可能会对美国的堕胎法产生重大影响。与许多美国人所认知的相反,推翻“罗伊”案并不会禁止堕胎,而是将仅允许各个州决定在其司法管辖范围内应就堕胎制定什么样的法律。然而,消除“不适当负担”标准将具有几乎相同的效果。虽然各州不能完全禁止堕胎,但是立法者可以继续增加限制,使本州内的堕胎数量变得越来越少。

“在以前的案件中,最高法院维持了堕胎法规,许多州都进而通过了类似的法规,”美国生命联合会资深法律顾问克拉克·福赛斯说

最高法院是否有望以有利于反堕胎诉由的方式作出裁决?

尽管属于保守的多数派,但不能保证首席大法官罗伯茨会投票赞成维持路易安娜州的限制。罗伯茨大法官已经显示出了对推翻判例的反感,包括他在最高法院任职期间确立起来的最新判例。这意味着,即使罗伯茨大法官投票反对了“全体妇女健康”一案的裁定,他仍可能决定将其视为具有约束力的判例。(去年罗伯茨大法官与四位自由派大法官一起发布临时禁令,禁止路易安娜州法律在联邦法院裁决后立即生效。)

同样,在审理了口头辩论之后,许多反堕胎人士对结果越来越悲观。戴维·弗兰奇(David French)说“看来(美国反堕胎人士)能得到的最佳结果也只是一个很小的、渐进的胜利。最糟的结果(也许是最有可能的结果)则是一次惨烈的失败,将重新确认堕胎法理学的宪法现状。”弗兰奇称

自“罗伊”案以来的几十年中,反堕胎人士选民和激进主义者做出了惊人的政治努力,为要选出愿意提名推翻“罗伊”案的大法官的总统。堕胎权活动家们则通过他们自己的极大努力进行回应,而公众对此争论不休。

实际上,司法制度已经至少在一定程度上得到了重塑,但是美国的司法改革对堕胎权的影响可能比美国宪法中任何其他有争议领域都要小。换句话说,最激进的力量换来了最小的宪法影响,而如果今天的口头辩论有任何的象征意义,那么在可预见的未来,沉闷的稳定性似乎仍将继续。反堕胎活动家们很可能得不到他们想要的结果。

即使我们败诉,但法律的动力仍可能是站在我们这边的。

“这个国家的期望显然正在朝着期望最高法院迟早将堕胎问题还给人民来决定的方向发展,”福赛斯补充说:“最高法院迟早将不得不重新审查‘罗伊诉韦德’一案。”


译:Jeff;校:JFX。原文刊载于福音联盟英文网站:The FAQs: Supreme Court Hears Oral Argument in Major Abortion Case

Joe Carter(乔·卡特)是福音联盟的编辑,同时也在弗吉尼亚州阿灵顿(Arlington, Virginia)的麦克林圣经教会(McLean Bible Church)担任牧师。
标签
美国
判例
反堕胎
常见问题解答
最高法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