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伦敦给分裂的美国教会上了一课
2021-10-11
—— Joey Tomassoni

特图良(Tertullian,公元155-220年)在他的《护教辞》(Apologeticus)中论及观察基督徒的世界如何意识到早期基督徒的合一和世界的分裂文化之间有着鲜明对比: 

不信的人说:“你看,基督徒居然彼此相爱,”因为不信的人彼此憎恨:“(基督徒)居然准备好为弟兄而死,”因为不信的人更愿意割断对方的喉咙。……但我们基督徒把自己看成是一个身体,好像一个灵一样团结,因此也被爱连结在一起。

在新冠疫情期间,宣称基督是主并坚持圣经无误和基督教正统神学的教会之间产生了裂痕,而且变得越来越明显。从讲台到教会门口,再到社交媒体平台,教会不但没有更加合一,反而出现了激烈的对立——基督徒进入了在种族、政治、口罩等问题上公开相互抨击的批评和论断模式。

教会的敌人正在精准地执行它的打击计划。

在美国教会中,突出次要的神学特征已经成为我们最近的做法,因为我们对福音、圣经和正统神学的共同之爱正逐渐消失在我们的文化中。特图良可能会为我们的时代写下这句话:“看看基督徒,他们正在遵循一个毫无安全感的、分裂的、来自世界的模式,他们在彼此相杀!”

在我们这个不断分裂的教会处境中,我们如何才能回到特图良所说的第二世纪的合一?

在欧洲发现的合一

5月下旬,我有机会在伦敦参加欧洲“城市引力”大会(City to City Europe's conference),因为它启动了伦敦植堂项目。这是一个跨宗派、跨种族和文化多元的合作,由独立教会、浸信会、圣公会和灵恩派传统的教会彼此合作,向整个城市传讲福音。我在会议上所看到的事情是令人耳目一新的,令我感到力上加力。

让我印象深刻的不是伦敦植堂项目的愿景,尽管它很鼓舞人心;也不是会议内容,尽管将欧洲和其他大陆的教会和领袖连结起来是一项相当大的壮举;甚至也不是他们对耶稣基督的福音和圣经正统信仰的共同热爱,尽管这些都很明显和清晰。会议最引人注目和最具挑战性的是体现了特图良在他那个时代的基督徒身上观察到的东西:合一。

“叫他们合而为一”

我在伦敦的弟兄姊妹身上体验到的是耶稣在约翰福音17:11中祭司式的祷告:“叫他们合而为一。”我感到这节经文被落到了实处。

他们的合一有一种光芒,与困扰美国教会的分裂性言论形成鲜明对比。他们彼此相爱,互相尊重,并相信彼此的优点。从分发的资料与网站上的用词,到每个演讲者精心设计的话语,他们的合一在闪闪发光。

我在台上和座位上的团队互动中最清楚地观察到这一点。作为一个外来者,我受到了伦敦植堂项目的欢迎,与其他北美教会领袖建立了联系,并受邀前往伦敦一个新的教会植堂团队参加午餐。

每位讲员都在发言时都给予他人荣誉和尊重。没有一丝嘲讽或怀疑的态度。他们的语气是谦逊和温和的,即使是在领袖们大胆地谈论他们的福音复兴愿景时。他们彼此打趣,分享争战的伤痕和在分歧中彼此忍耐的故事。

在强调合一——他们对福音的深爱和对圣经正统信仰的忠心——的同时,他们也坦诚了他们各自的次要神学特征。他们设法既不抬高这些差异,也不降低其重要性。他们在基要信仰上是一致的,在重要议题有各自的自由,尽管有分歧,但彼此相爱。没有对充斥着世界的政治或文化议题发出哀叹或争论,没有对口罩、疫苗或谁更“清醒”的消极攻击性评论。

是什么让这群不拘一格的教会能够以如此深刻的方式走到一起?当然,像提摩太·凯勒这样的全球领袖或像“城市引力”(City to City)这样的机构都很好,也许欧洲的后基督教时代挑战使福音合作比美国更迫切——欧洲人在推特上的辩论也不那么有趣。或者,也许欧洲人只是更加和蔼可亲,心地善良而已。 

但实际上,这种合一的背后是更深层次的东西。

建立在福音中的合一

耶稣并不只是为我们的合一祷告,然后期望我们创造一种粘合剂。祂把祂的代求扎根于祂与父的关系这一超然的粘合剂。“叫他们合而为一像我们一样……使他们都合而为一。正如你父在我里面,我在你里面,使他们也在我们里面。”(约翰福音17:11, 21)。基督徒合一的所有能力都来自于我们与基督的联合,而与基督的联合又植根于父与子的永恒联合。

显然,将我们的欧洲弟兄姊妹聚集在一起共同植堂的福音就在他们的血液中。这就是欧洲“城市引力”和伦敦植堂项目的最深刻之处。不是他们为福音做了什么,而是福音在他们身上做了什么。

当耶稣基督深沉的爱和宽恕渗透到我们的生活中时,彻底的合一就成为可能。

用特图良的话说,我们对自己“被爱纳入”的程度,就是我们决心与我们在基督里的弟兄姐妹深层合一的程度。我们在基督里所拥有的宇宙性的、永恒的、完美的结合中越有安全感,我们在上帝的不同家庭中当下的合一就越有安全感。

我们与我们的兄弟姐妹越合一,我们福音复兴的愿景就越能成为世界的现实。这就是耶稣为之祷告的应许:“叫他们合而为一像我们一样,”这样,世界就会相信。

伦敦植堂项目将福音传遍伦敦的愿景正在通过福音实现。福音在这些基督徒中促进的合一将转化为整个城市被恩典所触动。如果这能在伦敦的教会中发生,它就能在全世界的城市中发生。愿欧洲正在萌芽的合一成为我们所有人的鼓励和挑战。


译:DeepL;校:JFX。原文刊载于福音联盟英文网站:Lessons from London for a Divided American Church.

Joey Tomassoni(乔伊·托马索尼)是马里兰安纳波利斯市中城希望教会(Downtown Hope Church)的牧师,也是一位画家。他目前正在牛津大学攻读神学硕士学位。
标签
合一
植堂
城市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