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怎样爱一位体重超标的基督徒
2021-09-04
—— Lindsey Carlson

想象一下,你在教堂里遇到了某人,仅仅看到了她的外表你就认为她陷入了某种饮食上的犯罪,你会这样做吗? 

虽然听起来很荒谬,但对于体重超标的基督徒来说,这并不是一个罕见的经历。

我25岁的时候,教会里一位受人尊敬的老太太邀请我和她一起参加一个基督徒减肥计划。她承诺这一种“符合圣经”的减肥方法(然而并不符合圣经)会帮助我把罪交给主,并减去多余的体重。她认为彼此督责对我们两个人都有好处。难道我不愿意加入她吗?

我被戳到了。但是,不,谢谢你,我不愿意。

她的这种邀请非常自以为是。为什么她认为我陷入了与食物有关的罪?当然,我知道答案。我体重超标。我和她都不像教会里的许多其他姊妹那样健康苗条,而她错误地认为我们的问题都是罪的结果。

在我生命中的某个时刻,我的体重超过了我的理想体重。那时的我是一个产后的妇女、一位忙碌牧师的妻子,有着一个迟钝的甲状腺,但是我并没有生活在持续的、不悔改的贪食或懒惰中。在那个季节,我需要的是一杯咖啡、一双倾听的耳朵,以及一个理解我正在面对和没有面对挣扎的朋友。

很多时候,我们非但没有帮助超重的基督徒,反而无意中伤害了他们,造成了内疚和羞耻。我们可以做得更好。

肥胖症的真相

在最近赫芬顿邮报(Huffington Post)的文章《你所知道关于肥胖的一切都错了》("Everything You Know About Obesity Is Wrong")中,迈克尔·霍布斯(Michael Hobbes)报道:

大约从40年前开始,美国人开始变得更“大”。根据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CDC)的数据,现在有近80%的成年人和约三分之一的儿童符合超重或肥胖的临床定义。患有“极端肥胖症”的美国人比患有乳腺癌、帕金森病、阿尔茨海默病和艾滋病的人加起来还要多。

霍布斯指出,医疗系统未能为病人提供一系列的资源、支持和同理心。医生没有考虑情感、身体和社会经济方面的因素,而是简单地指责胖子太胖了。社会的认知是把肥胖当作个人的失败:只要停止吃奇多饼干和散步就可以了。但是,居高临下和这种粗略的建议没有提供什么实际的帮助,也很少能带来持久的改变。

在教会内部,我们可以把这种冷酷无情的态度再向前推进一步——假设某人越是超重,他或她就越是有罪。多余的体重成为一种“红字”,把某些圣徒标记为偶像崇拜者、贪食者和迟钝者。

作为一个一生都在与体重作斗争的基督徒,我的主要目标应该是圣洁,而不是减少体重。虽然追求一个健康的身体作为管理的手段是我在圣洁方面进步的一部分——我必须每天都要操练——但我的体重并不是衡量我在敬虔方面成长的标尺。

作为一个被好心的基督徒伤害过的人,他们根本不知道如何帮助,我同意霍布斯的结论,即往往“最大的问题是我们对胖子的(负面)态度。”

在教会中,当涉及到牧养我们中间越来越多的超重圣徒和患者时,我担心我们往往并不比医疗系统更谨慎或更有同情心。

爱护超重的基督徒

作为一个超重的基督徒,以下是我希望看到教会成员、平信徒领袖和牧师与超重或肥胖的人接触的一些有用方法。

  1. 看到我,而不是仅仅看到罪。我的超重可能与内住的、未悔改的罪有关,也可能与之无关。不要假设。
  2. 问问自己,你是否是合适的帮助对象。体重是一个敏感的话题。你能看到我的赘肉并不意味着你已经被邀请去谈论一个问题。考虑你与我的关系,以及你在我的门训或督责中蒙召扮演的角色。
  3. 倾听和学习。避免用属灵的答案来“解决”身体的问题,或用身体的答案来解决属灵问题的试探。首先倾听,为自己有分辨力祷告,然后询问你能如何帮助。
  4. 不要羞辱我。要鼓励我。如果我正在与习惯性犯罪作斗争,羞辱我并不是最好的帮助方式。(是的,我知道我的身体是神的殿,但不假思索地抛出圣经经文是很伤人的。)提醒我注意福音,我的价值并不是基于我的外表。“我们又劝弟兄们,要警戒不守规矩的人,勉励灰心的人,扶助软弱的人,也要向众人忍耐。”(帖前5:14)
  5. 认识和理解重担。要理解涉及食物的罪在对人的试探上是复杂的,与毒品或其他成瘾不同。我们都必须继续每天进食。每次我进入教堂时,欢迎台附近的桌子的食物既是营养,又是试探。请向我彰显恩典、理解和怜悯,安慰我的苦难(林后1:4)。
  6. 帮助我不要跌倒。根据设计,食物将永远是教会的一部分。主餐、爱宴和庆祝都是我们一起生活的一部分。然而,并非所有的教会活动都需要成为过度放纵的机会。在考虑哪些事工活动需要食物时要敏感,并在不需要食物的活动中消除食物的干扰。并非每次查经班都需要果汁和饼干。考虑为那些试图在聚餐活动中自我控制的人提供美味的健康选择。如果你知道我想戒掉某些东西,不要告诉我“没关系”或允许我放纵,从而把我引向犯罪。“有人因食物叫人跌倒,就是他的罪了。”(罗马书14:20)通过鼓励我的自制力来保护我。
  7. 要有耐心。不要指望我一生的挣扎会因为一次谈话或几次谈话就立即得到解决。我可能会在未来的几年里与我肉体的这一部分搏斗。帮助我的关键是鼓励我继续参与争取圣洁的斗争,不要放弃。在我跌倒的时候指出神的饶恕,在我站起来对抗诱惑的时候鼓励我。

要明确的是,这不是要求你忽略罪。这不是以牺牲圣洁为代价来争取“身体的接受”。这只是恳求看到人,而不是他们的裤子尺寸。在我们的社区和教会里,肥胖的“危机”正在增长。让我们做好准备,以反文化的同情心和怜悯心来回应。


译:DeepL;校:JFX。原文刊载于福音联盟英文网站:7 Ways to Love Christians Who Are Overweight.

Lindsey Carlson(林希·卡尔松)是一位牧师的妻子,育有五位子女。他们所在的教会是巴尔的摩的英普林特社区教会(Imprint Community Church)。
标签
门训
爱心
肥胖
督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