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制定了限制宗教自由与宣教活动的法规
2019-12-22
| Joe Carter

故事梗概:俄罗斯以“反恐”为幌子,通过了一系列限制宗教自由、定罪宣教活动的新法规。

前情提要:根据美国国际宗教自由委员会(下简称USCIRF)的说法,俄罗斯总统普京(Vladimir Putin)最近签署了相关法规,将“宣教活动”重新定义为:发生在国家指定场所之外的宗教活动。新法规将禁止人们在非官方指定场所“讲道,祷告,宣教及分发宗教类材料”。俄罗斯公民若在私人住宅从事以上活动,或通过“大量印刷、电台或在线媒体”来分享未经授权的宗教类材料,最高可遭到15000美金的罚款。

外国宣教士则必须证明自己是被“在官方注册的宗教组织”所邀请,且只能此宗教组织的注册地区内进行事工。若不遵守,则将面临严厉罚款并驱逐出境。

USCIRF还指出,目前的“反极端主义法规”允许将矛头指向那些从未引起威胁或使用过暴力的宗教团体。所谓的“极端主义”,包括以和平方式分享“自身宗教的优越性”。且若有违反,相关宗教材料将被没收、涉案信徒将被监禁。根据现行的法规,新的反恐措施将提高服刑期。

为什么这很重要:作为地球上十大人口最多国家之一,俄罗斯有许多未得之民。根据约书亚计划(Joshua Project,专注于全球未得之民的一个组织——译注)的信息,那里有约1340万(占俄罗斯总人口的9.4%)未得之民,亦仅有1.2%的人口是福音派信徒。新法规将阻碍福音的传播,并限制我们的弟兄姊妹在该国分享福音。出于这个原因,我们应强烈反对这项极权主义政策,

促进宗教自由应当是美国主要的国内和外交政策目标。宗教与良心的共同自由构成了“第一自由”,此自由在美国与国外都应得到保护。正如内布拉斯加州参议员院本·萨塞(Ben Sasse)最近所说,“对于国内外主张自由的人民(也就是那些相信良心自由、言论自由和宗教自由优先于所有政治议题的人们)来说,俄罗斯的这一法规无疑是一种冒犯。”

 “这三种自由不是由政府所赐,政府亦无法夺走它们,”萨塞这样说道,“不论男女老少,人人均有言论、宗教与集会的自由,因我们每个人都承载着我们的造物主的样式。”


译:许志斌,校:JFX。原文刊载于福音联盟英文网站:Russia Enacts Law to Restrict Religious Freedom and Missionary Activities

Joe Carter(乔·卡特)是福音联盟的编辑,同时也在弗吉尼亚州阿灵顿(Arlington, Virginia)的麦克林圣经教会(McLean Bible Church)担任牧师。
标签
宣教
宗教自由
俄罗斯
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