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教高等教育正在面对一场风暴
2020-06-24
| Thomas Kidd

编注:今天这篇文章的内容主要来自佩里·L·格兰泽(Perry L. Glanzer)和泰德·科克(Ted Cockle)。格兰泽是贝勒大学(Baylor University)教育学教授,同时也是宗教学研究所的常驻研究员。泰德·科克正在贝勒大学攻读高等教育与领导学的博士学位。二人合著了即将出版的书籍《活出基督:学生事务领域中的基督教思考与行为指南》Christ-Enlivened Student Affairs: A Guide to Christian Thinking and Practice in the Field, Abilene Christian University Press, 2020)。


佩里的一位学生曾在他的基督教高等教育课上分享说:“我看到贝勒大学明年将要削减6400万至8000万美金的预算,”他紧接着问,“您这学期讲了很多有关在学业中活出基督生命的内容,那么我们该如何用基督的眼光看待预算削减呢?”他问了一个好问题。不幸的是,鉴于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基督教高等教育的领袖们在回答这一问题前需要更加深思熟虑。

新冠疫情为何对大学构成威胁?

我们首先要理解新冠危机为何给高等教育界普遍带来如此大的威胁,这也许能帮助我们思考上述问题。尽管私立大学每年向每个学生收取4万美金甚至更高的学费,看似盈利颇丰,但大多数文理学院和综合性大学都在非常微薄的盈利率上运作——盈利率低到甚至新生入学率如果降低5%(对于一所2300人的学校来说,这仅是29人之差)都能带来预算削减,还有可能导致裁员。

持续不断的竞争,例如旨在免除低收入学生就读州立大学学费的各州学费补贴项目,使私立学校面临更为严峻的挑战。为了不输对手,私立院校也得提供大量的学费减免以达到所需的入学率。实际上,除了国际学生之外,很少有学生支付全额学费。面对这风雨飘摇的形势,一名福布斯杂志的作家预测,未来十年间25%的学校将会停办。当时还是2018年。

在当下的危机中,学校的支出大体得保持不变,但学费和其他收入来源却大大减少。学校还需要退还住宿费、餐食费、停车费、学杂费和其他与校园生活有关的费用。能够带来财政收入的夏令营和类似的项目也全部叫停。还有,现有的学生秋季可能不会回来上学了。新生也可能选择不到校读书,结果将是财政收入显著及至灾难性地减少。

亚马逊化与沃尔玛化的基督教高等教育

新冠疫情来临之前,许多基督教机构就已因其规模和上述竞争带来的挑战而在有限的资源下窘迫生存。唯有几所大型机构能够利用自身规模带来的经济优势有较好的状态,例如贝勒大学;有些机构通过线上教学赚钱(比如自由大学Liberty University和大峡谷大学Grand Canyon University)。即便如此,这些机构也在做准备,迎接专家们预测的2020年代中期美国潜在大学生的数量急剧下降导致的入学率暴跌

新冠疫情只会加剧这一趋势,带来基督教高等教育的“沃尔玛化”和“亚马逊化”。每个机构都将削减预算,只有少量捐赠的小型基督教文理学院——就好像家庭杂货铺和独立书店一样——未必能够幸存。小型机构倒闭的同时,主要的大型线上教育机构却能持久生存,甚至会越办越好。易受新冠疫情影响的不仅仅是基督教文理学院和综合性大学,但每个受影响的方式又是不一样的。

像基督徒一样回应

当风暴来袭时,基督会如何做出必要的预算和人事变更决定呢?

诚实透明地削减预算

在此时期,学校领袖需要与教师、职工和学生诚实且频繁地沟通。我们可以联想到近期三所基督教机构(这所这所,和这所),教师和职工要么对机构的财政状况健康与否盲目无知,或是被财政状况严重波及。在另一个没有列举出的案例中,该校校长的学术卓越虽为众人敬仰,他的财政能力却给学校留下了惨痛复杂的影响。相反,我们有幸能以贝勒大学近几个月来的学院领袖为榜样。我们的校长将新冠疫情给大学带来的财政困难(包括裁员的可能性)都开诚布公,与我们频繁沟通

在现在的境况下,基督教机构如果只是想“做好人”,那是没有益处的。不让员工知道机构的经济状况看似做了好人,但这终究不是最能彰显爱的行为方式。相反,领袖们应当尝试成为充满爱、讲诚实话的人,将他们掌握的消息尽快分享出去。这能给员工时间调整预期,开始做准备,并创想可能解决问题的方法。

重新聚焦于我们的使命

削减预算可以提供一个独特的机会让我们将聚焦转回核心使命。我们的使命是在教育事业中效法基督的生命,而有什么我们正在做的事并非核心、甚至吸引走了我们的注意力呢?回想一下中世纪从修道院发展出的基督教大学,我们会意识到自己已经在基督教教育之上添加了太多枝节,这使教育体验超出了本应的朴素。确实,一些朴素的基督教机构是值得我们学习的榜样

尽管我们希望每个幸存的院校都继续自己给基督教教育事业独特的贡献,我们仍想要促使每间学校回到朴实上。我们也需要创造力和机构多样性,虽然住校的文理学院模式很有效,但它们并不是为大学生培养思想、塑造情感的唯一方式。

忠心求生,却勿为生存丢失信仰

这些时期中,教会应当帮助优质院校忠心争战,坚持生存下去。但我们也务必记得,神没有应许基督教大学像教会一样存留到基督再来的时候。在堕落的世界中,我们所创造的只有少数能长期存留。成立了800年的牛津、剑桥等大学仅为个例,并非常态。

因此,打一场好战有时意味着要裁掉一些教职员工,甚至停办学校。当学校走向裁员或是停办(这些情况将会发生)时,我们应当哀悼、尊敬、并缅怀我们所失去的。有些教职员工为学校呕心沥血,却失掉了工作。如果他们被迫离开学校,学生将失去一个滋养知识与灵魂的群体。当学校关门或是显著缩小规模时,校友将失去一所他们曾经为之付出爱、时间与金钱的机构。

结语

新冠疫情期间,神呼召我们每一个人尽管家职责、遭受痛苦、历经哀悼。不论是作为个人还是机构,都希望我们不要在试探前缴械投降,为保护我们曾拥有的事物而在信仰上妥协。

所幸的是,全球基督徒在建设文理学院和大学时都展现出了创造力。基督徒将一直活跃在教育行业中,因为我们想尽全心全意来爱神。新冠疫情后的基督教高等教育图景中,对这一呼召尽忠的方式将大有不同。


译:二欣;校:JFX。原文刊载于福音联盟英文网站:The Coming Storm for Christian Higher Education

Thomas Kidd(托马斯·基德)是贝勒大学(Baylor University)的杰出历史教授,著有多本书籍,包括对美国国父们的信仰追溯。
标签
教育
大学
新冠病毒
基督教高等教育
文理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