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个吓人的世界里生存下去的秘诀
2020-02-19
| Matt Smethurst

这是个数十亿美元的商机,这也是互联网上的油田;这主导了政客的言论,这上了网络热搜以及晚间新闻;这是心理医生的话题,也是今日头条的推送……我不想冒犯任何人,但的确,从乞丐到元首,都因这件事夜不能寐。

我们为什么每天会不停地想要知道冠状病毒的确诊人数、研究确诊、疑似和治愈的数据曲线?为什么为因这样那样的谣言感到紧张、愤怒,乃至浑身发抖?都是因为这个广泛波及、无法抵挡而且令人窒息的东西!它到底是什么?

是——恐惧。

人类就像喵星人一样胆小。猫咪胆小是意料之内的事,但我们是人啊——我们是进化后的“现代”智人——却一样如此胆小。

理论上说,我们的恐惧感应该比以往的世代少得多。毕竟,我们有围绕着我们的安保系统,现代医疗水平越来越高,食物都是有机的,我们还有口袋里的那个发光长方块——它会给我们推送无尽的信息。

但我们的内心依旧被深深的恐惧占据。这个物质极大丰富的世代并没有松开恐惧对我们的束缚,反而越捆越紧了。

对控制的幻想

现代化取得的成就(比如医药,科技和其他)赋予我们日益增长的控制感。事实上,这不仅是一种感觉。相比过去,我们确实对生活的方方面面拥有了更大的掌控力。我们也渐渐习惯于各种便利的操作、定制的产品,一个APP就能搞定的生活方式,结果当失去习以为常的便利时,我们就大惊失色。

如果没有意识到这点,这种不断增强的掌控感就会成为一种自然而然,触手可及的权利。注意,它们不再是礼物,而成为了我们的权利。于是我们开始以为,如果我们可以掌控惧怕,惧怕就不能控制我们。

我们错了,我们惨了。

情况可能更糟。一旦沉溺于自己所能控制的领域,我们会把个人的国度疆界不断拓展到我们控制能力以外的地方。我们试图控制环境,结果反被大自然审判。我们试图控制他人,但是没人会遵守我们为他们制定的完美人生计划。我们试图控制未来,那坐在天上的必发笑。主必嗤笑他们”。(诗 2:4)

从科学主义到唯我主义

近几十年来,现代主义催生出了后现代主义,随着科学逐渐屈服于个人主义的淫威,文化的统治者也发生了改变。当然,至高无上的自我并不是历史舞台上的素人,从《创世记》3章以来,人们迫不及待的要把上帝拉下宝座,自己坐上去。尽管如此,我们还是在2019年看到了一些新事物。在50年前,如果你问一个不信主的邻居“真理在哪里?”,他可能会把你指向科学。但是今天这个问题的答案,会把你指向……你自己。信自己!做真实的自我!跟着感觉走!从博士论文到迪士尼电影,主张自我表现的个人主义宗教主导了整个西方世界。我不知道笛卡尔(René Descartes),就是那个说“我思故我在”的人,是否会为之骄傲,但是追根溯源,他是自我主义的鼻祖。

这一切和我们的恐惧有什么关系呢?我想保罗会说:密切相关。如果你真的是自己“命运的主宰,灵魂的舵手”,那么你的一切都将建立在你的肩头。千万别翻了!

我们不仅拥有了比以往更多的东西,我们也会比以往蒙受更大的损失,与此同时,我们已经把自己放在一个尴尬的位置,因为我们并不合格。“主宰生命,左右灵魂”,这个职位需要的是一位全能者,而我们却傲慢自大,自以为合格。结果我们每天都在扮演上帝,试着一边开船,一边研究仪表盘。

难怪我们如此偏执!

独一无二的神

那么,我们眼下的困境有答案吗?如何才能让自己摆脱那个缠绕着我们的恐惧呢?答案之一就是圣经无误的教义。是的,圣经无误。简而言之,若你的圣经并不完全正确,那么你就应该感到惧怕。为什么?因为如果你的圣经是有错误的,那么你就无法相信掌管你生命的那位既伟大又美善。

我很感恩我有这样的一位同事,我们的校园传道人丹·弗林(Dan Flynn)。他总是用于强调来自圣经的这对真理:“神有能力,并且神关心你”——他总是这样表述。我当时并不在意这句话,但是这样一句简单的论述其实正是合乎圣经的基督信仰与市面上其他宗教的区别所在。自由派神学相信一个“慈爱”但却没有能力的神,这位神可能关心人,但却没什么本事。这位神是个好哥们、是个好教练,甚至可能是一个顶级心理辅导员,但却不能改变什么,好像隔壁家老王一样。而其他宗教,例如伊斯兰教,则恰恰相反:一个很有能力,但却没有爱的神,一个有能力却不关心人类的神。

但是,当我们打开圣经时,前所未有的事情就会发生。那会令人惊艳,真的。我们会见到一位又真又活的神,祂不仅伟大而且美善,拥有完全的主权,祂有能力也愿意关心你。

如果这位神仅仅是良善的,我们依然会惧怕。我怎能去敬拜一个竭尽全力付出自己的好人呢?

