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师与政治
2018-11-09
| Kevin DeYoung

前几天我写了一篇文章:《在两极化的世界里发表政治观点时常见的七种错误》,现在我想再具体一点,特别对牧师们说点什么。

我想你可以把我形容成那种“热衷政治”的人。我在网上读了很多政治评论的文章,我也订阅政治性主题的杂志和期刊,我大学学的是政治科学,还和教授们一起编了本关于美国政府的教科书。我想我关注我们州、我们国家的政治热点比很多牧师要多。尽管如此,我仍然想说:牧师们要小心,不要被卷进美国政治(或者英国政治、加拿大政治等等)的漩涡中去。

注意这句话里我说了“牧师们”和“要小心”。这句话并不是一个绝对的命令,也不是禁止一切对政治的参与,而是特别给到牧师们的提醒。如果你经常阅读我写的文章,我想你明白我过去评论过政治。我并不是说牧师们不得关心政治,好像教会应当在这个日渐败坏和不公义的世界里掸去肩上的灰尘、关上大门远避尘世一样。我说的是牧师应当坚定地将事工的优先级放在讲道、祷告和牧养所交托给我们的羊群上。

再一次地,我要澄清这一点:我并不反对基督徒参与政治。事实上我们需要更多地参与政治,而不是更少。我也不是反对牧师装备他们的会众能够给世界带来改变。我甚至也不是说牧师不应该对某个政治议题、某个案例或法令发表观点。那我顾虑的是什么呢?

我担忧的是,一个牧师上网的时候他的时间都花在评论过去24小时发生的政治事件上。一个牧师怎么会有时间关注所有最近的微博、川普政府的每个行政决定呢?更不用说还要立即发表评论了。

我担忧的是,一些牧师将圣经价值观很快地与政府政策对应起来。是的,我们有很多理由可以反对川普的总统令,但是圣经所说的爱寄居者的命令并不直接等同于我们应当让多少难民或移民进入美国,圣经也没有告诉我们应当允许来自哪里的移民。

我担忧的是,一些牧师过多地把他们的观点建立在很多优秀的基督徒可能并不同意的根基之上。就川普提名的高级法院大法官而言,我们有很多理由可以为之欢呼,但圣经并没有说基督徒一定要在美国宪法的解释上采取原旨主义。(新任联邦法院大法官戈萨奇系宪法原旨主义者,即主张按照宪法制定者初衷解释宪法。——译注)

我担忧的是,一些牧师在需要智慧考量的政治议题上离间他们的会众。我会在讲道中反对堕胎、讲到婚姻的神圣性和反对种族主义,因为圣经直接讲到了子宫中生命的价值、讲到了婚姻的定义,也讲到了种族主义是罪。我也可能通过分解当下的矛盾来帮助人们建设性地和认真地思考政治议题。但是我绝不会把圣经没有说成是罪的说成是罪。我们的长老们会惩诫一个主张堕胎的教会成员、一个违背圣经的婚姻,或者一个种族主义者。但是我们不会因为在某个政治议题上,根据实证或某个方法学得出一个没有被圣经证实是对的或是错的结论而惩诫一个成员。

我担忧的是,一些牧师在一些需要某些专业能力的议题上激烈地发表轻率的看法。我们应当成为圣经的专家,成为关怀灵魂的专家。除此之外,有些牧师可能特别地深思熟虑和善于阅读,但是我们应当在我们不熟悉的领域上少说话。

我担忧的是,一些牧师以相当高的频率并且永无休止地对政治发表观点。你可能会说,“我每天只在微博和脸书上花30分钟,其他时间我都在开会、探访和预备讲章。”可能的确如此,但是对于那些上网的人来说,好像你生活的原则不是围绕着耶稣基督的福音、解经释经或者亲爱圣徒,而是围绕着激动的政治权威,或者文化评论家在转的。

亲爱的牧师弟兄们,我没法告诉你在政治议题上花多少时间才算不多,没有这样的公式。但是我知道我要保护自己的心,以避免滥用时间或陷入激动的情绪。我们必须小心,不要给人这样的期望:“你总能在我这里找到对某个公共事件的评论。”我们是那位昔在、今在和永在君王的信使,而不是热点事件的首席评论家。当我们在新闻媒体永不停息、总在旋转的新闻上冲浪的时候,我们并没有在帮助我们的会众和人的灵魂。

我不知道我是不是在对合适的人说这番话,但我首先是说给自己听的。放下智能手机、关上浏览器,尝试不要通过发微博来改变世界。让我们确保我们了解自己的圣经、了解自己的会众千倍于了解川普政府的新政策。同时,也不要害怕在这个充满政治噪音的世界里,自己的社交媒体账号啥也没说。互联网给了我们一个麦克风,并不等于你非得说点啥。


译:谢昉;校:胡天津

Kevin DeYoung(凯文·德杨) 是哥顿-康威尔神学院的道学硕士,北卡罗来纳州马修斯基督圣约教会的主任牧师,福音联盟的董事会主席,改革宗神学院夏洛特校区的系统神学助理教授,莱斯特大学博士研究生。凯文和他的妻子特丽莎有七个孩子。
标签
牧师
政治
网络
社交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