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谈论文化战略之前,我们更需要基督徒勇气
2019-11-08
| Matt Chandler

从恐怖主义袭击到种族不公正,再到政治混乱,再到一个似乎失去其道德中心的、日益世俗的世界,我们发现自己陷入了一个独特而充满挑战的时代。 恐惧在我们的文化视野中肆虐——尤其是越来越多的恐惧来到了教堂的长椅上。如果花点时间与大多数基督徒交谈,或者去阅读基督教博客和社交媒体,你会很明显地发现,教会并非像它曾经那样稳定。 或者说,教会不在她曾经所在的位置上。

基督徒生活在当下的文化,我们每个人都会以这样或那样的方式回应文化。我们可能努力地思考,或者我们可以根据直觉或我们教会其他人的所作所为来做,但我们必定会做出回应。通常情况下,这种回应会有三种方式——转换文化、谴责文化或是消费文化。我是从安迪·克劳奇(Andy Crouch)的《创造文化》(Culture Making)一书中借鉴了这些概念的。

但是我认为每一种方式都是有问题的,并且缺失了一些最基本和符合圣经的东西:勇气。

“转换”文化

这种心态所强调的最重要的理念是:我们国家——美国——的文化应当反映圣经的原则和价值观。这一观点的支持者愿意竭尽全力实现这一目标,即使这意味着与腐败的政治家和政党结盟,或者做出他们认为较轻微的道德妥协。想想最近特别活跃的“基督教右翼”人士吧!

但是这种方式,特别是在教会没有很高文化地位的历史当下,会让很多人感到沮丧和痛苦。这世界已经是这副样子了。这种方式只会使“文化战争”永久化,这是一种直白的傲慢姿态,使教会对抗世界,而没有在现在的天国和未来的天国之间划出一条健康的界线。

我不是说“转换文化”没有一些好的方面。毕竟,你可以追溯到凯波尔(Abraham Kuyper) 和薛华(Francis Schaeffer)等了不起的神学家的工作。这种方式认识到基督徒应该参与所有文化的现实,通过寻求基督——所有的事物都是由他创造由他维持的——的力量改变文化。毕竟,基督不仅是教会的主,也是世界的主。

是的,基督徒被召唤去寻求周围人的利益,追求正义、爱好善、远离恶。但是当我们把世俗世界与天上的圣城混为一谈时,我们就陷入了困境。在基督再来之前,这个世界永远不会像它应该的那样。你不能用政治建立新的耶路撒冷,也不能用立法将人民拉进神的国度。

事实上,我认为基督徒为了“转变”文化而做出的妥协以及和不圣洁的联盟使人们更加怀疑和对教会的信息刚硬,而且我不怪他们。

“谴责”文化

这一想法就是将自己从世界中剔除,退回亚文化,远离主流文化,因为社会是有罪的,腐败的,与耶稣基督的福音相对立的。

教会一直有人以这一观念回应生活在这个世界所遭遇的挑战。你在修道院的崛起中看到它,你在重洗派运动的各个部分看到它,它肯定有一些令人钦佩和美丽的东西。上帝确实称他的子民为圣徒。圣经清楚地表明教会与世界其他地方的确应当截然不同。我们要成为盐——我们要“尝起来”不同。

我担心的是,我本身并不认为这个想法完全符合圣经。我们要成为“地上的盐”(马太福音5:13)。食物中放盐是为了保持它的味道,但不仅如此,盐也传播了它的味道。有的时候我们必须亲自上阵并且展示和分享基督的好消息 ——而且进入世界和建立关系对于完成这项工作至关重要。这意味着我们需要参与当地社区和“公共广场”。如果上帝呼召旧约中的人们在他们离开家乡前往巴比伦的时候去寻求巴比伦城市的福祉(耶利米书23),那么我们也应该寻求我们所在地区的福祉。

