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该学习希伯来文和希腊文吗?还是圣经软件就足够?
2021-05-04
| Keven McFadden

编注:本文属“讲道工具箱”系列文章中的一篇。


市场上已经有很多很好的圣经软件,例如BibleWorksLogos,及Accordance。基于这个情况,传道人及圣经教师还需要学习圣经原文吗?作为一个教导圣经原文六年的教授,很多牧师问过我这个问题,我也能理解为什么他们会这么问。

整个神学院期间最困难的科目大概非希伯来文和希腊文莫属了。神学院的学生常常将语言类的课程视为获得道学硕士前必须跨越的一个最艰难的拦阻。很多牧师想起这些语言课时,想起来的都是背单词、在课堂上被点名做语法分析或动词时态分析等种种不堪回首的记忆。

而且,许多(若不是所有)牧师在准备讲道的过程中都不会真的使用到原文。牧师们都非常忙碌,大多没有多余的时间可以自己解析和翻译原文,也因此,他们对原文的大部分见解常常来自圣经注释和解经书。即便他们有回去查找原文,大多是为了查询单一字词的意思,但在圣经软件中要做到这一点很简单:把鼠标移到这个词上就能做到了。

我们应当继续要求传道人学习希伯来文和希腊文吗?

有很多神学院已经不再要求道学硕士必须有原文语言类的学分了,也有一些神学院决定把原文学习“作为工具”来教授:指导学生如何使用圣经软件,而不要求他们必须学习原文。但仍有一些神学院继续要求学生一定要完成希伯来文及希腊文的学习,就历史的角度而言,这的确一直以来都是训练传道人的必修课之一。

为什么要把原文语言当作必修课呢?

以下是我最简单的答案:圣经软件给原文学习必要性带来的影响不大。这些软件的好处在于它们可以在最快速的时间内提供关于经文的许多信息:字词含义、时态解析、词频数据、不同的翻译版本、文法、注释,甚至是早期的原文手稿影像。我自己的电脑上都装了这三种圣经软件,而且我每天至少都会使用其中之一。然而,这些信息其实本来都可以在参考书中找到,软件只是改变了我们查询资料的媒介,并且缩短了过程所需的时间罢了。

一些人声称圣经软件已经替代了学习圣经原文的必要性,我认为他们的意思是:这些软件可以快速地提供字词的意思,或是快速解析它们。但是,我们一直都有不同的工具来得到这些信息,也不必学习希伯来文或是希腊文。词典中都有这些信息,而我们也一直可以从文法书中找到字词的语法分析。

使用语言还是知道语言

学习圣经原文的目的从来就不是为了知道各个单字或是可以解析词语。背单词和分析词语都是为了达到另一个目标所需的过程。学习圣经原文的目标是为了可以读、理解原文,好更加正确的解释经文内容。

我们已经太习惯于听到有人在教会里说自己“使用”了希伯来文和希腊文了。因此,我们似乎忘记了它们是真正的语言,而你不可能使用一个你不掌握的语言。高中时期,我学了三年的西班牙文,但是这对我来说毫无用处,因为我没有真正的掌握这门语言,我只会用西班牙文问“厕所在哪儿”?

如果牧者或圣经教师没有掌握希伯来文跟希腊文,但自以为可以使用它们,他们就会专注在字词研究上,并且专注于研究某个希腊文字词(很少希伯来文)的“真正意思”。这种字词研究通常都演变成误解和谬论。极具讽刺意味的是,如果使用原文的人不掌握原文,通常结果都是带来错谬而非正确的解释。

我再用另一个例子来解释:我爸是一位电气工程师。我第一次离开家的时候,他给了我一堆工具作为礼物。其中一个工具是专门用来测试插头及电池内的电流。今年夏天,我把我们待修的房子中的所有插头全部都换了新,但因为我对电气技术一窍不通,所以我其实无法使用那个工具。我猜想那个测量设备其实相当复杂,可能可以告诉我全家电路的情况。但对我来说,这一切简直像一门外语一样难以理解。

如果你对一个领域缺乏理解,那即便有工具仍是完全没用。语言工具也是一样的道理。如果你不懂圣经原文,那么圣经软件这一工具对你来说仍没什么用,甚至可能导致你有错误的解释。

得之不易的见解

学完了希伯来文和希腊文之后还要保持对语言的某种熟悉度是相当困难的。我一直都在这个问题上挣扎,尤其在我不需要教授他人的语言上。我尽可能每天读几句经文。夏天的时候我会筹备一个读书小组,为的是有人一起彼此督促。从讲道和教书来的压力也帮助我要不断练习经文翻译。能够正确地做原文解析一直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你不可能只是查询单一字词,却对整段上下文内容没什么概念。原文解经必须包含艰苦漫长的翻译和分析。

假如你事奉的中心是神的话语及福音,那么如果你有机会学习圣经原文,就应当乐于担负这一重任。没有学过希伯来文和希腊文的人有能力了解圣经信息吗?可以,真是感谢神!事实上,我也听过许多非常棒的传道人讲道,虽然他们从来没有过学习圣经原文的机会。

假如他们知道原文,是否能传讲的更好呢?我认为完全可能。他们可以有能力辨别哪些翻译更正确。他们可以更好地评估所参考的注释而不是完全依赖注释者。他们对于原文会有直接的概念。

圣经软件是很实用的工具,但圣经软件不能取代严谨经文解析的重要性。你无法使用一个你不掌握的语言。我的意思不是说牧者和圣经教师都要成为圣经原文的佼佼者。然而,我盼望神话语的仆人能够自己翻译经文和正确地解析原文。而这样的技巧只会从用功学习而来。


译:Alice Wang;校:JFX。原文刊载于福音联盟英文网站:Preacher's Toolkit: Should I Learn Hebrew and Greek or Is Bible Software Enough?

Keven McFadden(凯文·麦费登)是宾夕法尼亚州凯恩大学分校(Cairn University in Langhorne, Pennsylvania)神学院的副教授。
标签
教导
原文
讲道工具箱
语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