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经如何教导先知职分和说预言的恩赐?
2020-03-18
| Sam Storms

编者按:本文摘自《新国际版研读本圣经》(NIV Zondervan Study Bible),该圣经由D. A. 卡森主编,Zondervan出版社2015年版权所有,本站蒙允转载。


旧约先知的主要职能是作为神的代表或神的使者,向神的百姓传达神的话语。真正的先知从来不凭自己的权柄说话,也不会表达自己的想法,而是传达神给他们的信息。很多经文都明确说明了这一点。神应许摩西说:“现在去吧!我必赐你口才,指教你所当说的话。”(出4:12)神让摩西确信:“我必在他们弟兄中间,给他们兴起一位先知像你。我要将当说的话传给他;他要将我一切所吩咐的都传给他们。”(申18:18)耶和华对耶利米说:“我已将当说的话传给你”(耶1:9)。神差遣以西结说:“你只管将我的话告诉他们。”(以赛亚书2:7)另外,许多旧约的先知书都以这样的话开头:“耶和华的话临到……”(何1:2;珥1:1;弥1:1;番1:1;拿1:1),阿摩司更是说:“这是耶和华说的。”(摩1:3)

不仅如此,旧约中的先知服事并不局限于男性。摩西的姐姐米利暗也被称为“先知”(出15:20),另外还有底波拉(士4:4)和户勒大(王下22:14-20)。我们有时也会读到在以色列供职的一些先知团体或者先知队伍(撒上10:5;王上18:4),被称为“先知的朋友”(the company of the prophets)(和合本圣经此处为“先知门徒”——译注,参见王下2:3,5,7;4:38)。除了用可听见的声音和内在的声音以外,神还会通过很多的异象(撒上3:1,15;撒下7:17;赛1:1;结11:24)或异梦(民12:6)向人启示自己的旨意,这些在圣经中都有大量的例子。尽管如此,圣经从未解释主的话语是如何临到先知的。

彼得后书第一章20-21节最为清晰地肯定了旧约先知的声音乃是神圣的启示,肯定了其权威:“第一要紧的,该知道经上所有的预言没有可随私意解说的;因为预言从来没有出于人意的,乃是人被圣灵感动,说出神的话来。

神的代言人

那些自称是为神说话的人要受到很严格的判断。即便有所谓的先知显了神迹奇事或者准确地预测了未来,但是如果他说“我们去随从……别神,事奉他吧”(申13:2),他也应当被弃绝(申13:3)。同样,如果他“所说的若不成就,也无效验,这就是耶和华所未曾吩咐的”(申18:22;又见耶14:14;23:21,32;28:15;结13:6),他也要被弃绝。奉神的名说假话的刑罚就是死(申18:20)。

在撒母耳膏扫罗之后的整个以色列君主时期,先知们主要是为君王提供忠告,传达警告、来自神的指引和鼓励的话语。比如为人所熟知的,拿单曾责备大卫与拔示巴行淫,责备大卫密谋杀害拔示巴的丈夫(撒上12:2)。

在公元前八世纪,先知信息的重点更多转向普通民众。不要错误地认为旧约中的先知只是一帮预测未来的人。先知们的主要职分是让人认识到神的圣洁和圣约责任;谴责不义、偶像崇拜和空洞的仪式;并呼召曾与神立约的以色列人悔改、作诚实的百姓。在公元前六世纪,在犹大百姓被迫离开本国、被驱逐到巴比伦之前的一段时间里,先知们所传达的信息常常谴责猖獗的社会不公和对穷人的压迫。在百姓被驱逐后的时期,先知们的注意力更为针对性地转向了民族复兴的应许,以及信靠神和顺服神的旨意所带来的属灵祝福。

神的话语代言人往往是一个危险的职分。人们经常嘲笑、拒绝、迫害、甚至杀害神的先知(代下36:16;耶11:21;18:18;20:2,7-10)。新约的第一个殉道者司提反尖锐地问道,“哪一个先知不是你们祖宗逼迫呢?”(徒7:52)

新约中的预言

如果有人说,在公元前400年左右,以色列生活中所有说预言的工作全部停止了,并且直到基督道成肉身的时候才重新出现,这种说法是有点言过其实了。但是我们不能否认的是,在我们所说的“两约之间”,人们确实极少听到神的声音。新约中最突出的预言声音,除了耶稣自己以外,那就是施洗约翰了(太11:9;路1:76)。在五旬节那天彼得宣布,与旧约时代较为有限的说预言工作不一样,神从此要将他的灵浇灌“凡有血气的”(徒2:17)。彼得说,这个结果将是神话语的应验:“你们的儿女要说预言;你们的少年人要见异象;老年人要做异梦。在那些日子,我要将我的灵浇灌我的仆人和使女,他们就要说预言。”(徒2:17-18)

初期教会的说预言事工广泛而多样。一群先知从耶路撒冷来到安提阿,其中一位叫亚迦布,“站起来,藉着圣灵指明天下将有大饥荒。”(徒11:28)在安提阿教会(徒13:1)、推罗(徒21:4)、凯撒利亚这几个地方都有先知。在凯撒利亚,腓利的四个女儿都是说预言的(徒21:8-9)。说预言是圣灵所赐的恩赐之一,为要建立基督的身体,许多教会都有在运用该恩赐:罗马的教会(罗12:6),哥林多的教会(林前12:7-11;14:1-40),以弗所的教会(弗2:20;4:11;参考徒19:1-7;提前1:18),和帖撒罗尼迦的教会(帖前5:19-22)。

