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据挖掘的世界里没有隐私
2019-01-09
| Jason Thacker

我们身在一个数据驱动的世界:从我们的消费习惯、网上阅读以至我们的政治立场,我们不少的数据不断被收集,而且我们还是最近才了解这么一回事的。我们知道剑桥分析(Cambridge Analytica)近来如何利用脸书(Facebook)的数据去影响2016年总统选举的结果;我们也看到加州的执法部门如何使用从家族数据库中的DNA样本去破解已经三十年的金州杀手悬案

数天前,我和好友在电话上聊起一间餐厅,就在他挂上电话的那一刻,他的Instagram上就出现了该餐厅的广告。这显然是有点让人毛骨悚然,无论我们的电话是否被偷听了,这些电子工具的确可以在我们不知情的情况下收集大量数据。

我们也知道数据世界也带来不少好处,位智(Waze)让我们用最快的路线到达目的地,网飞(Netflix)替我们搜寻一部最好而我们又未曾听过的电视剧。但是,享受数据挖掘的好处同时也伴随着危机。

隐私权是一个谎言

所有创造物的主权都属于我们的神,没有任何东西可以逃避衪的眼睛,衪知道我们头上有多少根头发(太10:30),也知道我们脑海中浮现过什么思想。我们无法向衪隐藏什么,我们也不应该向衪隐藏什么。我们渴望完全被了解和完全被爱;完全被了解但不被爱是最可怕的事,而完全被爱但却不被了解是不存在的事。

在这个对数据和隐私极其重视的世界更是如此。在很多时候,很多公司和营销专家了解我们的一切,但它们并不爱我们。因为即使这些公司承诺为我们的福址着想或改善我们的生活,它们更在乎的是利润,所以它们往往在试探我们的底线。

基督徒必须知道,我们所想所做的都无法逃过上帝的眼睛。但即使这样,衪依然爱我们。神知道我们的一切,但不会试探我们的底线,衪是因为爱我们而去认识我们,而且衪透过圣子和衪的工作去向我们显现。你们无法向衪隐藏什么,但衪也是为你的好处。

你就是那个产品

从推特和脸书至我们的数码助手及音乐播放服务,我们看到这些低价的工具如何改善我们的生活和世界。但是,这些免费或便宜之极的服务是有代价的,我们付出的是我们自己,我们就是他们的产品。

你有否曾经停下来了解一下那些那些条款和声明吗?我是说那些很快扫下去的那些条款啊。除非你有一个法律学学位,你很大可能不理解当中的内容。我通常很快扫至最低,然后按“赞成”按钮,让我尽快享用新的设备或服务。不过,去年其中一个最大的新闻就是我们愿意为了这些服务把我们的隐私权放弃。

我们的数据在任何时间都被收集,我们的上网记录、点赞、点击,甚至我们看某些内容所花的时间都因不同的目的而被搜集。在人们谈论关于2016年总统大选的脸书数据事件时,推特一位用户指出谷歌对每人收集了5 GB的数据,用以整理你在搜寻资料时看到的在线广告。这可能只是我们数据使用情况的冰山一角。

从那失败了的#DeleteFacebook(删除脸书)运动到立法者推行针对对科技巨子的私隐条例,我们对私隐问题的反应都是被动而非主动的。作为基督徒,我们应该对这些问题有智慧地主动响应。

智慧的呼喊

箴言1:20写道:“智慧在街市上呼喊,在宽阔处发声”,信徒一定要对数据挖掘和其他数码问题有所认识。

首先,我们要记住我们住在这个堕落的世界,承诺和协议是会被打破的,世界上没有任何公司能够完全保护你的数据,你在在线所做的事情会暴露你的行踪,因为完全的隐私权是一个谎言。你的数据不可能完全安全,因为一次数据泄漏或黑客入侵就会使数据曝光了。我们要假设所有东西都是公开的,我们做所有事情都要做到无可指责,包括我们在线的行为。

第二,我们要留意我们如何可能误用科技。科技是神给我们的工具,为衪的荣耀和造福社会而运用,但我们很多时候是被科技所控制,而非我们去控制科技。很多时候我们是被动地拥抱新的潮流或应用,我们没有理会这些新科技如何使我们远离神。很多时候我们不是寻求他人的好处,我们更想的是在这个充满算法的世界去寻求自己的益处,而这些科技是由我们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提供的数据所驱动的。

作为基督徒,我们是要为我们所有思想、行为和点击负责。没有东西神是不知道的,任何地方都有神的同在。但在这个越来越链接的世界和充满数据的地方,似乎没有任何东西能够向我们周遭的人隐藏。我们一定要作我们私隐的好管家,不是因为我们有东西要去隐藏,而是因为我们不知道何人有我们的数据,我们也不知道那些数据会如何被使用,故此我们需要谨慎。

为了互相守望的缘故,也为了教会群体,我们应该邀请其他人进入我们的生命,但把我们那些深入的个人资料交给那些公司和营销专家,又是不是一个有智慧的做法呢?


译:何坤阅;校:JFX。原文刊载于福音联盟英文网站:The Lie of Privacy in a World of Data Mining

Jason Thacker(杰森.萨克尔)是美南浸信会伦理与宗教自由委员会(The Ethics and Religious Liberty Commission)的创意总监,毕业于田纳西大学和浸信会南方神学院。他正在写作一本关于人工智能和人的尊严的书,将在Zondervan出版。
标签
文化
基督徒世界观
时事
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