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思疫情下的主餐
2020-04-23
| Jonathan Griffiths

自从疫情爆发以来,我们众教会几乎都不得不“虚拟”地举行所有聚会。停下来想一想我们不能实体聚会的神学回应,这是很有帮助的。而这一点对主餐来说尤为重要。毫无疑问,尽管有空间的阻隔,借助视频,我们还是可以做很多事情,而且也颇有果效。

宣讲神的话语,给我们带来很多益处。当然,神的话最自然的宣讲场所应当是在神百姓的聚集中(正如我在《新约中的讲道》一书中所论证的一样)。但是,如果我们因此说神那活泼、常存、赐生命的圣道(来4:12,彼前1:23),那决不徒然返回的话语(赛55:11),一旦通过网络在不能聚会的情况下宣讲就会大打折扣,那是非常可笑的观点。

神的百姓可以在家里,在屏幕另一头摄像机前的带领者们的帮助下,共同唱出对神的颂赞。鼓励教会大家庭的话语可以借着短信、电子邮件或者视频会议得以传递。代祷请求可以发布在网上,每个人都可以在自己家里祷告。这些事情都可以在分散的时候,由基督徒自己去完成。

但这些都不会被看做是正常的教会“敬拜”,当然也不是一个真正的“聚会”(这怎么能算呢?我们都聚不到一起)。但是我们可以为之感恩的是,网络技术的发展允许我们很多的牧养得以继续,虽然是以妥协的、不理想的形式进行。

底线在哪里?

那么,借助技术手段进行教会牧养有没有底线呢?如果有的话,底线在哪里呢?换句话说,有哪些事是我们不能聚集的时候不该做的?不同的教会会划不同的底线,我也相信我们在这个问题上有一些的自由。但是,似乎有强烈的证据表明有一件事是受到限制、教会不应当“虚拟”进行的:主餐。

有很多因素都在告诉我们,这种情况下的主餐是不可行的,或许根本不应该尝试用虚拟的方式进行。

第一,主餐的实体性

这是一个很基本的事实,后面要讨论的都基于这一点,而且这一点非常明显。讲道的话语、赞美的音乐,以及其他人的影像,这些都可以有效地通过网络传播。但是主餐需要参与者刻意、庄重地参与一个共同的、实体的聚集。主餐的本质是参与一个宴席,即便是一个象征性的宴席。主餐是关乎吃喝的。

共享的虚拟体验到这里就无法进行下去了。宴席的实体性质使之无法在虚拟空间实现。保罗强调说在主餐中“我们都是分受这一个饼”(林前10:17)。是的,我们的确可以在家里自己准备好饼和葡萄汁/酒(根据你的教会文化决定),但是物理上的分隔消弱了(或者说毁灭了)共享的实质和实体的体验。

第二,主餐的群体性

很显然,这一点和前一点是密切相关的。当保罗描述主餐的时候,他称我们祝福杯和掰开饼是在“同领”基督的身体和基督的血(10:16)。这一共同参与的宴席强有力地表达了基督身体的合一性:“我们虽多,仍是一个饼,一个身体,因为我们都是分受这一个饼。”(10:17)正因为主餐有如此重要的神学意义和彼此相交的实质,保罗对教会大家庭中居然有人以不尊重他人的方式参与主餐感到愤怒:“你们聚会的时候,算不得吃主的晚餐;因为吃的时候,各人先吃自己的饭……”(11:20-21)

对保罗来说,我们在这共同的圣礼中作为基督的身体做出面对彼此的行为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事实上,神的百姓聚到一起恰恰是实践主餐的核心。如果“一起”没有那么大的意义,如果主餐只是关乎吃喝,那么当然大家就可以各自在家享用。但是保罗很清楚地说,如果想要吃喝,你可以在自己家里吃好喝好再来(11:22, 34),而主餐仅仅应当在教会聚集时举行。

第三,主餐的严肃性和重要性

在哪里和用什么方式举行主餐是非常非常重要的,因为主餐的意义在于我们做什么:“同领”基督的身体和基督的血(10:16),借此我们在“纪念”基督为我们死(11:24-25),并且我们在“表明主的死,直等到他来”(11:26)。因此,很有可能,当我们错误地举行主餐,我们“就是吃喝自己的罪”(11:29)。这是非常严肃的事情,我们需要带着尊崇和敬畏的心去举行主餐。

在我们正面对的危机以外,也常常有人建议在教会常规聚会之外以非正式的方式举行主餐,例如在青少年营会的篝火旁边、在基督徒家中一起吃饭的时候,或者在教会的周间小组里。保罗说得很清楚,即便是教会的共同聚集也会因为我们没有认真地保护圣礼的秩序而陷入混乱,所以他急切地呼吁教会“凡事都要规规矩矩地按着次序行。”(14:40)这样的一个呼吁对主餐的举行来说更是必要的。

当然,没有一个方法可以完美地保证主餐的秩序,但是一个基本的护卫主餐的方式,是确保主餐仅在长老们的带领下、且在教会的共同聚集中举行。

第四,主餐和教会纪律

与第三点紧密连结的,是主餐与教会纪律的关系。保罗发出警告:错误地参与主餐可能会为自己招致审判(11:29)。负责任的教会领袖应该保护自己的羊群远离此害,而这样做的方式之一就是禁止受到教会纪律惩戒的成员领受主餐。

事实上,在大多数教会纪律的模式中,不允许领主餐是教会纪律发生效用的一个基本机制。那些受到纪律惩戒的人们一般可以参加教会的主日聚会,这样才有机会听到神话语的宣讲,但是他们不能领主餐。现在,如果主餐不需要实体聚集,那么长老们怎样使用这种方式来牧养和保护整个教会呢?如何能确保那受到惩戒的人得到合宜的劝诫呢?

这些重要的元素都是教牧领袖们考虑“网上主餐”时不得不面对并值得考量的。把这些要素放在一起,我们不难得出这样的结论:我们应当尽力使用一切可能的手段“远程”宣讲神的话语,但同时为现今的景况忧伤,用祷告的心祈求这样的日子快快过去,我们就可以重聚在主餐桌前。


译:JFX;校:之是。原文刊载于加拿大福音联盟网站:Lockdown And the Lord’s Supper

Jonathan Griffiths(约拿单·葛瑞芬)是加拿大安大略省渥太华城市圣经教会(Metropolitan Bible Church)的主任牧师。他曾经在剑桥大学和牛津大学学习神学,著有多本书籍。
标签
圣礼
主餐
网络
聚会
新冠病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