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约里的上帝国度(二):从亚伯拉罕到以色列
2019-01-21
| Ben Dunson

在我最后关于旧约里上帝国度的文章中,我阐释了上帝如何借着一位地上的君王来治理祂的世界。亚当就是那位君王,但是他在他作王统管全地的任务上失败了。如同我先前提到的,尽管亚当犯罪失败了,上帝并没有放弃祂要借着一位人类君王来统治全地的意图。事实上,尽管有时候人们会从阅读撒母耳记上得到一个错误印象,以为以色列人希冀一个君王全然是有罪的,即使在申命记里,上帝(借着摩西)已经应许以色列,他们有一天会有一个君王。不过,那位真正的王,上帝,已经为以色列未来的君王设定了条件:上帝自己会拣选以色列的王,他必须是以色列人(申17:15);这个王必须不倚靠埃及军队的帮助(17:16);他必须防备自己的心,去拜偶像(尤其是不可娶外邦妻子[17:77]);他必不可倚靠来自钱财的力量(17:17);还有最后,他必须根据上帝的律法来治理(17:18-20)。

亚当从上帝那里得到的要治理全地的使命,也没有因为他的罪而被遗弃,尽管亚当显然放弃了他作为君王的角色。随着创世记12章上帝呼召亚伯兰,我们看到在上帝这方面的一个更新过的承诺:上帝要借着祂拣选的管道来治理全世界,只是这次不只是要借着一个人(亚当),而是借着许多的君王(见创17:6),他们要统治一个“大国”(创12:2)。上帝会大大地祝福亚伯兰,并(借着他的后裔)使他成为“大国”,好叫他们可以成为“地上万族”的祝福(创12:3)。在创世记17章4-6节,这个原先赐给亚当的“治理大地的使命”,随着亚伯兰(如今被叫做亚伯拉罕)而被更新了:

我与你立约:你要作多国的父。 从此以后,你的名不再叫亚伯兰,要叫亚伯拉罕,因为我已立你作多国的父。 我必使你的后裔极其繁多;国度从你而立,君王从你而出。

不过,亚当的使命和上帝与亚伯拉罕立的约之间,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不同。上帝赐给亚当的责任是要他遍满地面,治理大地,而上帝却告诉亚伯拉罕,祂会赐给他这个统治。上帝要立亚伯拉罕成为“多国的父”。当上帝赐给亚当使命时,还没有罪可以阻挠亚当完成这个使命。而在亚当犯罪堕落后,倘若治理大地要成为可能,必然是从上帝而来的礼物(尽管上帝的百姓在这事的成全上仍然要扮演一个重要的角色)。此外,它必须是在上帝救赎一群有罪的百姓这个背景下所赐下的礼物,这就是为什么在以色列国家性的生活中,献祭系统变得如此重要的原因。

随着亚伯拉罕的应许,这个舞台就布置好了:以色列未来的角色是上帝新的儿子(何11:1)。当上帝的君尊统治扩展到全地面时,借着她的君王,以色列要成为万国的祝福。以色列在出埃及中得救,以便成为“君尊的祭司,圣洁的国度”(出19:6),上帝赋予他们的角色是要把上帝的荣耀散布到全地(哈二14)。正如以赛亚所说的,以色列本来要成为“外邦人的光”(赛42:6,49:6;另参:赛60:3),意思是要成为山上的一座明亮的烽火台,以便向万国展示得救之路,那通往锡安的道路(见弥4:2)。

以色列当然需要一位敬虔的君王来治理国家,在士师记向下沉沦的国家性的罪恶漩涡中就可以看出来(见士17:6,18:1,19:1,21:25)。不过,以色列直到撒母耳的时候,才迎来一个地上的君王。尽管他们要求一个王的动机是错误的,上帝在撒母耳记上第8章仍然同意了百姓的请求,履行祂在申命记17章的应许。扫罗,以色列的第一个王,并没有按照耶和华的命令来统治(特别见撒上13:8-15),而最终被褫夺了他的王位(撒上15)。大卫就是在此时被膏立为王的(撒上16)。在撒下第2章一开始,大卫完全建立了他的王权,而在撒下第7章,上帝与大卫立约中达到顶峰(另参:诗89:35)。在这个约中,上帝应许(借着先知拿单)要在未来保存一个君王的世系,从大卫王开始(撒下七12-16):

你寿数满足、与你列祖同睡的时候,我必使你的后裔接续你的位;我也必坚定他的国。 他必为我的名建造殿宇;我必坚定他的国位,直到永远。 我要作他的父,他要作我的子;他若犯了罪,我必用人的杖责打他,用人的鞭责罚他。 但我的慈爱仍不离开他,像离开在你面前所废弃的扫罗一样。 你的家和你的国必在我(原文作你)面前永远坚立。你的国位也必坚定,直到永远。”

这个给大卫的应许,即上帝要“坚定他的国位,直到永远”(7:13),在我们到先知时代的时候,就变得尤其重要了。理由很简单:以色列的历史,主要是他们的君王失败的历史,这些王未能根据申命记17章所展示的上帝的要求来统治。尽管历史上曾有一些高潮(约西亚,等等),但是以色列的诸王并未以公义来治理以色列。他们在使以色列成为“圣洁的国度,君尊的祭司”,以及“外邦人的光”上,显然是失败的。正如亚当要遍满地面,治理大地,上帝要以色列成为万国祝福的应许(创12:1-3),也没有在旧约当中具体实现。当以色列(北国的十个支派)和犹大相继被掳(以色列在主前722年[王下17:6-23],而犹大在主前586年),上帝的国似乎就濒临消失。约雅斤(犹大在被掳归回前倒数的第二个王)遭到俘虏,被带到巴比伦(王下24:15;代下36:10),而他最终从牢里被释放出来(王下24:27-30),但是却没有被容许返回到耶路撒冷。西底家,他的叔父,被巴比伦王尼布甲尼撒放在王位上,但是在11年后,他因背叛被杀害(王下24:18-20;代下36:11-14)。我们很难想像以色列和犹大国竟以这样羞辱的方式终结了。不过,正如亚当一样,上帝和以色列的故事还没有完结,和以色列君王的故事,也没有结束。上帝仍然要借着一位大卫式的君王来治理祂的百姓,统管祂的世界。

那么,上帝的百姓要如何理解在以色列历史里所看到的君王的腐败和失败呢?尤其是以色列要如何理解上帝似乎要放弃祂的国度,即被掳所代表的呢?这就是先知要扮演的角色。在下一篇文章里,我们会转向旧约先知关于上帝国度的教导。


译:骆鸿铭;校:改革宗出版社。原文刊载于利戈尼尔事工网站:The Kingdom of God in the Old Testament: From Abraham to Israel

Ben Dunson(本·邓森)博士是佛罗里达州桑福德市改革宗圣经大学(Reformation Bible College)的新约教授。
标签
旧约
君王
上帝的国度
改革宗出版社
利戈尼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