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日敬拜不只是诗歌和讲道
书评:马太·默克所著《共同敬拜》
2021-07-12
| John Ross

作为20世纪90年代的“史前非主流人士”,我一边弹着曼陀林和手风琴,一边卷入了地方教会的“敬拜战争”中,打算通过俏皮的原声民谣音乐唱颂耶稣并改变世界。如果你问我为什么这场“战争”很重要,我给你的答案恐怕不会太好:我希望聚会敬拜中的一些事情有所改变,因为我希望敬拜能够变得与我相关——或者换言之:符合我偏好。之后几年,当我进一步参与音乐事工时,我不仅意识到我是何等自我中心,而且还认识到我对聚会敬拜的理解是多么短浅。

《共同敬拜:教会如何作为神的百姓聚集》一书中,马太·默克(Matt Merker,盖蒂音乐的创意资源和培训总监,以及《主必保守我》(He Will Hold Me Fast)等赞美诗的曲作者)认为,为了最正确地认识共同敬拜,我们必须首先认识地方教会。有了健全的教会论作为共同敬拜的基础,我们才能更好地认识敬拜的集体层面,包括祷告、读经、读经、认罪、圣礼、讲道回应和唱诗。

一个聚集

从定义上来说,教会就是一群人的集会或聚集(ekklesia)。当新冠疫情首次袭来时,一位大教会的牧师说他迫不及待地要向世人展示,他们教会不需要人群聚集就能成为教会。不过,想象一下,一个“聚会”却不需要聚集是很奇怪的。聚会不仅仅是一件要求人们有具体行动的活动,更是体现一个人活着的身份。我们作为因信心与基督联合的人而聚集(马太福音18:20)。默克写道:“我们不是‘去教会’敬拜;我们敬拜,因为我们就是教会。”(37页,此处指英文版页码,下同)。由此可见,基督徒应该按照上帝全备圣言的教导,将荣耀归给呼召他们聚集的上帝。(提摩太后书3:16)

许多教会在设计聚会敬拜时,试图倾向于使非基督徒感到舒适,而忽略了“当用各样的智慧,把基督的道理丰丰富富的存在心里,用诗章、颂词、灵歌,彼此教导,互相劝戒,心被恩感,歌颂神”的命令(西3:16)。当然,每个教会都应该竭力接待外来的客人(林前14:1-19),但教会不需要为了吸引人而压制神国的公共文化。在这一点上,默克举了一个很有帮助的例子,他把共同敬拜比作他在足球比赛前看到的一群洪都拉斯球迷的停车场派对:

彩旗飘扬,音乐震耳欲聋,烤架上的烤肉滋滋作响。…我觉得自己像个局外人,同时却被他们的聚集所吸引。

我们大多数人都愿意收到参加这个聚会的邀请,但如果因为我们是美国人而最终只得到一个汉堡、一包薯条的话,恐怕我们会感到很沮丧。同样,一间地方教会是一个荣耀国度的前哨站,尽管这个前哨站不为世人所知。在这里,有奇妙且美好的真理被传扬、认信并且以众人皆可见的方式来纪念。

正是通过顺服我们的王(第一)以及彼此服侍(第二),我们才能在教会中创造出有吸引力的共同敬拜文化。我们聚集在一起,不是作为多个单一的个体而争抢着实践自己的偏好,而是作为一个合一的群体顺服圣经并荣耀上帝。在这样的聚会中,我们将被自己所传讲的真理所提醒,进而被勉励、确知己罪、得到磨练,并且备受激励。

家庭聚餐

正如默克所说,共同敬拜是一次家庭聚餐,它不同于独自吃饭。我们需要创造一个环境,使我们所有人都体认到这间聚集的教会,而不仅仅只有前排的人才有这种体会。这一点对于敬拜的集体层面而言至关重要。一场将娱乐性凌驾在参与性之上的礼拜无法使一间聚集的教会在其敬拜的果效与见证中有份。默克说,“真正的‘行动’应该是在会众的当中,而不是在台上(就是那个我们常常错误地认为是‘舞台’的地方)。”

对我们中的许多人而言,这场疫情凸显了聚集在一起享用这场家庭盛宴的好处,因为许多人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不得不“独自吃饭”。个人独自享受的饭菜可以满足我们的个人喜好,但它不能与另一种感觉相提并论,即当我们和其他人一起聚集时所带来的喜乐、交通、爱和彼此连接。后者是否总能完全符合你的喜好呢?或许不会。但是,如果主赐给你牧师以及教会成员,并且他们为你预备了一张桌子,使你们可以聚集在一起,领受喂养、恢复活力,得到支持,那么你就应该出席并委身其中。

毕竟,你来教会不是为了听乐手使用俏皮的原声民谣音乐唱颂耶稣,而是来参加一场家庭的聚餐。


译:杨文皓;校:JFX。原文刊载于福音联盟英文网站:Sunday Worship Is More Than Songs and a Sermon - Review: 'Corporate Worship' by Matt Merker

John Ross(约翰·罗斯)是佐治亚州奥古斯塔市克劳福德大街浸信会的助理牧师,同时也是Commuter Bible podcast的播主。
标签
敬拜
书评
九标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