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被忽视的宣教工场
2019-08-27
| Dean Inserra

我觉得自己像是一个叛徒。毕业离开神学院、开始进入教牧服事的时候,我选择了最容易走的路——回到在佛罗里达州北部的家乡牧会。而我认为我在神学院的邻居才算是真正的宣教士:他决定去加利福尼亚州北部植堂。我有一种“宣教使命上的不安感”,就像基督徒在计划春假旅行到某个度假胜地后却发觉朋友即将出外宣教。就服事和牧会而言,我受到了一切良好的教育和关乎福音迫切性的知识……却选择了成为一个”圣经地带”(Bible Belt,暨美国基督教文化占主流的南部地区——译注)的牧者?

我试着通过让邻居知道我多么敬佩他的勇气来让自己感觉好过一些。我说了好些含有贬低和嘲讽自己的笑话,然而,他很快就打断了我这种可怜的说话方式。 “我要去的地方,”他说:“人们都知道自己不是基督徒。我的起点很清晰:向不信的、世俗的、持某种人文精神的人传讲福音。但是你要去的地方,每个人都以为自己是基督徒。情况就像你必须先让人们感到自己是失丧的,他们才能明白自己需要救恩。”

这正是我需要听到的,他说得很对。

“挂名基督徒”的宣教工场

我的这位神学院邻居所形容的,正是我居住过的、最大的宣教工场。它被称为“文化基督教”或者“挂名的基督教”。当你问在这个文化下的人们是否是基督徒时,他们会迅速地回答说“是”。但如果你进一步问他们任何有关信仰的问题,你很快就会发现,你听到的不是属乎耶稣基督的福音。事实上,如果你问一个挂名基督徒为什么他是一个基督徒时,他给的答案可能和耶稣基督没什么关系。对这个文化下的许多人来说,如何和上帝保持良好关系,是和传统、人生大事及其庆祝仪式,或者一般道德体系有关。耶稣只是恰巧成为他们一个很好的吉祥物罢了。

这种文化需要引起我们的关注,因为它并不是美国南方独有的。人口普查、民意测验或调查(我认为这些方法都不管用),都不可能告诉我们全美国最主要的宗教信仰究竟是什么。现今美国最主流的宗教信仰其实是一种宽泛的神论,这种宗教信仰是将圣经概念与对人类本性良善的盼望混合在一起,同时又相信人类可以保持个人在决策和生活方式上的自主权。在这个宗教里,善良的人死后会去“更好的地方” ,这资格不需依靠耶稣基督的死亡和复活。而且持这种信念的人,依旧被归类为“基督徒”。

成千上万的人因此在福音工作中被忽略了,只因为他们早已坐在教会长椅之上,但其实他们的生命没丝毫得救的迹象。先不要下结论说这种情况是教会在传福音时沟通不足所造成的——无论是因为害怕说出真话,还是人们普遍误解了圣经内容,福音的需要还是在那里,而且是紧急的。很多人轻易地得出这一结论:文化基督徒需要更加认真地对待信仰,因此他们的问题,可以被看为是加强门训的问题。  

但我不相信事情就这么简单。

传福音在门训之先

我相信文化基督徒在接受“加强版”门训之前,先要听到福音,因为是他们可能根本还没有重生得救。在我的新书《未曾得救的基督徒:对文化基督徒传福音》(The Unsaved Christian: Reaching Cultural Christianity with the Gospel)中,我希望能帮助教会识别和牧养挂名基督徒,因为我相信他们为数众多,并且经常被误认作软弱或不成熟的基督徒。正当人们对救赎有着种种误解时,耶稣在沙上划了一条线,并宣称自己才是通往上帝的唯一途径。如果一个人对“为什么你是一个基督徒?”的答案,是凭借耶稣基督福音以外的东西,这个人很有可能根本就不认识耶稣基督。宗教成就和教会归属感都不能让人得救。 

在马太福音7:21-23中,耶稣对一世纪的文化性基督徒这样说:

凡称呼我主阿、主阿的人,不能都进天国。惟独遵行我天父旨意的人,才能进去。当那日必有许多人对我说, “主阿、主阿,我们不是奉你的名传道、奉你的名赶鬼、奉你的名行许多异能么?” 我就明明的告诉他们说,我从来不认识你们,你们这些作恶的人,离开我去吧。” 

这些人最需要的,不是信仰上的成长,他们需要的,是因信靠耶稣基督而得救。

环顾现今的社区文化,人们把信心系在宗教传统,良好道德或教派仪式上(例如幼儿时就邀请耶稣进入心中或是进行认信)。这些人可能很熟悉教会,精通圣经术语,并且在被问及个人信仰时动机良好。然而,我担心如果他们今天站在耶稣面前,这位主会宣称:“我从来不认识你。离开我去吧。”

如果我们的使命是向万民传讲福音,就必须确保也把这福音传给已经坐在教会长凳上的那一群人。未得救的“基督徒”需要耶穌。我们必须了解他们所信的,并了解挂名信仰会出现的各个生活层面和文化领域。我们还必须意识到,接触他们时,就和接触其他极需要福音的无神论者、不可知论者或世俗主义者一样,必然会遇到障碍。

唯一改正的方法

我对这个使命充满热忱,是因为我正是从文化基督教中被拯救出来的。在我未闻福音以先,已经谢饭祈祷,每个星期天,都会去我最喜欢的宗派聚会,并且可以告诉你,耶稣出生在伯利恒。我知道许多圣经故事,但从来没有人告诉我,我是一个需要基督饶恕并与神和好的罪人。当我终于听到福音时,我无法理解我如何能一生置身教会里,却从未听闻过这真理。我是一个未曾得救的“基督徒” ,而且从不自知。 

要把好消息带给我们社区中未得救的“基督徒”, 必须先了解这一问题的迫切性、他们的信仰与圣经真理之间的差异,以及如何能积极介入。我写这书为给教会的布道者们作为工具,因为我希望看到像我这样的人,能因信靠而从文化基督徒转化为真正的基督徒。在任何情况下,福音都是唯一改正的方法。那么,就由此起,让我们一起深入地把福音带给那些自认为没有了它,也没大问题的人。


译:Casper;校对:JFX。原文刊载于福音联盟英文网站:The Most Overlooked Mission Field in America

Dean Inserra(迪恩·因塞拉)是佛罗里达州塔拉哈西(Tallahassee, Florida)城市教会(City Church)的主任牧师。 
标签
福音
宣教
传福音
事工
挂名的基督徒
失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