事实是,无论我们是在谈论食物、技术、音乐还是其他娱乐,上帝都会将这些东西作为礼物送给我们,只要我们不至于将这些被造物提高到超过造物主,而是把它们保持在正确的位置。我们可以对它们持怀疑态度,但我们不应该害怕它们。文化不是邪恶的根源,人的心才是(马可福音7:18-23),所以远离文化不会使罪恶结束。

“消费”文化

这个想法在很多方面都是最具吸引力,也是最广泛和最可怕的。这一想法就是跟随潮流,变得像文化。如果文化和历史基督教教义不吻合,那就让后者适应前者。毕竟,如果我们想在后基督教时代保持与文化的相关性,那么一些基督徒的东西将不得不舍弃,对吧?

在大多数情况下,采取这种方式的人出发点是好的,是出于好意——看到圣经大胆而明确的谈论我们经常忽视的社会问题,并接受信仰与文化之间的联系。正如位于曼哈顿的提摩太·凯勒在他的《21世纪教会成长学》(Center Church)一书中批评这一立场时所说:

这种模式认为基督教与周围文化基本是相容的。那些接受这种模式的人相信上帝在与基督教没有明显关系的文化运动中会做救赎工作。

但当我们开始过分关注文化而忽视福音,甚至只关注社会正义的时候就会出现问题。我们开始希望福音的含义超过我们想要的实际福音。采取“消费文化”方法的人在遵循圣经之前首先遵循文化,忽视和妥协信仰的重要方面。这些基督徒就会开始越来越像世界,越来越不像教会。

当一种文化的声音,而不是基督的话语,是教会的主宰,那么它就不再是基督的教会了。这只是一个人们拼命想要跟上时代精神的社交俱乐部。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这是关闭教会的最快方式。为什么有人会自讨麻烦去一个与其他任何东西都无法区分的教堂呢?!

基督徒勇气

这三种方式——转换文化,谴责文化和消费文化——各不相同,但我认为它们都有一些共同之处。我认为它们都有一部分是出于恐惧而产生的。那些处于“转换文化”阵营的人担心他们会失去他们的文化,如果他们没有做出继续文化战争所必需的妥协,那么教会就无法茁壮成长,甚至无法生存。那些处于“谴责文化”阵营的人担心文化会腐蚀他们和教会。那些处于“消费文化”阵营的人担心教会会变得不可接受,因此与那些沉浸在后基督教文化中的人无关。

鉴于我们在这个文化时刻倾向于恐惧,我相信我们不一定需要另一种新的策略来吸引文化,而是需要一种新的勇气。这就是基督徒在911后、后基督教、后现代,后世界所有人中最需要的东西。如果我们的心不在正确的位置——如果我们的希望不对准——我们试图做的任何事情都将是短暂的和误导的。

如果我们拥有神那样大、神赐予的勇气,那么我们将被释放成为神的子民,活出神的使命,以神的喜乐为标志。有了勇气,这个历史的季节不仅可以不被恐惧和惶恐地看待,更可以充满希望和机会。有了勇气,我们的观点就会转变,我们可以对自己的情况感到兴奋和鼓励,而不是被他们吓倒,激怒或瘫痪。

当我们有勇气建立在上帝不变的本性之上时,无论什么出现在我们面前,我们将拥有正确的直觉和动机来驾驭这个世界不断变化的本质。

【编注:本文摘自《放心:无信仰时代的基督徒勇气》( Take Heart: Christian Courage in the Age of Belief, Good Book Company,2018)。】


译:Shaylene Grace;校:JFX。原文刊载于福音联盟英文网站:Christian Courage before Cultural Strategy.

Matt Chandler(迈特·钱德勒)是位于德州达拉斯中村庄教会(The Village Church)的主要讲道牧师。也是Acts 29事工的主席。他著作等身,他和他的妻子罗恩还有三个孩子(奥黛丽、里德及诺亚)住在德州的高地村。
标签
文化
社会
基督徒世界观
后现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