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会需要进行新冠肺炎的危险评估
2020-07-15
| Joe Carter

教会何时恢复那篇文章里,我建议教会牧者需要考虑几个因素,包括医学、政治和心理等。正因为我们热切盼望那一天,牧者们已经开始与将要面对的事情较力。尽管有些会众认为放开限制不等于新冠疫情带来的威胁就已经结束了,但无论如何,疫情带来的压力将会更多地转移到牧者和长老们的肩上。

教会需要重点考虑的一个问题是,当我们蒙准可以再次聚会的时候,也有可能将会众暴露于病毒的危险。我们到底会面对怎样的危险,以及我们怎样才能正确地预估风险呢?

好在危险评估公式本身非常清楚直接,计算感染机率只需要三个数字:人口规模(p)、教会规模(g)和病毒携带者(c)。计算的复杂之处在于,三个因素中我们只有一个是确定的。根据教堂空间大小和教会在疫情前的出席情况,每个教会都能够对有多少会众作可靠估计。但人口规模呢?是用周围社区人口,城市人口还是地区人口?并且由于新冠病毒本身测试不足,我们也只能大概估计有多少病毒携带者。

计算感染风险举例

因为缺少具体数字,我们只能依靠合理评估。在这里,我们用两种情况举例:一个是北弗吉尼亚州较大的城市教会,另外一个是东德克萨斯州较小的乡村教会。我们将会用下面这些数字:

  • p = 3,200,000人 (北弗吉尼亚州主要三个郡的人口)); 12,175人(德克萨斯州红河郡的人口)。
  • g = 弗吉尼亚州2000人的教会;德克萨斯州200人的教会。
  • c = 不同估算(由于无法知道这些地区有多少新冠肺炎病毒携带者,所以采用不同估算来确定感染风险的概率。)

下面展示了在这些地区,病毒携带者的数字会怎样影响每个教会的感染风险机率。比如,假如北弗吉尼亚地区有170个病毒携带者,那么教会感染病毒的可能就是10%。同样,如果在红河郡有18个感染者,至少一个病毒携带者参加教会的可能是25%。

北弗吉尼亚州的教会计算如下,括号外的是感染几率,括号内的是地区病毒携带者人数:

10%(170),25%(450),50%(1100),75%(2200)100%(7700)

德克萨斯州的教会计算如下,括号外的是感染几率,括号内的是地区病毒携带者人数:

10%(7),25%(18),50%(42),75%(84);100%(280)

在弗吉尼亚的城市地区,当0.2%的人口感染时教会感染风险将达到100%。然而在德克萨斯的乡村地区,郡感染人数达到2.2%时,教会的感染风险才会到100%。

福音联盟的菲尔·汤姆逊创建了一个表格,你可以通过回答问题来进行计算。也可以通过沃尔夫勒姆·阿尔法平台(Wolfram Alpha),根据下面这个方程来计算:

p=3200000, c=170, g=2000, 1-1(1-c/p)^g //N

在这里p是人口,c是携带者人数, g是教会人数,//N不是除法,而是平台给出的指令,帮助你得到数字答案。感谢亚历克斯·塔巴洛克提供的方程式。

不是人数越少越安全

德克萨斯教会为了减少风险,可能会将会众分成小组。他们认为郡里至少有280个人感染,如果都在一起聚会那么感染机率就是100%。与其200个人在教堂里聚会,他们决定不如把会众分成10个小组,每个小组20人,在个人家中举行聚会。

那么会众新的感染风险是多少?我们可能会认为每个小组是10%,因为已经将100%的风险分成到了10个小组。不过从公式来看,20人的小组实际感染风险不是10%,而是37%。

把多人分成小组可能会减低个人感染风险。但是其他事情都是一样的,没有改变教会里有人会感染的可能。假如200人的教会感染风险是100%,那么把200人分成10个20人的小组,这样做不会改变数字——这些人的感染风险还是100%。

为什么政府要求避免超过10人以上的聚会呢?10这个数字是怎么来的?它似乎是特定的而不是随意说的。来自明尼苏达州大学的迈克尔·艾德福是感染疾病研究和决策中心的负责人,他认为对于“大型活动”并没有一个确切的定义或标准,比多少人可以聚会更加重要的是,在特定人群中病毒的流行。艾德福在纽约时报说,“假如整个人群的感染可能是20%,如果你参加10人的聚会,那么很可能中间有人携带病毒。”

尽管不是万全之策,仍然有很多理由让我们把会众分成少数人进行聚会。比如,过去长期在家隔离年长的教会成员,可以一起聚会,避免同年轻人接触,因为他们在与外部接触中,或者携带病毒,或者无症状。减少每次聚会人数也会更好的遵守社交距离,比如座位之间增加空隙,这些对于减少病毒传播多少都会有些影响。

要计算,更要信靠主

教会聚会时很可能有人感染到病毒,认识到这件事是个严肃的事实。但我们并不惧怕面对真相,进行教会危险评估并不会因此停止不前。我们并不知道计算的准确性,但我们竭力采用可以获得的最可靠的信息。最重要的是我们诚实透明的将教会肢体可能面对的风险告诉他们,让每个人决定为了自身安全该怎样谨慎。

令人安慰的是你并不是唯一一个需要作这样艰难决定的教会领袖。在新冠肺炎的威胁完全解除之前,美国的每个教会都要恢复,重新向会众敞开教堂的门。在各样不可能的艰难情况下,我们总是要尽最大努力。

我们一起面对,我们并不孤单:主耶稣应许我们一直与我们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太28:20)。这是祂的教会,我们只是照看的人。在每个决定中,运用你的谨慎和智慧。要计算,也要尽一切可能忠心地保护你的羊群。但要明白—最终是我们的好牧人看守祂的羊群,无论他们在哪里聚会。


译:小靴子;校:JFX。原文刊载于福音联盟英文网站:The Coronavirus Risk Calculation Every Church Must Make

Joe Carter(乔·卡特)是福音联盟的编辑,同时也在弗吉尼亚州阿灵顿(Arlington, Virginia)的麦克林圣经教会(McLean Bible Church)担任牧师。
标签
教会
新冠病毒
疫情
风险
计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