如果这位神仅仅是全能的,我还是会惧怕,梦中也怕。万一他全能但不仁慈,我们都完了。如果一位全能的神,任凭人们深陷苦难,对于我们有何安慰呢?一位没有伤痕的上帝,怎能带来盼望呢?

正确的敬畏

我们大多数情况下的焦虑产生于我们最大的惧怕:对人的惧怕。当我们的真实身份被暴露在人前时,就会陷入被拒绝,被羞辱的惧怕之中。

当代美国小说家大卫·福斯特·华莱士(David Foster Wallace)在2005年肯扬学院(Kenyon College)毕业典礼上演讲时,抓住了这个放之四海而皆准的人类动态。华莱士不是基督徒,但是他的话却点到了一个属灵的关键:

许多人选择某种神明或灵性的东西去敬拜,其主要原因……是这样的:除那以外,你所敬拜的东西通常会把你生吞活剥。如果你敬拜金钱和物质,也就是把这当做你生活的终极意义,你将永远得不到满足。敬拜你的身材,美貌或性感的话,你将永远觉得自己太丑,若还没察觉到,就再等几年好了。在你进棺材前,早就生不如死了。敬拜权力的,你的结局就是害怕自己还不够强大,你需要比常人更大的权力来麻痹心中的恐惧感。而敬拜知识的人,你会总是感觉在作弊,随时可能被抓住。而这些崇拜的险恶之处在于……人们都在无意识状态下而为之。这些是人的初始设置。

因贫穷,老龄,软弱,暴露以及其他威胁而带来的惧怕,终极来看都是错误的敬拜引起的。我们的敬拜指错了方向。我们赶走上帝,用镜像(译者注:就是“按照神的形象所造之人”)来替代上帝,我们不愿意像行星那样按照轨道绕着上帝这颗恒星公转。然而我们却没有恒星的质量,当我们被放在中心位置时,所有东西都分崩离析。这就是疯狂的偶像崇拜。无怪乎生命如此混乱,如此令人精疲力尽。

圣经告诉我们,我们之所以那么惧怕人,正是因为我们如此不怕神。敬畏上帝是知识的开端(箴1:7),是焦虑的解药。

让我再解释一下,我们惧怕神并不是因为神很刻薄,而是因为神太圣洁。神不是一个独裁者,也不是天上的交通警察,神是慈爱的主,且全然美善。正如清教徒约翰·弗拉维尔所说的:“敬虔的敬畏不是因为神很可怕,而是因为神很荣耀。”那位创造和拯救我们的神配得我们的渴慕、惧怕、敬重。而恩典的美好之处就是神的饶恕带领我们进入更大的敬畏(诗130:4)。

羔羊是我的牧者

在路加福音12章中,耶稣劝门徒们不要忧虑,因为有一位既伟大又良善的天父。然后他说出了福音书中最美的一段话:们这小(羊)群,不要惧怕,因为你们的父,乐意把国赐给你们。(路12:32)

你明白吗?牧者,父亲,君王。一小节经文里包含了三个重大的真理。我们在一页页圣经里遇到的那位神——那位独一的神——是寻找我们的牧羊人,是收养我们的父亲,是爱我们的大君王。

2000年前,在主耶稣基督里,那位牧养的君王成为了被杀的羔羊。如同我们听到的安慰那样“耶和华是我的牧者”(诗 23:1),有一件事更加美妙:“羔羊必牧养他们(我们)”(启 7:17)。按照自己的形象造你的那位,是来寻找你的那位,为你而生的那位,为你而死的那位,为你复活的那位,为你在审判官面前祈求的那位,若你在他里面得安息,他必将为你再来。

连胜

你知道整本圣经中重复次数最多的命令是什么吗?“不要怕!”我的理解是上帝知道我们需要被常常提醒——对于21世纪,兜里揣着智能手机的我们来说,也一样。人类历史就是一段上帝信实地善待胆小如猫的人们。属祂的人,一个都不曾失落,也不会失落。在过去的日子里,祂难道不以信实待你吗?明天你也可以信靠祂。

当你仰望耶稣基督,就是那位你信心的创始成终者,不要忘记侧耳倾听。你会听到那条恐惧的锁链——包括对冠状病毒的恐惧——断裂的声音。


译:之是;校:JFX。原文刊载于《桌边谈话》杂志,福音联盟蒙允转载:The Secret to Living Well in a Scary World。中文译作经原作者同意后稍作修改以回应当下的处境。

Matt Smethurst(马太·斯摩瑟斯特)是福音联盟的执行编辑,也是《帖撒罗尼迦前后书:12周研究》(1–2 Thessalonians: A 12-Week Study , Crossway ,2017)的作者。他和他的妻子Maghan 住在肯塔基州的路易斯维尔,育有三个孩子。他们在第三大道浸信会聚会,马太是这间教会的长老。
标签
福音
惧怕
恐惧
敬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