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提升你的讲道?
2020-03-31
| Kevin DeYoung

在过去的几年时间里我一直在思考,作为讲道者,我如何才能够不断长进。我今年42岁,从25岁开始,我就几乎每周都要讲道了。从那时开始,我几乎每年都要传讲75篇不同的信息,你可以算得出来,那是很多很多次讲道。但我仍然希望我的讲道能够比过去更好。

我也希望我依旧能够不断地长进。讲道是件很有趣的事情,因为讲道既是科学,也是艺术。需要花费很多的时间、需要十分自律/规范,同时也需要大量的创新力。作为牧师,没有什么比好的讲道更能让我感到满足了,并且,似乎所有其他的服事都要比讲道容易。

评估讲道是极其困难的。我听过在技巧上堪称典范的讲道,但里头却缺乏热情和能力。我也听过那种从技术上来说,虽然从一定程度上传达了圣经的文本,也与听众的心产生了一定的连接,但却堪称灾难的讲道。我打赌,这两种讲道我都讲过。

对讲道的评估不但棘手,而且也非常主观。我知道有些人认为我的讲道内容过于丰富,也有的人说我过于幽默。他们可能都是对的,也可能都是错的,很难说。甚至我们很多的讲道伟人们也得到了不同的回应。司布真无疑是一个天才,但他是一个模范讲员吗?钟马田是我最喜欢的讲员之一,但他也有很多不应该被模仿的习惯。没有一种绝对的方法可以传讲一篇忠实、有效的信息,也没有一种绝对的方法去完整地评估一篇信息。即使我让教会中最属灵的成员对我的讲道给予最坦诚的反馈,我想我也会听到各种各样的优点和缺点,更不用说还有其他的一些建议了。

但是回到本文焦点:我想要讲得更好。作为牧者,我可能也需要同时是教会的领袖、辅导者、管理者、团队建立者、作家、教师、导师、门训者、编辑、筹款人……,但作为主任牧师,我的首要职责是讲道。我尽我最大的努力在这一件事上做到最好。如果人们应当期待看到我的不断长进(提前4:15),那在我各方面的长进中,我最希望他们看到我在讲道上的长进。

所以,我不断聆听其他人的讲道(虽然比我还是个年轻讲员的时候少听了一些),然后我继续阅读关于讲道的书籍(反复阅读)。我不认为自己是讲道的典范。我赞同钟马田的评论——他不会穿过街道去听自己的讲道,但是,因为基督圣约教会里我所亲爱的圣徒们确实要穿过街道来听我讲道,所以我想要尽我所能来忠心和引人注目地讲道。

需要问的问题

下面有十一个每当我思考到如何提升我的讲道时,我会问自己的问题。我并不是用所有的这些问题来检查我每次的讲道,但是这些问题却是时常浮现在我的脑海和心里。

第一,在我预备讲章的过程中有没有走捷径?

我不是一个受限于任何关于学习时间规定的人。那种“在讲台上的每一分钟需要学习一小时”的概念,对我而言总是遥不可及,而且通常会导致过于臃肿的讲道。我当牧师的时间越长,传讲一篇好的信息能用的时间就越少。任何行业的人应该都是如此。我也很同情牧师,他们通常需要准备星期天早上、星期天晚上(或下午)、主日学和星期三晚上这几个聚会,每周根本没有足够的时间来产生四个(或者三个?或者有时两个?)高质量的信息。你可能会“炒冷饭”,或者你需要牺牲其中某一个的质量。但先把这些警告放在一边,我想确保我没有在主要的教导时间里炒冷饭的习惯,或依赖于别人成果的习惯,也不要一周又一周地让所有其他的服事把我预备讲道的时间占满了。好的讲道需要时间。

第二,在我预备的过程中有没有学习到新事物?

我热爱教导和讲道,因为我热爱学习。有时我不得不使用一些旧的材料(尤其是在我外出服事的时候),但是那种讲道的震撼就远没有那么强烈。一半的兴奋是源自于我可以和别人分享这一周我学到的新事物。基本上,牧师可以用三种方式吸引会众的注意力:用他们的人格魅力、用他们讲故事的技巧,或者是用他们对听众头脑的刺激。当然,圣灵一定在工作,并能在所有这三个方面工作。但我认为,有很多讲道者因为没有什么新鲜的东西可讲,所以只能依靠自己的感召力(有时是人为制造的)来吸引人们每周的注意力。

第三,在我预备的过程中,有没有能打动我的?

