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如何使用《新城要理问答》这一教导工具
2019-01-31
| T.J. Tims

也许世界里的某一处有个神学绿洲,在那里健全的基督教世界观是整个社会的普遍观点。但我不晓得这样一个神学绿洲会在哪里。我在纳什维尔牧会,纳什维尔是很多人眼中“圣经地带”(美国基督徒占多数、福音派文化占主导地位的地区——译注)上的钻石,但仍然不是我想要的“神学绿洲”。

我们比以往任何时候更需要低速进入基督教神学的匝道,允许人们在没有压力或恐惧的空间里依据福音重新思想他们的世界观。 如果我们的教会和家中不给我们这样的机会,那会在哪里发生?这种认知促使我们开始在纳什维尔以马内利教会使用《新城要理问答》

那我说“低速”,完全并不是在说《新城要理问答》是肤浅的。例如要理问答中的第三问涉及到上帝的三个位格——那完全是神学的水深之处!我所强调的是有秩序、并不匆忙地思想神学的重要性。

神学是一个互联互通的世界。例如,我们所相信有关上帝三位一体影响了我们今天对多样性的看法。[1]因此,一个好的教义问答不仅会告知我们世界观结构中未完成的空间,而是通过有秩序并不紧促的方式从一个房间走到另一间,[2]将每个房间开向另一个房间,让我们体验整合。

我相信我们今天在两个重要方面需要《新城要理问答》:家庭和教会。

在家庭中讲述

我有责任给予我的孩子自己没能得到的东西:与文化相关[3]、从神话语形成的世界观。 我为他们提供的任何框架都需要能够承受他们离开家后所经历的冲击。圣经地带基督教所描述的被贬低的“耶稣”永远无法让我们的孩子上完大一新生哲学课程后仍有完整的信仰。这就是我和妻子去年开始向我们的孩子教授《新城要理问答》的原因。

我们有三个五岁以下的孩子。何况,我博士研究员与副牧师的双重角色对我们来说现下的人生是一个疯狂繁忙的生活季节,家庭节奏是难以维持的。但对于我们的家庭来说,早餐通常是“动力时间”,我们尽可能地在那一个小时刻崇拜。对我们来说效果很好的一件事是在我们的早餐历程中整合教义问答歌曲。我或妻子会启动新城要理问答的APP(苹果或安卓市场上搜索New City Catechism可以找到英文APP——译注)、选择曲目,并且开始唱歌。我们四岁和两岁的孩子很快就接受了这些歌曲(我们两岁的孩子会尝试她姐姐所做的一切)。我们也试图给予超级奖励——一些M&M巧克力很有效!

现在有些问答我们很少再去重温,对我们的女儿们来说已是背得滚瓜烂熟了,但我和妻子总是在寻找把问答与可观察世界联系在一起的方法。 我们在动物园看到斑马时,让我们有机会说:“这不是很棒吗?上帝创造了那个。嘿,上帝创造还了什么?”。有一百万种方法可以在理论和现实之间建立联系。 我们自己还有很多需要学习的!

我们在仅仅一年后(若可补充:不是最稳定的一年),已在我们四岁孩子的生活中看到了成果。 这不仅仅是因为她在学习关于上帝的事实。 更深刻的是,她正在学习以神学观处理世界。 耶稣从不远离她的思想(歌曲真的对此有所帮助)。上帝是个灵的概念已引起了她的兴趣,而她也经常与我们谈论天堂。

这是可怕的事:我们的孩子将以某种方式处理世界。 而如果我们不为他们填补空白,谁会呢?

在教会中教导

我们的责任不止于家庭。 作为基督徒,我们也有责任在教会方面为邻居制造空间,让他们从福音的角度重新思考他们的世界观。一个人从不信到相信耶稣是一个极大的、地震般的转移; 它是圣灵的动工,是各方面因素综合的结果,是一个缓慢的收获。基督教信仰在一个人心底最深处的建构就像“基督成形在‘我们’心里”(加拉太书4:19)一样。 因此,在这个世界属灵上塑造一个人并不简单,因为我们并不简单。 我们都需要福音+安全+时间

在以马内利教会,我们希望我们的教会成为一个依据福音重新思考一切的安全地方。《新城要理问答》正帮助我们做到这一点。 我们在上午九点钟时(这是我们成人主日学的时候)以《新城要理问答》作为我们教学的支柱,用于儿童事工和我们的旗舰成人主日学课程《共同生活》。

我们每一周在《共同生活》课程中都会以那星期的问答和注释作为跳板,进一步探索这个问题及与之相关的关键圣经章节。目标是在实践上挖出这个问答的神学价值。经过深思熟虑的问答时间通常有助于实践。 例如,我学习到“你对三位一体有什么问题?”并不是一道好的启发问题。 “三位一体如何改变我们对工作场所关系的看法?”才是道更好的问题。

虽然我们没有测试成年人的记忆,为了鼓励记忆,小组在每个课程的开始和结束时一起大声阅读问题。 起初是有点尴尬,但我认为尴尬实际上有助于“打破休耕地”(何西阿书10:12)并为新成长腾出空间。 参与我们成人组的一些人也有孩子,他们的孩子在儿童事工中同时被教授新城要理问答。我们希望这些小组之间的同步对父母来说是大有裨益的,在家带领孩子回答问题是对他们的一个实际帮助。

我们的儿童事工通过用最后十五分钟的时间集中在记和整合当天的要理问答,并解释困难的字语。他们使用了几种记忆方式来帮助记忆,例如在白板上写出答案并一次擦除一个字,同时指定孩子们轮流背诵答案。在删除所有单词后,每个孩子都有机会完整地背诵答案,还能获得奖励。

紧急责任

福音书告诉我们,门徒训练中忘却错误的和学习正确的两者同样重要。我们谁都不对上帝中立——要么与祂为友、要么与祂为敌。我们每一次从圣经中得到一个正确的思想,就是从世界中丢弃一个错误的思想。

我教《新城要理问答》的经验告诉我,人们需要安全的地方来改变他们的想法。 如果有秩序并不紧促的神学探究没有伴随着温柔和保护的气氛,那么福音就会失去合理性。今天没有比关在思想阵营中间更脆弱的地方。 也许我们现在比以往更有有责任在这个残酷又分裂的世界开辟一个平衡的地方,让耶稣的温柔耐心对于所有向祂敞开的人来说都是显而易见的。

——————

[1] 参见凯文·德扬(Kevin DeYoung)对《新城要理问答》问题三的注释:“神有几个位格?”

[2]《新城要理问答》的不紧促一个很好的例子是它花了四个问答在祷告这个话题上。在一个仅限五十二个问题的要理问答中,四个问题用在了祷告上显示了作者对时间步调的强调。我会认为要理问答对祷告的强调反映了祷告对基督徒生活的重要性。

[3]我们在这个世界面临的基本问题是不变的。但每一代所强调的问题都在改变,某个时代的要理问答会反映出这个世代重点的变化。


译:沈昀熹;校:JFX。原文刊载于福音联盟英文网站:How We Led Our Church through The New City Catechism

T.J. Tims(提姆斯)是纳什维尔以马内利教会的副牧师。他于2010年获得东南圣经学院学士学位,随后获得伦敦国王学院的硕士学位,现在正在苏格兰阿伯丁大学修读博士学位。
标签
门训
教会
要理问答
教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