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应该讲马可福音的长结尾吗?
2021-06-01
| Danny Akin

几年前我在教会里讲完了马可福音(讲道内容见“以基督为中心的解经系列”中的马可福音卷)这卷书。在这过程中我不可避免的讲到了第16章。在详细讲解了前八节经文之后,我说:

马可福音到这里就结束了,这是一个很突然的结尾。在最早、最可靠的手抄本中并没有第9-20节。马可的突然结束是他故意所为。很明显,发生的一切给门徒们带来了震惊(例如,空的墓穴和天使的出现)。他们没有想过主会复活。他们不知该如何回应。他们会如何回应这一切呢?你又会如何回应?

当我这样说的时候,我就已经对马可福音的长结尾表明了我的态度和立场。我认为第9-20节并不是圣经原文的一部分(尽管我的好友和我所尊重的学者中有些人认为是),所以我没有讲那部分。但是,对那些不熟悉圣经文本校勘学的人来说,这个问题可能非常困扰。

那么一个牧师该如何恰当应对呢?下面有五个建议。

第一,帮助人们明白这是一个文本传播的问题,而不是属灵默示的问题

神确保圣经经文是属天的默示(太5:17-18;约10:35;提后3:16-17;彼后1:20-21),但神没有用同样的力度确保圣经的传播不会犯错。

尽管如此,还是要帮助你的会众不要对手中的圣经失去信心。神按照祂的旨意参与了对圣经经文的保存,使经文的传抄与保存到了一个另人惊叹的、异常精确的程度。我们可以告诉会众,新约有超过5500份之多的希腊文手稿,这使圣经成为保存最好的古代文件,没有其它任何文件可以与之相比。让人知道,没有任何知名学者、基督徒或非基督徒否认这一点。

第二,解释只有两个重要段落有这样的问题

一个是马可福音16:9-20,另一个是约翰福音7:53-8:11。仅此而已!

第三,提供一些可供阅读的额外资源给那些对此好奇的会众

我很乐意推荐唐·卡森(Don Carson)的《钦定版圣经辩论:尊重现实》(The King James Version Debate: A Plea for Realism )和保罗·韦格纳(Paul Wegner)的《从文本到翻译的旅程:圣经的原文及发展》(The Journey from Texts to Translations: The Origin and Development of the Bible

第四,要相信大家能够理解这个问题

告诉大家,有些古代抄本中的马可福音16章有9-20节,但是有些没有。这就是为什么几乎所有的现代翻译版本都将这些经节放在括号中并提供了说明性脚注。马可福音的长结尾在最古老和最可靠的希腊文手抄本中都没有出现,这点很重要。这些经节含有与马可写作风格和为人不相符的词和短语,读起来更像是其他经文的汇编。有些学者认为马可福音的结尾遗失了,这个结尾是古代神学家试图对第8节这样一个突然的结尾而做出的弥补。

第五,马可福音的长结尾在神学上正确,没有任何教义问题

如果你是一个教会成员,你的牧师相信9-20节是马可自己写的原文,不必发难。在牧师讲解这些经文时为他祷告。这段经文从神学上是正确的,并且与其他经文一致。其实,把它们也看为圣经一部分也不是不可讨论的,尽管这个观点不能说服我。

综上所述,对待这些经文要小心谨慎,但不要以此作为基督徒相交的测验。记住属灵默示和文本传播的重要程度不同。做出自己最好的判断,并以恩慈和谦卑的态度对待其他的问题。


译:Ping Zhang;校:JFX。原文刊载于福音联盟英文网站:Preacher's Toolkit: Should I Preach the Longer Ending of Mark?

Danny Akin(丹尼·阿金)博士毕业于德克萨斯大学阿灵顿分校,神学硕士毕业于美东南浸信会神学院,现在正担任美东南浸信神学院校长,同时也是福音联盟的理事之一。他著述颇丰,包括:《探索圣经中的耶稣》。他和妻子夏洛特(Charlotte)育有四个孩子。
标签
讲道工具箱
新约圣经
讲道与教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