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应该为抗击疫情而放弃个人隐私吗?
2020-05-20
| Jason Thacker

我妻子去年秋天被确诊为霍奇金淋巴瘤,最近刚刚完成化疗。正因如此,现在她的免疫系统相当脆弱,新冠病毒给她带来的威胁是巨大的。因此,我们在州政府和当地政府做出居家建议之前就决定自行居家隔离了。

现在,我想我们都明白疫情带来了一个伦理难题:这样彼此隔离会给经济带来灾难性的打击,也因此给贫苦人士和弱势群体带来了极大的困难,而目的只是为了保护老年人和我妻子这样的高危人群,这样值得吗?还是为了保证经济发展,我们应该在公共卫生上多冒风险?

不过,还有一个伦理问题也正在浮出水面:我们该如何在尽力使用大数据和跟踪识别技术来保护人类生命的同时,又不至于牺牲个人隐私呢?

大数据在疫情中的贡献

在抗击疫情过程中,大数据发挥了极大的作用。事实上,谷歌比疾控中心更清楚疾病在哪里爆发和如何传播的。为什么?因为患者常常会先用谷歌搜索类似于“病情多严重需要呆在家里不去上班”这样的问题。当我们每天使用设备和APP时,这一类的搜索数据常常与其他数据一起被搜集和提交到服务器上。现在,谷歌已经发布了这一类的数据,以帮助公共卫生官员发现疫情集中的地区和个人。

无论是美国人旅行习惯地图,还是连上网络的智能温度计,技术与大数据以很多不可思议的方式帮助我们抗击疫情。这些现代技术给我们前所未有的机会去爱神、爱邻舍,以及抵挡那致死的邪恶病毒。

隐私顾虑

有很多人因此呼吁更多的数据搜集和中心化存储,以更好地抵挡新冠病毒的迅速传播,例如谷歌和苹果公司最近就联合开发与部署了基于蓝牙技术的接触跟踪系统。虽然大量个人数据(例如个人健康记录、测试结果、地理定位信息等等)的搜集和互相关联的确能更好、更准确地预测疫情爆发的热点地区,但同时这样也大规模地侵犯了个人隐私。

你是否愿意为了帮助人类更好地阻断新冠病毒的传播而把你的网页搜索记录、医疗档案、健身信息,甚至你的冰箱里放了哪些食材都输入到一个中央人工智能系统里呢?如果我们希望这样的一个系统能够以最大的准确度预测病毒爆发时间和地点,我们就要“喂”它大量个人数据以训练人工智能。这些数据同时需要存储在一起互相关联,这样人工智能系统才能够处理和准确地学习人类行为模式。

我们究竟该怎样确保技术的使用是合乎道德的呢?

数据伦理的圣经考量

基督教伦理学并不依据公众情绪做决定,也不是依据抽象的人权、隐私权做评估,我们做决策是要看那位更伟大的创造主怎么说。圣经将这一类的问题放在人性尊严的框架下讨论,而人性尊严则是基于创世记1:26-28中,所有人都是按着神的形象被造这一主张来说的。“神的形象”(imago Dei)将人类区别于其他受造物,也因此赋予我们特别的尊严和隐私。

个人隐私并不是一个模糊的概念,也不是从民主政治中所得出的一个结论,而是神放置在我们这些破碎世界中祂形象承载者身上的特性。圣经在讲到我们内在生命的时候,常常和我们与神的关系联系在一起。圣经告诉我们,只有神是全知的,也只有神是完全的爱(来4:13;约3:16),如果人想要成为全知者却没有神那样完美的爱和牺牲,就一定会带来大麻烦。

无论是服务器数据泄露,还是滥用数据导致的歧视性政策,或者使用大数据操控没有权势的弱势群体,这些都是数据搜集可能会带来的可怕后果,并进而给人类繁荣带来威胁。因此,我们必须小心地搜集和使用数据,并保证过程上有某种程度的透明。

我们可以知道某些信息、可以为着公共利益而使用某些数据,并不等于我们就应该无视人类尊严,也不等于我们就可以搜集隐私信息,更不意味着政府或私人公司就值得我们信任,他们往往并没有意识到保护他们搜集的数据对尊重人类尊严有多重要。虽然短期来说大数据或许会有益处,但从长远来看“老大哥”带来的危险也很多。大规模数据搜集会导致权力的集中,而权力被集中到少数人手里时就很容易遭到滥用。

最后,再让我重申一下:我们有能力做不等于我们就应该做。我们需要平衡这些数据工具带来的益处和它们潜在的反人类危机,因为我们同样需要保护邻舍的尊严。我们必须小心地评估这样为了“公共利益”而放弃个人隐私的做法是否能在长远的未来设立良好的榜样。


译:JFX;校:璐竹。原文刊载于福音联盟英文网站:Should We Give Up Privacy to Fight Coronavirus?

Jason Thacker(杰森.萨克尔)是美南浸信会伦理与宗教自由委员会(The Ethics and Religious Liberty Commission)的创意总监,毕业于田纳西大学和浸信会南方神学院。他正在写作一本关于人工智能和人的尊严的书,将在Zondervan出版。
标签
新冠病毒
隐私
大数据
人工智能
数据伦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