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与时事
关于“自由派”和“保守派”基督徒三个令人惊讶的新发现
2022-01-12
—— Trevin Wax

保守派基督徒是否倾向于将信仰政治化,把共和党的政治与对圣经的忠心混为一谈?

有些人是这样,我们可以举出很多例子,但更广泛且未被充分报道的情况是,保守派基督徒并不是唯一容易犯这种错误的人,事实上,“自由派”基督徒在屈从政治方面有过之而无不及。

“一信”不再有

乔治·扬西(George Yancey)和阿什利·库西克(Ashlee Quosigk)的新书《一信不再有:美国红蓝两派的基督教转型》(One Faith No Longer: the Transformation of Christianity in Red and Blue America),今年早些时候由纽约大学出版社出版,其论点颇具争议性。基于新的研究和广泛的采访,作者声称目前美国基督徒中自由派和保守派之间的分歧(产生于一个世纪前的现代主义和基要主义之争),从根本上讲,是不同信仰体系的表现。

扬西和库西克认为,我们面对的不是教义和价值观的细微改变,而是信仰体系的巨大分歧,以至于每一方的“目标”都是针尖对麦芒,从而“干扰彼此达成目的的能力”(209)。

在给保守派和自由派基督徒下定义时,作者使用了神学标准而非政治标准。相信《圣经》是上帝无误的话语并承认耶稣是唯一救主的是保守派基督徒;不相信《圣经》是上帝无误的话语,不承认耶稣是唯一的救主的是自由派基督徒。

用神学标准而不是政治标准来定义这些群体的决定,本身就是体现自由派和保守派之间最明显差异的领域之一。无论我们走到哪里,都听到保守的福音派变得过于政治化和党派化,不能像先知一样对权力说话。我们当然可以指出哪些人和地方出现了这种情况。但如果认为转向基督教左派就能找到解决这种政治化的答案,那就错了。相反,符合上述描述的自由派基督徒比保守派基督徒更多地用政治头脑来思考问题,而不是更少。

以下是杨西和库西克的研究带来的三个令人惊讶的发现。

第一,自由派基督徒更有可能通过政治建立他们的身份,而保守派基督徒则在神学中找到他们的身份。

简单地说,自由派基督徒通过政治视角看世界;保守派基督徒则通过宗教视角看世界(155)。这并不意味着自由派不讲神学、保守派不讲政治,而只是说这两个群体之间的侧重点大相径庭。

例如,自由派基督徒:

强调与社会正义问题相关的政治价值观,因为这些决定谁是他们群体的一部分;他们往往不太关心神学上的一致性。然而,保守派基督徒并不十分强调政治上的一致性,以确定你是不是他们中的一员——他们主要关心的是,你是否在核心神学观点上与他们一致……(第4页)

由于这个原因,

自由派基督徒与保守派基督徒相比,更倾向于接受传统上的政治进步群体(例如穆斯林和无神论者)…相比之下,保守派基督徒倾向于拒绝把穆斯林和无神论者看成是外部盟友的一部分,但他们不一定拒绝政治自由主义者(14页)。

作者并不是说自由派人士在一般意义上天然更具有政治性,而是认为,自由派们对社会正义的人文价值观所作承诺导致他们把政治行动看成引起社会变革的场域。而将政治上的一致置于神学上的一致之上会导致下一个令人吃惊的发现。

第二,保守派基督徒比自由派基督徒更有可能挑战政治正统。

只要看看过去五年就可以证明这一点。当共和党的正统观念与唐纳德·特朗普以及一系列关于移民、贫困、种族公正和环保的立场画上等号的时候,保守的福音派基督徒之间几乎爆发内战。

许多保守的福音派领袖在看到“保守的政治意识形态”与圣经的教导和价值观相冲突时,不惜付出巨大的个人代价进行反击。即使是现在,你也会发现神学上保守的福音派人士在政治政策上存在重大分歧。

自由派的基督教领袖却不是这样。作者发现“一般的政治自由派的正统观念与网红博主们在政治观点上唯一的争议是堕胎。”即使如此,自由派反堕胎的声音也很轻,似乎是为了强调他们的异议是无害的。作者的结论是:

保守派基督徒反对保守派政治意识形态的途径,多于自由派基督徒反对自由派政治意识形态的途径。(74页)

自由派基督徒通常比保守派基督徒更具党派性,即使他们责备保守派被束缚在特定的政治意识形态中。为什么会这样?第三个令人惊奇之处:

第三,自由派基督徒更喜欢去劝化保守派基督徒,而不是劝化那些非基督徒们。

通常的看法是,神学上保守的基督徒喜欢抱团取暖,但扬西和库西克的研究表明情况正好相反,是神学上自由的基督徒喜欢与自己思想同质的同温层,而这种同质性的一部分是对保守派基督徒的“压倒性的负面”看法(94)。

自由派基督徒自我身份认同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是清楚地表明他们不是保守派基督徒。(17页)

事实上,自由派对保守派的看法是如此之暗淡,以至于自由派认为自己与穆斯林的关系比与保守派基督徒的关系更密切。何以至此?这要追溯到自由派基督徒承诺平等地对待非基督教信仰(142页)。对于自由派基督徒来说,耶稣被重新塑造为今生真正的和平缔造者和人类的道德典范(而不是传统上理解的救主和神的儿子;148页)这就把向非基督徒传福音的必要性抛到了九霄云外。

大多数自由派基督徒并不把信仰的根基建立在严格遵守圣经的教训上,他们也不觉得有强烈的需要去鼓励别人接受他们对圣经的解读,或者去接受基督教信仰。他们宗教的核心建立在包容、宽容和社会正义的价值观之上。基督教只是帮助被边缘化的人群实现社会包容和正义的众多途径之一。它不一定是一条最优道路……(191页)

因此,最需要“皈依”的人不是不信的人,而是保守的基督徒,这也许可以解释为什么那么多自由派基督徒试图说服保守派信徒接受他们的政治意识形态。他们潜在的劝化对象是保守派,而不是不信的人。

《一信不再有》颠覆了传统认知,即保守派基督徒特别容易被不符合圣经的政治意识形态所俘获,或者保守派基督徒对他们神学上的对手充满怒气。通过研究和采访,扬西和库西克证明了相反的情况:即自由派人士很少挑战政治正统,反而对保守派抱着不屑一顾的态度。而这两个群体之间的墙越来越高,这也证明了一个世纪前的神学家梅钦(J. Gresham Machen)所提论点:当我们谈论基督教和神学自由派的时候,我们真的是在谈论两个不同的宗教。


译:PSJ;校:JFX。原文刊载于福音联盟作者博客:3 Surprises from New Research on 'Progressive' and 'Conservative' Christians.

Trevin Wax(特雷文·瓦克斯)是基督徒资源机构“生命之路”(LifeWay Resources)出版的《福音计划》(The Gospel Project)丛书的主编,他也是位作者,最近著有《真假福音》(穆迪出版社2011年出版)。
标签
政治
书评
美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