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过度属灵化“呼召”
2020-07-29
| Bethany Jenkins

我和哥哥少年时都学过钢琴。从音阶开始,我们努力地掌握基本功。一开始很枯燥,更不用说自己弹得也很不爽。弹完几本练习琴谱之后,扎克(我哥哥)就决定不学了,但我还是继续学琴。

我第一首完成的独奏曲是海滩男孩(The Beach Boys)的Kokomo,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我能演奏的曲子越来越难,并且从流行音乐转向古典音乐。如果我练习的是巴赫或肖邦的作品,我就会做更深层次的练习:放慢速度,每次演奏每一个小节,刻意地重复演奏这些音符,直到我掌握了它们。然后我再转移到下一个小节。这样的训练过程可不轻松。

随着我对乐器的掌握,我开始有了弹琴的乐趣。我的老师有两架大钢琴,我们一起视奏二重奏,享受我们的努力、嘲笑我们的错误。在最近一次音乐会上,我可以不需要看谱就演奏贝多芬的《悲怆》,我非常喜欢弹琴。

我的哥哥却没有同样的乐趣,因为他没有付出太多努力。不过平心而论,他在棒球方面很努力,结果他因此在佛罗里达州小有名气。但他从来没有来体验过弹钢琴的快乐。

我开始学钢琴的时候,并没有预见到会有这种快乐。现在回想起来,经过13年的上课和数千小时的练习,我看到我对钢琴的热爱并不是被自我表现的欲望铸就的,而是自制、毅力和深入练习而带来的。往往在我们能够掌控和做的好的情况下,我们才会对一件事情有热情,因为我们喜欢做我们能做好的事情。而能做好一件事则需要时间、努力和坚持。

蒙召成为钢琴家? 

读大学时,我曾短暂地考虑过要不要主修音乐,但我最终还是学习了西班牙语和国际研究。虽然我偶尔会在音乐学院的练习室里浪费几个小时,但我并没有把它作为生活中的优先事项。如今,我家里没有钢琴,我的技艺也早已生疏,可想而知,弹琴也没有以前那么好玩了。

难道我放弃了我作为钢琴家的呼召吗?难道是上帝创造了我的手(我的手指异常长,能扣住一个男子篮球)就是用来弹琴的吗?我是否因此违背了神的呼召?

我没有成为一名钢琴家,而是在先后不同的行业工作——包括政府、教育、通讯、法律和非营利组织。在每一个地方,我都运用了与弹琴相同的深度工作哲学——慢慢成长、坚持去做,并不断练习以至于能够掌握这份任务。在每一种情况下,即使我一开始并不喜欢某项工作,我都会因为对它越来越擅长而越来越喜欢它。

无论在哪一个特定的人生季节,我们通常都必须只能选择某一份职业,但现实是我们大多数人可以擅长很多事情,我们有许多潜在的才能和天赋。当我们努力工作的时候,我们对它们的热情就会增长。我们做什么或如何开始,远不如我们开始后怎么做来得重要。这正如托马斯·爱迪生的名言:“天才就是1%的灵感,加上99%的汗水。”

我们如何工作

作为一个基督徒,无论我成为钢琴家还是作家,都是我的主要呼召——作神的儿女——所附带的一个结果。当圣经提到“呼召”时,主要是指我们认识基督的根本呼召。正如威廉·泰勒所说

新约中至少有51处使用了“呼召”这个词。其中46处是指成为基督徒(如罗1:7),4处是指过圣洁或平安的生活(如彼前1:15)。只有在一种情况下(林前7:20),它是用来描述我们现在的某个位置。

在哥林多前书7章中,保罗继续解释说,神呼召人到不同的位份中,包括:单身还是已婚、受过割礼还是未受割礼、受奴役还是享自由。保罗说,比我们的特殊处境更重要的是,我们如何在这种处境中活出我们作为神儿女的呼召。正如保罗所写下的:“受割礼算不得什么,不受割礼也算不得什么,只要守神的诫命就是了。各人蒙召的时候是什么身分,仍要守住这身分。”(林前7:19-20)。

没有所谓“梦想工作”

这并不意味着我们永远不能换工作,也不意味着我们无法服事这位呼召的神。但这确实意味着,工作不是表现个人精神的手段,而是忠心的手段。神关心我们如何工作——带着信心、盼望和爱心——过于关心我们做什么样的工作。

我们常常把“呼召”过度属灵化,使之成为实现自我的工具,而不是用来体现对神的忠心和对他人的爱心。我们常常在寻找完美的工作,并称之为“我们蒙召要做的事情”,结果就是用“呼召”取代了忠心、冒险和建立自己的资格。

然而,并不存在什么为我度身定做的“梦想工作”。我们大多数人可以做很多不同的工作,而不是只有一种。我们只需要做出一个职业选择(使用祷告、咨询成熟的基督徒,也按照圣经的原则),然后在这个职业上深耕细作、忠心劳苦。正如保罗所总结的那样,“无论做什么,都要从心里做,像是给主做的,不是给人做的”(西3:23)

即使我们觉得自己“蒙召”从事某项工作,我们通常也是在做了以后、回顾的时候才能体会到这种 "呼召"。回顾过去获得确认,远比展望未来感到自信要容易得多。是的,主的确会预先对我们说话、呼召我们,但他这样做的主要方式是通过祂已经赐下的话语。我们都是凭着信心踏出第一步,用心工作,然后回想起來,我们会越來越有信心,认定我们在自己的使命中是忠心和顺服的。这样的一种谦卑态度表明,时间、经验和身边的社群都是被神用来培育我们职业精神的一部分。

因此,让我们不要过度分析或过度属灵化我们生命中的“呼召”。我们首要的呼召是认识耶稣基督,这是他的话语中响亮的声音。是的,除了他的话语之外,他还赐给我们恩赐和才干,还有祷告和属灵共同体,并呼召我们到不同的岗位上。但是,没有完美的工作,即使我们热爱自己的工作,也往往只有在多年的深耕细作之后,才会回过头来体会到这一点。因此,要从心里做,像是给主做的一样。


译:DeepL;校:JFX。原文刊载于福音联盟英文网站:Stop Overspiritualizing ‘Calling’.

Bethany Jenkins(贝瑟尼·L·简肯斯)是真理论坛(The Veritas Forum)的副主席,在福音联盟发表过很多文章,她也是国王学院(The King's College)的高级研究员。她曾在国会、州政府办公室,以及华尔街和Big Law律师事务所工作。她本科毕业于贝勒大学(Baylor University),并在哥伦比亚法学院(Columbia Law School)获得她的法律硕士(JD)。贝瑟尼在纽约和波士顿两头工作,喜欢在中央公园沿着查尔斯河(Charles River)跑步。她是救赎主长老会(Redeemer Presbyterian Church)的积极成员。
标签
呼召
恩赐
职业
才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