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疫情中的种族歧视之癌
2020-05-13
| Sarah Eekhoff Zylstra

根据公共廉政中心和益普索公司上周发布的一份报告,每10个美国人中会有3人将新冠病毒归咎于中国或华裔人群。

他们并非只是心里这样想而已,有三分之一的受访者表示,他们“目睹过有人指责亚裔人群是冠状病毒疫情的罪魁祸首。”

有少数案例表明,这种指责已经成了暴力。德克萨斯州一份FBI报告中说,19岁的何塞·戈麦斯(Jose Gomez)刺伤了一个亚裔家庭的3名成员,包括一名2岁的孩子和一名6岁的孩子,因为他“认为这家人是中国人,把冠状病毒传染给了别人”。在纽约市,4名十几岁的女孩指责一名51岁的亚裔妇女传播了冠状病毒,然后在公交车上袭击她,用雨伞狠狠地打她,以至于她需要缝针。

除这起公交车事件外,纽约市警方还调查了其他11起由冠状病毒引发的针对亚裔美国人的仇恨犯罪事件。在全美范围内,已经发生了超过75起反亚裔袭击和骚扰事件。

这次的新冠病毒事件似乎使隐藏在我们心中的所有潜伏和微妙的种族歧视浮出水面,”福音联盟主席Julius Kim说道——他是韩裔美国人。他意识到,现在人们对他的看法不一样了,“我这辈子从来没有像今天在开市客(Costco)那样感觉到自己是亚裔。”

福音联盟创始理事会成员Stephen Um也是韩裔美国人,他称自己感受到的为“眼光”。他自己有时会被人用怀疑的眼光盯着,而他更担心他的女儿,上次她出门的时候听到了不怀好意的评论。

Kim说,感觉自己又回到了幼儿园,在满是白人孩子的教室里,他是少数几个亚裔孩子其中的一个。他说,“我在努力感知什么是该说的,什么是该做的,这样我才不会给自己带来不必要的关注。”

种族歧视时期

美国历史上针对亚裔的种族歧视是非常严重的。在1899年鼠疫爆发期间,夏威夷的官员将亚裔和夏威夷本地人隔离在一个“唐人街”,然后烧毁了有鼠疫患者死去的房子。有一次这样的烧毁行动失去控制,结果烧掉了五分之一的火奴鲁鲁。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近12万名日本人被关在集中营里。而在2003年非典爆发期间,一些亚裔美国人和加拿大人被商店拒之门外,人们在地铁上躲着他们,而且他们的工作时间遭到了削减。

与冠状病毒有关的种族歧视已经被《洛杉矶时报》《华盛顿邮报》《纽约时报》的专栏文章报道。几周前,亚裔美国基督徒合作组织发表声明,呼吁“立即停止对我们的人民和社区的排外言论、仇恨犯罪和暴力”。(Um签了字,而Kim没有签字)。

Kim说,呼吁对抗种族歧视的罪恶是一件好事,但通常提出的想法,就是让亚裔美国人成为解决方案的一部分,让其他人站在一起声援和反对种族歧视,虽然很重要,但并不够彻底。

他说:“这并不能解决病症的核心。种族歧视是丑陋的,我们不能就用一点碘酒和创可贴解决。我们必须深入下去,找出导致这种癌症的原因。”

医治这种癌症

Kim说,基督徒只有在圣灵的转变工作下,才能始终如一地、有效地站在反对种族歧视的立场上。“我们的化疗和放疗方法就是福音。”

他说,只有福音既提供了正确的动机,也是消除种族歧视的主要出发点。

Um说,世俗的社会公义和圣经中的公义的区别在于,“讲真理和饶恕与和解是在圣经中的,但在‘取消文化’中却没有,‘取消文化’要残酷得多,也不讲求饶恕。”

Kim说,现在是基督徒展现以福音为力量的爱的时候了。

也许鼓励和支持我们的亚裔朋友的最好方法就是从合乎圣经的悲叹中学习:不带偏见地倾听,让他们讲述自己的故事,不妄下结论。”他说,“带着爱来倾听,然后与那些哀哭的人同哭。”

Kim说,朋友们还可以了解到更多关于彼此的信息,以及他们的故事塑造他们的人生的独特方式。所以,如果你对历史感兴趣,可以考虑不仅是了解一下亚裔美国人是如何遭到错误对待的,还可以了解他们是如何成功的:横贯大陆的铁路中的绝大部分是由中国移民修建的,韩国移民创办了盈利的企业,为美国经济做出了贡献,日本移民的子女在二战期间为美国军队提供翻译

而如果你处在领导岗位上,要以同情心为榜样,承认问题的存在,Kim说:“如果那些身处领导岗位的人不利用自己的影响力和权威来领导,那么那些处于劣势地位的人就很难参与到问题的解决中来。”

很多非亚裔朋友都和我们站在一起,我们感觉到他们的爱和支持,”他说,“即使在这些没有简单解决方法的挑战中,我仍然敢于盼望,因为耶稣基督是王。”


译:Jeff;校:JFX。原文刊载于福音联盟英文网站:The Cancer of Racism amid COVID-19

Sarah Eekhoff Zylstra(沙拉·茨尔察)是福音联盟的资深作家,于西北大学获得新闻学硕士学位。
标签
福音
社会
种族歧视
新冠病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