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时期的邻舍之爱
2020-03-24
| Kathryn Butler

逾十三万病例确诊、近五千例死亡、封国、无法获得检测、没有疫苗……这些标题让人想起科幻小说的离奇情节,但随着新冠病毒肆虐全球,它们如今正在成为现实。

不幸的是,人们对这场流行病的反应也似乎从劲爆小说中脱胎而来。病毒还局限在其他国家的时候,公众对此不屑一顾,而当病毒侵入我们熟悉的领土以后,公众的反应突然变成抢购与囤积洗手液和口罩。股市崩盘了,以几十年来最糟的表现蹒跚前行。杂货店里,有人为了抢越来越少的卫生纸大打出手。甚至教会也在高度紧张的气氛中面对纷争,坚持聚会的牧师被指对社会不负责任,而取消聚会的牧师则被说成缺乏信心。

这些夸张的言行不仅仅是不合宜而已。抢购消耗了有需要之人的资源,并且转移了当下真正需要关注的焦点——就是如何保护那些最易感染新冠病毒的人。这是一个困扰全美牧师的问题。无论是服侍超大型教会还是隐藏在乡村的教会,牧师们都在努力寻找一条牧养群羊度过危机的路。这是一个切中基督教门徒训练要害的问题,就是我们要像耶稣爱我们一样追求彼此相爱。(约13:34-35)

除非我们认真思考冠状病毒威胁的是谁,然后用爱而非惧怕去回应,否则我们对这个问题的回答很可能大错特错。

真正的危险

要想明白为何控制新型冠状病毒如此之难,你可以把新冠病毒想象成以肺部为攻击目标的普通感冒。冠状病毒并非新鲜事物,事实上,全球30%的上呼吸道感染都是由它们引起的。很可能在你生命中的某个时候,你那些令人讨厌但危险性很小的鼻塞、喉咙痛和干咳就是拜冠状病毒所赐。

新冠病毒和引起普通感冒的冠状病毒一样具有传染性。我们打喷嚏或咳嗽时,很容易通过极其细小的分泌物传播病毒,而我们连生病的症状都未察觉。不过,新冠病毒与其他冠状病毒不同的是它攻击肺部,而不是鼻子和咽喉。这就是为什么大多数确诊病人会发热,咳嗽,却没有感冒引起的流鼻涕和鼻塞。这也解释了它为何危及各国的卫生保健系统。新冠病毒是一种高传染性病毒,可能会让众多的人患上肺炎,以至于医院难以负荷。意大利正经历着这个威胁,猛增的病例数使其医疗机构不堪重负

然而,大多数新冠病毒患者并没有发展成重症。确诊病人中的百分之八十,以及可能更多的有轻微症状但没有检测的人,都在家中平安痊愈了。总的来说,这一病毒的死亡率是3%,高于流感,但比肆虐非洲的埃博拉病毒株的死亡率低好几倍。特别是儿童似乎免于严重的新冠病毒,这令人惊讶,因为依据对传染病的观察,疾病一般会呈典型的U型分布,也就是说最年幼和最年长的人口患病比率最高,现在的情况显然偏离了这一U型分布。

大多数抢购洗手液和面包的人都不需要治疗新冠病毒。但是在我们作出这些恐慌举动的时候,我们很可能忽视了那些有需要的人。

尽管新冠病毒的总体死亡率较低,但在年长且伴有慢性疾病的人群中,死亡风险却大大上升60岁以上老人的死亡率窜升至15%,80岁以上老人的死亡率更是高达22%。虽然绝大多数人口,包括儿童,可以在家中扛过冠状病毒感染,年老体弱者却面对死亡的高风险。长期照护机构和老年医学专家已意识到危险,发出警告,建议停止对养老院和护理院的社交性探访,以保护最弱势群体。

我们该问自己的不是为了准备迎接大灾难该囤什么货,而是如何支持那些真正可能被这迅速传播的疾病夺去生命的人。

爱我们的邻舍

在这动荡不安的时期,爱邻舍要求我们(1)减轻医疗系统的重负,好让医生照顾最严重的病患,(2)保护支持最易感染的人。

减轻保健负担的手段包括疾控中心和世卫组织倡导的那些“压平曲线”举措。由于新冠病毒传染性极高,我们无法彻底控制它。但是我们可以减缓它的传播,以免医院不堪承受,患者无医可就。这些举措中很多都是常识性的预防措施——用肥皂洗手20秒(可以唱两遍“祝你生日快乐”来计时),不要摸脸,感觉不舒服的时候待在家中,与打喷嚏的人保持距离,等等。在有确诊病例的社区,明智的办法是更严格地增加社会距离。丹尼尔·陈提供了一份出色的报告,指导人们如何逐步地、系统地实施。

此外,我们应该熟悉疾控中心给高风险易感人群的建议,保证我们周围的易感人群安全并得到照料。受新冠病毒威胁最大的人,通常也是需要别人帮助料理日常生活的人。疾控中心建议老年人和长期患病的人避免人群,密切接触和非急需的就诊,但是如果他们需要人协助做饭,处理伤口,或者每周几次透析,这些指导原则就变得复杂了。

在教会实施举措保护老年人远离疾病的同时,我们也应记得向弟兄姐妹们伸出援手,为他们提供支持,减少他们感染病毒的几率。如果安全措施切断了他们所珍惜的属灵操练,那么我们需要经常定期联络,借助电话或互联网提醒他们,在这些艰难的日子里基督爱他们。

终极的盼望

我们的盼望不在于囤得满满的货架和充足的消毒剂,而在于基督的救赎宝血,他舍去生命,好让疾病和瘟疫终有一天从地球上消失(启21:4)。伴随着在屏幕上滚动的新闻,和在我们胸膛里堆积的焦虑,让他对我们的爱,而非我们自己的惧怕,激励我们行动起来吧。

记得洗手。记得生病时居家。最重要的是,记得你做这一切不是出于恐慌,而是出于对邻舍的爱——教会里坐在第三排的八十岁长者、唱诗班里九十多岁的老人、坚持工作的器官移植接受者,因为基督先爱我们。


译:颂玫;校:JFX。原文刊载于福音联盟英文网站:Neighbor Love in the Era of COVID-19

Kathryn Butler(凯瑟琳·巴特勒)是哥伦比亚大学医学院的医学博士,也是一名外伤急重症中心的外科医生,最近她离开了临床实习,在家教育她的孩子。她曾经为“渴慕神”和《今日基督教》撰写文章,她也写了本关于透过基督信仰的视角看生命末期看护的书:《生死之间》(Between Life and Death),于2019年由十架路出版社(Crossway)发行。
标签
福音
见证
爱邻舍
新冠病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