我不只是想在我的研究中学习到新东西。我还想感受新事物,或者重燃旧爱。没有感动我自己的讲道是很难感动别人的。

第四,讲道最重要的部分是否来自经文本身?

太司空见惯了:讲道中真正的要点,与解经的成果无关。这种“讲道力量”(或者看起来如此)可能是来自于一幅插图、一段名言,或者一段恰到好处的旁白,讲道中真正的要点却不是来源于我们在过去一周从圣经中发掘出来的宝藏。

第五,讲道的情绪和经文的情绪一致吗?

当讲道总是依赖于讲员一成不变的个性时,他所有的讲道听起来都是一样的。所以,如果你是一个有爱心的、温柔的牧羊人,你的每一篇讲道听起来都像是基列的乳香;如果你是一个责备和劝诫型的牧者,那么你的每一篇讲道都像是指在人们胸口的手指。要把讲道者的个性与讲道完全分开是不可能的,但是每个讲道者都必须小心,你必须让经文决定你讲道时的情绪,而不是让你自己的个性决定。以福音书为中心的讲道并不意味着每一篇讲道都是要传讲同样的、被耶稣基督接纳的信息。讲道应该是包括了安慰的、威胁的、引导的、命令的、超越的或内在的,具体怎样应当取决于经文的语气。

第六,我的睡眠是否足够?

在你筋疲力尽、疲惫不堪时,是很难做到情感健康、思想严谨和修辞有创新的。

第七,我坚持锻炼吗?

所有相关的研究表明:当身体进行有规律的运动和活动时,我们的大脑会运作得更好。最好的讲道准备运动通常是长距离健步。

第八,我是否有良好且广泛的阅读习惯?

首先,你不一定非要成为一个“书虫”才可以成为一个非常好的讲道者。不是所有的讲道者、任何时代的讲道者能够接触到我们可以接触到的这些好书。但是大部分阅读这个博客(福音联盟)的读者,他们通常也都有机会去接触到一些令人尴尬/难堪的神学资源、教育资源和文学资源。我知道,只有当我有机会去接触更多资源的时候,我才能够在讲道中更有能力地帮助我的会众去应对这些强烈的外部思想。这意味着我需要书本、文章、故事、讲座,或者几乎任何能让我的大脑保持新鲜、舒展和运作的事物。

第九,我有认真思考我讲道风格的节奏和动态吗?

我们都有不同的个性,这些个性会塑造我们对快与慢、大声与安静的感觉。关键不在于某种硬性的统一化标准,而在于对速度和声音的适当的转变。我在另一个场合中提过,我们可能需要缩短我们的讲道,这个建议并不是要我们删除重要的内容。相反,这个建议是基于“其实我们很多人都可以删除很多不重要内容”的信念。我们将精力放在不停地反复上,而不去到下个重点。在整个讲道过程中,如果我们始终保持同一种情绪的语调,那我们就是个只会用一种方式带领大家参观画廊的导游。

第十,我有没有试着用自己会带上讲台的笔记讲一下?

神学院教导我说不要写讲章。 我这样尝试了几年,直到我觉得自己每周要浪费更多的时间去记我要讲的东西。我也尝试过使用讲稿, 我的大多数朋友似乎都是这样做的。讲稿对我很有好处,它使得在我们在重新回顾讲道的时候很有帮助。 但是,在我大部分的事工中,我都使用草稿式大纲。 我以前会带6-7页式大纲,后来是5-6页,现在通常是4页。 每种方法(便笺,无便笺,手稿)各有利弊。 为什么不时尝试一些其他的方法,然后看看你可能会喜欢或可以有所学习的方式。

十一,我祷告了吗?

我还有很多东西要学,但是我希望我能够不断长进/变得更好。传道人们,让我们以新的热情和纪律来完成这项使命。会众们,当你的牧师跌倒时,请为他祷告;当他达到目标时,请鼓励他。如果你认为我们需要帮助,请记住,大多数的牧师比他们表现出来的样子更敏感。


译:Calvin Chin;校:JFX。原文刊载于福音联盟作者博客:How to Improve Your Preaching

Kevin DeYoung(凯文·德扬) 是哥顿-康威尔神学院的道学硕士,北卡罗来纳州马修斯基督圣约教会的主任牧师,福音联盟的董事会主席,改革宗神学院夏洛特校区的系统神学助理教授,莱斯特大学博士。凯文和他的妻子特丽莎有八个孩子。
标签
教会
牧师
服事
讲道
教牧
教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