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惕“弗莱”式的信仰
2019-08-08
| Brett McCracken

到目前为止,2019年最受关注的影片要属网飞(Netflix)的一部纪录片:《地表最烂:FYRE豪华音乐节》Fyre: The Greatest Party That Never Happened)。它记录的是2017年一个缺乏筹划却大肆宣传的音乐节活动。

2016年十二月的促销活动把弗莱豪华音乐节渲染为:一个将在毒枭巴勃罗·埃斯科瓦尔(Pablo Escobar)的私人巴哈马小岛上举办的顶级、临场经历、举世无双的音乐盛事,有海滩、狂饮酒宴、超级名模、私人飞机接送、特制豪华营帐、手工美食,以及著名歌手如眨眼182(Blink 182)和普沙·T(Pusha T. )演唱。弗莱的促销团队花了数百万美金请Instagram的网红和名模例如坎达儿·珍娜(Kendall Jenner)、伊莎贝拉·哈蒂德(Bella Hadid)、艾蜜莉·瑞特考斯(Emily Ratajkowski)、和海莉·罗得·比伯基(Hailey Baldwin Bieber)在网络上预告这项活动;企业家比利•麦可法兰德(Billy McFarland,FYRE的共同创立者)保证这将是十年内最大的活动,可以说宣传手法的技艺极其高超。

然而这些不过是夸大的宣传。弗莱的赴宴者付了昂贵的费用(门票从美金$1,000到$12,000以上),结果竟来到一个荒岛和一场混乱,不如说它像科马克·麦卡锡所描述的世界末日大灾变,完全不是宣传片里的游艇与名模的天堂。广告里的“美食体验”成了隔夜的芝士三明治,而“豪华帐篷”成了泡过水的救难帐篷,根本没有乐团眨眼182的踪影。

这场闹笑话的音乐节在社交媒体上可热闹了!事件被告发,犯诈欺的麦可法兰德如今在监狱里坐牢。网飞的《地表最烂》,再加上与它打对台的另一部由影视网站“葫芦”(Hulu)制作的纪录片《弗莱骗局》Fyre Fraud),使弗莱成了今天的代表性事件,对社交媒体时代的真相提出了警告——你在网络上所看到的未必与实情相符。

在某种程度上,我们很容易带着幸灾乐祸的眼光看这惨败的弗莱事件:那些富家子弟只因为那些精心设计、主打网红的广告就被骗上当,想到巴哈马参加狂欢周末,他们岂不是自找苦吃吗?我们对这易受骗的网络时代摇头,对这类似“国王的新衣”的无聊文化,大不以为然。

对这不容忽视的“弗莱惨败”,与其幸灾乐祸,也许基督徒应该把它当做一个反省的机会,评估我们自己是否也容易上网络骗局的当,也不断分不清实情与虚假。

不要上虚假的当,要为真理而战

说穿了,弗莱事件不过是我们的认识论大危机其中的一种类型。假新闻、另类事实、后真理时代。在这个数字化的世界里,轻易被网络蒙骗的情况是前所未有的;而缺乏谨慎思考与判断的情况也是空前的,我们已经不知道该相信什么。最近在网络媒体上的例子包括科温顿天主教学校的学生,以及史莫里特丑闻(Jussie Smollett)这两个事件,两者都有社交媒体的典型特质——未经谨慎分辨,立即引起公愤\争议不断,结果不过是白忙一场,怎么回事呢?都是针对假新闻的反应。

基督徒也跟其他人一样有罪,也在还没有收集到足够的事实之前,就加入网络上的争论。我们经常投机取巧,声称反对假新闻,却又在有必要的时候把它当作真实的。我们那么强调真理的重要性——我们所追随那位是“真理”(约14:6),且是“真理叫人得以自由”(约8:32)的救世主——可惜在网络世界里,我们并没有因对真理热心忠贞而闻名。

我们的世界迫切需要的引导是如何分辨与筛选假消息。基督徒在这动荡混乱、迷失方向的网络世界里,本该成为可信任的向导,然而我们还不称职。就如泰文·维克斯(Trevin Wax)说过,我们需要基督徒更致力于认清事情的真相,“不论它们是否有用,是否有助于我们的‘路线’ ”;我们应该超越这个时代的趋势——简化实情以用来作党派相争的弹药——也就是,即便不是实情,我们仍照自己的意思解读。基督徒比任何人都该为真相而战,纯粹因为它们是真实的,而不是因为它有助、或有害于我们的目标。

