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愤怒文化来帮助你传福音
2019-07-02
| Ashley Marivittori Gorman

我们都会同意:美国的文化氛围是高度紧张的,这种气氛笼罩着几乎每一次谈话——政治、种族、性、宗教或其他主题——空气中仿佛充满火药味,最小的火花都能将这种可能性点燃,并使礼貌不复存在。这种社会氛围被称作“愤怒文化”,它名副其实。

相较于一群喜欢建设性对话的、头脑复杂的人,我们捍卫自己意见的方式越来越像野蛮的动物,不论是面对面还是在网络上。仿佛我们都是加斯顿(Gaston,《美女与野兽》中一个自恋而没有内涵的强壮男人——译注),狂热且怒火中烧,一手持干草叉,一手举着点燃的火把,等待另一边发来“杀死野兽”的信号。

并且一直以来,我们都没有意识到镜中的野兽就是我们自己

愤怒文化揭示了真相

然而,在愤怒文化所有令人讨厌的方面里,基督徒可以善用一个令人惊讶的救赎性信息:愤怒文化揭示了一个圣经真相。

第一,愤怒文化揭示了关于道德的真相

通过快速浏览社交媒体,我们可以极其清楚地发现,人们确实真的相信绝对准则(absolutes)的存在,尤其是绝对的是与非。之所以会爆发愤怒,是因为人们认为发生了一些非常不道德的事,这些事真的无法接受。愤怒,甚至过度或被误导的愤怒,可以证明:即使是道德“相对主义者”也在他们的骨头深处感受到道德秩序。

这对基督徒来说是个好消息,因为我们知道这种道德感从何而来。人类关心是与非,因为我们是按着圣洁上帝的样式被造的。

第二,愤怒文化揭示了人性的真相

在一个极其想要相信人类(我们这样的人类)很完美的社会里,愤怒文化拉开遮羞布,揭示出“我们这样”不仅不完美,实际上是一副很糟糕的景象。美国的交流现状无可否认地表明:在一些时候,出于某些原因,人性已经发生了非常严重的问题。事实上,很多人正尝试找出“某些原因”究竟是什么。

同样,基督徒能够在上述议题中给出一个有用的声音:堕落就是原因。尽管人因带有上帝的形象imago Dei,拉丁语——译注)而承受固有的尊严,但是始祖的堕落使全人类都陷入了堕落,这解释了为什么人们可以如此残忍地对待彼此。

第三,愤怒文化解释了关于罪的真相

如果愤怒文化证明了什么,那就是:人类其实同意神对罪的看法(即使是那些自认非宗教人士的朋友),因为他们知道罪要人付出代价。

想想最近的任何一件负面事件,你是否注意到,公众对此的回应经常与基督教对犯罪后果的解释不谋而合?对严重程度不同的恶行,公众要求施行相应的、从上而来的惩罚,包括以下形式:亲自偿还(坐牢)、悔改(公开道歉)、失去地位(被解雇)或失去关系(离婚、失去监护权等)。公众的强烈抗议不会停止,除非作恶者受到相应的处理。虽然我们必须小心,不要让愤怒转为暴民似的混乱或私行暴力,但愤怒的存在实际表明,上帝对罪的回应不但符合我们的直觉,也是正确的。

事实上,上帝也以相同的方式处理罪:我们的恶行引起了公义的愤怒,并需要通过接受从上而来的惩罚以付出代价。罪带来的后果也相似:因我们的过犯,我们失去了与上帝的关系以及在祂面前的地位。当涉及如何满足罪所带来的后果时,出路还是很相似:亲自偿还(试图现在靠自己取悦上帝,并在死后被永远拘禁、偿还自己的罪债)或悔改(以忧伤痛悔的心来信靠基督完全的代赎)。

使用愤怒文化来分享福音的恩典

当带有敌意的谈话在周围盘旋时,这对我们基督徒来说是个分享福音中希望的机会,我们可以使用愤怒文化做有益处而非邪恶的事。

第一,有了关于道德的真相,我们能够安慰义怒者

虽然愤怒文化以反应过度著称,但对有些情况而言,基督徒确实应该予以谴责。我们应当关心那些基督所关心的事,那么,当那些祂所爱的人正被公然伤害时,我们理应直言不讳并挺身而出。

对那些发义怒的人,我们能告诉他们有一位上帝,祂看顾,祂晓得,对于正发生在祂的世界甚至发生于义怒者生活中的恶事,祂也有自己的计划来消除这些恶事。我们可以说:

“没错,那个作恶之人应该为自己的所作所为负责,而你理所当然会产生义怒,因为上帝的道德规范告诉我们那种行为是错误的。此外,我还想告诉你,上帝有一个计划以使所有这些事都重回正轨。让我用来自祂的讯息安慰你,因为祂是有权柄纠正每个错误的那一位。”

第二,有了关于人性的真相,我们能驳倒错误的愤怒

在人人对凡事都感到沮丧的时代,基督徒有个独一无二的机会,可以温柔地提醒那些反应过激的人:他们的愤怒、轻蔑、甚至动物般对待他人的方式都表现出他们与现实的分裂,事实上他们与他们所指责的人同样破碎。

我们可以告诉他们:

“是的,你在怒批的那个人可能确实该为他的所作所为负责,但你也该为你的负责,我也该为我的负责。堕落面前人人平等,这意味着你我都必须为自己的所作所为负责,正如刚刚那个被你批判的人。上帝有权柄来追查每一个错误,但更重要的是,上帝也可以自己承担那些后果,可否让我告诉你?”

第三,有了关于罪的真相,我们能够和作恶者交流

当我们遇到那些从恩典中堕落之人,或甚至已经与他们有过谈话,我们能够生出同情,因为我们也曾那样。一个有着巨大与公开失败的人在最低谷时并不会孤独,因为整个世界都正在对抗他。我们的罪也配得愤怒与相应后果。

让我们这样与作恶者传福音:

“是的,我也曾经历过自己的人生低谷,但我想告诉你:福音能够偿还你所做的恶事。这就是上帝之恩典与权力的‘丑闻’,祂拣选一个怪物并让他成为信仰的勇士,你听过使徒保罗的故事吗?”

当周围的人们开始愤怒,举起甘草叉要杀死另一边的野兽——不论那一边究竟是什么——我们是站在双方中间,告诉他们上帝的好消息的人,上帝能够杀死那使得愤怒文化如此糟糕的源头——我们自己心中的野兽。


译:许志斌;校:JFX。 原文刊载于福音联盟英文网站:Let the Outrage Culture Help You Share the Good News

Ashley Marivittori Gorman(艾希利·格曼)负责B&H出版集团(LifeWay Christian Resources下属的一个出版品牌)的女性事工。她目前正在浸信会东南神学院完成她的神学硕士学业,并曾在查尔斯·西缅基金会实习。她热爱写作、门徒训练、儿童看护、神学和书籍。艾希利和她的丈夫科尔住在田纳西州的纳什维尔,育有一女。
标签
文化
罪的本质
传福音
愤怒
护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