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本见证纳粹德国的书
至今仍在对我们作见证
2020-05-20
| Kelly Keller

编注:就像C. S.路易斯(C. S. Lewis)所建议的那样,我们要帮助我们的读者“让这几个世纪以来干净的海风吹过我们的心”(出自On the Incarnation: Saint Athanasius with an introduction——译注)。也正如他所指出的那样,“只有通过阅读经典”才能达到这样的效果。我们接下来要审视一些可能被遗忘、但是依然和现今的教会相关,并且能帮助今日基督徒的经典著作


1936年奥林匹克运动会即将在柏林举行,因此1935年夏天,事前规划和建设工作在当地正开展得如火如荼。这次比赛后来被称为“希特勒的奥运会”,它们也确实是纳粹领导人的宣传机会。希特勒的同伙们把这次比赛看作是能证明国力和亚利安人种优越性的大好机会。

一年之后,世界将看到一个名为路易•赞贝里尼的超凡短跑运动员在赛道上竞逐奖牌(赞贝里尼后来成为一个战争英雄,并在畅销书《坚不可摧》中诉说他的故事)。更令人感到辛酸的,是一位名叫杰西·欧文斯的运动员,他是一位来自俄亥俄州克利夫兰的黑人男子和奴隶的孙子,他将在阿道夫·希特勒和他的白人优越主义主义盟友见证下,赢得四项金牌。

在德国北部,一个远离嚣嚷的奥运会和正在进行着意识形态斗争的地方,一场不同的争战正在进行。从1935至1937年间,25名年轻男子,在他们的负责人兼老师迪特里希•朋霍费尔(又译潘霍华)领导下,在波罗的海岸边的社区一起生活。朋霍费尔认为战胜纳粹政权的关键在属灵的层面,所以他选择在前线作战——在一个称为“认信教会”(Confessing Church)的地下运动中装备年轻人去事奉。朋霍费尔的神学院,即使在“盖世太保”(秘密警察)的监视威胁下,仍安全地运作了两年,直到1937年秋季被关闭。 

在这段时间里,学员研究神的话语、祷告基础,还有信仰告白。他们每天一起生活,这让他们有机会研究有关基督教共同体的神学,这一神学的相关内容后来被朋霍费尔记录在一本名为 Gemeinsames Leben的小书中,中文译本题为《团契生活》

今日教会的共同生活

今天美国的教会文化,无论有多好,也都是破碎的。我们提供无数世界各地教会的讲道视频和电视转播,当我们因疾病、家庭需求或其他偶尔发生的难题无法参加恒常聚会时,这些资源特别能为我们提供帮助。我们往往依赖它们,成为不用接触教会这大家庭中其他成员的借口。

在这躲在电脑或手机屏幕背后并导致社群关系薄弱的年代,《团契生活》让我们想起教会中,真实团契的甜蜜。因疾病、地理因素、甚至严酷的政治打压而被迫脱离具体信徒团契生活的人们,不会将真正的基督教社区,视为一份理所当然的礼物。

有什么可以替代问候时紧握的手,或者在祈祷时拥抱肩膀的手臂?我们可以在鼓励、责备或教导中,彼此对说神的话语。那些拥有这种优势(就近的信徒团契)的人应该好好地利用它。正如朋霍费尔写道:

怀着对末后事情的欣切期待,基督徒荣幸地能在基督的死亡和末日来临之间,与其他基督徒有实在的相交。因着神的恩典和允许,一众信徒能在这个世上明显地聚集……其他基督徒肢体的存在,对信徒来说,是无与伦比的喜悦和力量的泉源。

作为个体和身子的生活

朋霍费尔接着教导我们,可以帮助"身体"的实际方法。这种视教会为一个整全"团体"的取向,对当今典型的美国基督徒来说,可能非常陌生。他们有无数的教会——无论是真实的,还是网上的——可供选择。基督徒往往怀着消费者心态,到处寻找合适的地方去逗留一个季节。“教会成员”这个词语,对许多人来说是陌生的,他们宁愿停留在“定期参加聚会者”的定义内。当环境变得不太舒服时,他们可以简单地转移到下一个选项。

相比之下,《团契生活》教导我们了解基督徒在教会的角色,就是成为积极参与者—— 在最充分意义上,成为忠诚的成员。在日常生活中、在祷告中,以及以圣经教导其他社区成员的事奉上,基督徒活出基督期望教会所要做到的。正如保罗教导我们,每个会众都成为教会一部分:“若一个肢体受苦,所有的肢体就一同受苦;若一个肢体得荣耀,所有的肢体就一同快乐”(林前 12:26)。

《团契生活》不仅鼓励我们追求积极的基督徒团契,而且还指导如何作出贡献,令团契运作健全。它鼓励我们透过彼此倾听、互相宽恕、温柔相待、乐于助人,以及彼此传扬主道,互相建立对方。102页中说:

软弱的要提防骄傲,刚强的要提防冷漠。任何人都不能坚持自己的权利。如果强者跌倒,弱者必须保守自己的心,不暗自为他的沦落而幸灾乐祸。如果弱者跌倒,强者必须以最大的善意,扶助他站起来。要以耐心彼此相待。

纳粹政权在欧洲蔓延暴露了人性中最黑暗恶劣的倾向,朋霍费尔尝图捍卫基督教社区共同生活的标准。这些理想的确与纳粹主义对世界的看法相悖,但它也同时教会我们一些东西,就是如果我们追求"团契生活"的真义,就会多为他人着想,即使令自己感到不便。我们会很好地彼此聆听和服侍。在这一切事情中,我们将会为我们被召进入的这个群体非常地感恩。


译:Casper;校:JFX。原文刊载与福音联盟英文网站:A Book That Witnessed to Nazi Germany (and Still Witnesses to Us)

Kelly Keller(凯利·凯勒)是五名孩子的母亲,实行“在家教育”,大卫的妻子,也是北卡罗来纳州夏洛特的奥赫斯特浸信会(Oakhurst Baptist Church)成员。
标签
书评
团契
教会成员
基督徒经典著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