至于新约中的说预言工作究竟与旧约中的说预言工作有多大程度的不同,其实还存在争议。许多人认为,新旧约说预言工作的作用在本质上是相同的。因此,如果新约先知从神那里得到了启示,那么他所宣告的内容与以赛亚或阿摩司的话语一样有权威。因而先知们的话语阐明了那些与基督的身体紧紧相连的神学真理和伦理原则,以此建立教会的根基(弗2:20)。根据这种观点,人们若再接受当今时代的预言,就会破坏圣经的确定性和充分性;因此,说预言的恩赐很可能随着最后一个使徒的死亡或者圣经最后一本正典的启示结束就停止了。

另一些人则坚持认为,在旧约中因着一些“先知”说话并不完全准确,所以这些所谓的“先知”就受到审判(申13:2;18:20-22),到了新约,圣灵的恩赐临到神的众百姓,有些情况就会有所不同。虽然神是所有预言启示的启示源头,但个别先知所传达的信息并非在所有情况下都能避免错误或人意的掺杂。因此对于他们的信息必须要进行判断或衡量,以决定什么是“善美的”,什么是“恶的”(帖前5:21-22)。如果根据这种观点,那么说预言的恩赐在基督再来之前就仍然是教会潜在可运用的一种恩赐,但是它也不会威胁到圣经正典的确定性。

说预言(作先知讲道)的恩赐

保罗在哥林多前书14章中鼓励每个人都去追求作先知讲道的恩赐(林前14:1)(译者注:“作先知讲道”即“说预言”,下同)。作先知讲道的主要目的在于造就、安慰、劝勉人(林前14:3)。换句话说,“作先知讲道的,乃是造就教会。”(林前14:4)作先知讲道的也可能让不信的人偶然来到神子民的聚会时自觉有罪,因为“他心里的隐情显露出来”(林前14:24-25)。

保罗描述了作先知讲道用以教导别人的场景(林前14:31),也提到了藉着预言,一些属灵恩赐得到识别以及被赐下来(提前4:14)。路加描述到,说预言可以为事工提供神圣的引导(徒13:1-3),并且可以向神的子民发出警示(徒21:4,10-14)。

在任何特定的教会聚会中,“至于作先知讲道的,只好两个人,或是三个人,其余的就当慎思明辨。”(林前14:29)对于哥林多前书14:33b-35中那段关于女人沉默很有争议的段落,最有可能的解释是女人可以说预言(参见徒2:17-18;21:9;林前11:5),只是不可在会中公然论断男人的预言。先知总能够把握自己的言语(林前14:32),以显明神对安静的喜悦(林前14:33)。说预言的事工于基督的身体是何等重要,连那些自以为是先知的,也必须服从使徒最终的权威(林前14:36-38)。

预言与教会

有些人错误地将新约的“作先知讲道”等同于讲道,但保罗宣称所有的预言都是基于启示(林前14:30;林前13:2)。新约使用的名词或动词“启示”,实际上都有很广泛的意思,并不需要认为它们是那种会破坏圣经正典的权威性启示。相反,使徒很可能已经看明了那神圣的启示或揭示,乃是圣灵在其中使一些先前隐藏的东西显现出来(比如,太11:27;16:17;林前2:10;加1:6;弗1:17;腓3:15)。因此,说预言并非建立在预感、假设、推理、凭知识或经验的猜测上,甚至也并非建立在圣化的智慧上,说预言乃是人类将神的启示给报告出来。这就是说预言与教导的区别。教导总是基于受启示的圣经文本。但是说预言却不然,说预言总是基于自发的启示。因此,保罗清楚地对带着“教导的话语”来聚会和带着“启示”来聚会进行了区分(林前14:26)。

虽然说预言对教会有帮助,但是基督徒也不能轻信那些声称代表神说话的人。相反,教会必须“试验那些灵是出于神的不是,因为世上有许多假先知已经出来了”(约翰一书4:1)。在这里约翰关心的是“先知”是否承认耶稣基督是成了肉身来的(约翰一书4:2-3;约翰二书7-11)。而这一点,可能(至少在某种程度上)就是约翰写下“因为预言中的灵意乃是为耶稣作见证”(启19:10)这句话时脑海里所想的。换句话说,所有真实的预言都是对耶稣基督的见证。先知启示不仅扎根于耶稣生、死和复活的福音;它的最终目的或主要焦点也在于为道成肉身的耶稣基督作见证。因此,说预言在根本上是以基督为中心的。


译:黄晨阳;校:JFX。原文刊载于福音联盟英文网站:What Does Scripture Teach About the Office of Prophet and Gift of Prophecy?

Sam Storms(山姆‧史东)是位于奥克拉荷马州的奥克拉荷马市Bridgeway教会负责讲道和异象的主任牧师。他也是福音联盟(The Gospel Coalition)的理事之一。
标签
讲道
预言
先知
争议
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