基督徒也许不至于因为看到Instagram网红,伊莎贝拉·哈蒂德在热带小岛游艇上的照片,就上当参加一场昂贵的音乐狂欢节,但当然也有其它包装精美、与实情不符的介绍,叫我们上当的事,例如:有乔布斯那种魅力的名牧;像励志畅销书《女孩,洗你自己的脸》(girl, wash your face!)的作者,她以那完美的不完美发型让我们上当相信她是权威;还有作者、讲员、或在网络上具影响力的人、以一幅“中肯”的形象,就让我们买了他们的东西。

基督徒也跟参加弗莱音乐狂欢的人一样容易上当,只不过东西不一样罢了。

幻想的信心与实情不相符时

在《地表最烂》影片里有一句话也许是最实在的,它出现在接近片尾的部分。应聘拍摄音乐节广告的商业录像制作人,布瑞·金凯说:“真正的弗莱其实有两场,第一次是在拍摄广告的时候。人们要的,就是广告。”

《地表最烂》反映着当今越来越常见的现象:推销给我们的与我们实际拿到的,有很大的出入。Instagram上所呈现的完美自我,与现实生活中的笨拙相差很远,而我们就是认定需要这种差距才有卖点。如果我们诚实呈现有问题的部分,人们还会买吗?如果他们在Instagram看到真实的我,还会按“赞”吗?

令人难过的是,当基督徒想如何在无神的世俗文化面前吸引人时,也经常陷入这样的试探。我们的错误预设是,真实的耶稣、圣经、以及教会本身不够吸引人,还需要装扮一番;所以我们把教会打造成讨好消费者,提供舒适经历的地方,有拿铁咖啡、有TED演讲风格的证道,加上孩子喜欢的音乐。牧师也被我们重新打扮一番,坚持不要他们穿打褶的卡其裤,要换上流行的窄管裤;避免谈到地狱、十一奉献、以及圣经的性伦理;我们高谈耶稣带来“丰盛生命”的信息(约10:10),却闭口不谈“背起十字架”(可8:34)。我们把基督信仰说成一个用来自我提升的工具——能成为主角、能成名、能活出极致的生活——却把舍己的那一面轻描淡写的带过。简单的说,我们销售的是一个我们认为足以引人入门的基督信仰,也经常得逞。如果以即时电报那种“美满人生”的幻想的语言来销售基督信仰,人群当然会涌进教会,就像那些买门票要进弗莱狂欢节的千百人一样。

基督教信仰要求代价很高

然而,一旦他们发现推销给他们的那带有玫瑰色彩的基督信仰不是真实的基督信仰,会发生什么事呢?当他们发现做门徒的代价——跟随耶稣的代价是悔改、从自主的权威宝座上下来;教会经验就像任何有多元文化的团体一样,充满挫折和不舒适;我们的生活并非到处受欢迎、或搭头等舱飞来飞去——他们会怎么样呢?像去参加弗莱狂欢节的人一样,抱着参加派对的期望而去,结果却是一场混乱,发现真实情况根本不是所承诺的天堂,他们会怎么样呢?

常见的是他们放弃信仰,认定整件事不过是个赝品;或者,他们抱着一个幻想,认为真有所谓的“极致生活”,那种贾斯汀·比伯(Justin Bieber)式的时髦基督信仰是存在的,只需要去找出来。无论如何,所兜售的信仰与真实的信仰完全脱节,只让幻觉破灭和让他们对耶稣更加怀疑。

这就是为什么基督徒要从弗莱事件学到教训,我们必须忠实委身于纯正一致的信仰——传讲的与实际的一致;生活与言语一致——不计任何代价,并且相信耶稣与圣经不需要修图、也不需要PS来让它们受欢迎。

如果基督徒真的委身于真理,我们对抗的不仅仅是外面的假新闻,更要对抗内部的——自己与教会。世界不需要一个弗莱式、光鲜亮丽的基督信仰,它需要一个可靠、合乎圣经、令人不舒服的基督信仰,即便它看起来不受欢迎。


译:丽文;校:JFX。原文刊载于福音联盟英文网站:The Perils of Falling for a ‘Fyre’-Style Faith

Brett McCracken(布雷特·麦卡拉根)是福音联盟高级编辑,著作包括Uncomfortable: The Awkward and Essential Challenge of Christian Community;Gray Matters: Navigating the Space Between Legalism and Liberty及Hipster Christianity: When Church and Cool Collide。布雷特和妻子琪拉居于加州圣安娜市,二人都是萨瑟兰教会(Southlands Church)的成员,布雷特在教会担任长老。
标签
文化
影视
影评
虚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