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两极化的世界里发表政治观点时常见的七种错误
2018-11-02
| Kevin DeYoung

到处都是政治,到哪都有政治。

这是我们美国人当下的感觉。无论你大选的时候是投了川普的票还是你身体里的每滴血浆都充满了对他的恨恶,看起来“过了选季争吵就会过去”的空头支票并没有得到兑现。毫无疑问,你的推特和脸书上充满了别人发表的政治评论——大部分都是出于好意,但只有极少数评论是深思熟虑的。作为基督徒,在我们有很多话想说的时候该怎么做呢?我们应当是想要带来改变,而不仅仅在网络上制造一些噪音,不是吗?

可能看看常犯的错误可以帮助我们从正面去思考什么是正确的。让我简单地列出在这个两极化的世界里发表政治观点时通常会犯的七个错误。

(我要说明一下,这篇文章是我上周写的,当时我还没有读到川普发布的关于移民问题的总统令。所以本文并非专指某个政治议题,而是指这个文化建立在辩论逐渐白热化的社会中一切抓住我们眼球的事情。)

错误一:总是为和你一边的人辩护,不管他们说什么。

我并不介意那些在政治议题上不喜欢发表评论的人,他们对美国政治的任何变动都毫无兴趣(事实上,我希望这样的人更多一些)。但是如果你有这样的一个习惯:你想要发表你的观点,而你的观点总是和你的党派或者你喜欢的总统保持一致,那么很有可能你并没有对这一问题有足够细致的观察——既没有观察别人的,也没有仔细地观察自己的。

我们需要诚实地面对自己,并且问自己一些艰难的问题:我的热情是在神的国降临、神的教会增长上吗?还是更希望看到我热爱的政党赢得大选?我是否认为属灵的复兴主要是来自政治圣礼?我是不是因为对“坏蛋”(无论是福克斯新闻、MSNBC、《纽约时报》、《国家评论》、好莱坞,或者任何东西)的恨恶而为他们反对的一切事物捍卫至死?

错误二:很快地妖魔化对方。

不再有彼此之间的不同意,我们的面前只有魔鬼。我的意思是说,我会觉得你面前站的不是竞选对手,也不是持有某个错误观点(当然,是我们自己认为的错误观点)的挡路参议员,而是一个恶魔般的、不可救药的、傲慢无礼的恐怖分子,他几乎是人类文明的最大威胁!

错误三:不区分智慧性的问题还是原则性的问题。

基督徒并不擅长这一点。现在,我假设大部分阅读本文的人都会同意堕胎是错误的、种族主义是错误的、恐怖主义是错误的、憎恨穆斯林是错误的,同样冷酷地对待移民和难民也是错误的。这些都是我们统一的原则。大多数的保守派基督徒都会在口头上同意这些原则,他们中的绝大多数也发自内心地相信这些原则。但是,就施政细节、总统令和立法而言,这些原则又该如何付诸实施呢?这时候会带来不同的观点,但这些观点并不是在讨论什么是美好的、基督徒应当去做去思考的,而是在讨论什么是应用这些原则的最佳策略——在同意这些原则的前提之下,我们仍然需要有智慧地在这个拥有三亿三千万国民的宪政共和国去推动实施这些原则。

错误四:从来没有意识到在现实世界里,我们需要取舍。

在我们的虚拟世界里,我们可以很容易做出黑白分明的决定,因为我们面对着明显的善和明显的恶;每个政治问题都是关乎绝对正确或绝对错误的问题。但是,在现实世界里——尤其是在政府治理这个现实世界里——我们总是要面对取舍。我们需要在彼此竞争的益处中做选择,这意味着我们需要放弃一些,以得到另一些。要能够非常有条理地论述一个政策,我们需要更多的时间和做更多的研究,才有可能说服一些对方阵营的人。我们需要认识到我们的观点并不比对方的主张困难更少——即便我们已经考虑到我们选择的“损失”比对方的主张带来的“损失”更轻微。

错误五:只使用最激烈的修辞讲话或写作。

如果这样做的话,过不了多久你的言论可能就跟希特勒差不多了。不要把最激烈的修辞浪费在评论参议员晦涩难懂的报告上。不是所有的错误都同等恶劣,学习只在合适的时机使用激烈的词汇。

错误六:对于复杂的问题不愿花时间研究。

我们国家或者世界面对的问题都不会借着你90秒钟里想出来的主张而得到解决。我们也不都是专家。有的时候,你下意识的回应可能是出自你的人生智慧,或者道德素养。但是如果每个问题都有一个简单的解决方案,那些方案应该早已经试过了。所以,你有主张并不是因为你是一个努力地爱他人的好国民,而是因为你想要第一个发言或是想要出名。在发帖前花点时间阅读吧,看看政府的文件、法律的文本。如果你感到有疑惑,就不要发表在看《完美投篮》(Dude Perfect)视频的间隙想出来的对某个复杂问题的主张。

错误七:在你感到受伤害或者最生气的时候发表你的想法。

学会快快地听,慢慢地说,慢慢地动怒,这是圣经告诉我们的(雅各书1:19)。即便在互联网时代,你也应该这样做。等候总是很有智慧的。


译:谢昉;校:陈鸿志

Kevin DeYoung(凯文·德杨) 是哥顿-康威尔神学院的道学硕士,北卡罗来纳州马修斯基督圣约教会的主任牧师,福音联盟的董事会主席,改革宗神学院夏洛特校区的系统神学助理教授,莱斯特大学博士研究生。凯文和他的妻子特丽莎有七个孩子。
标签
互联网
政治
智慧
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