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总统叫你朝“暴徒”开枪,你有责任抗命
2020-06-03
| Joe Carter

5月30日更新:

在本文所引用的推文发出15小时后,美国总统特朗普又发推文说:

抢劫就要开枪,这就是为什么周三晚上在明尼阿波利斯有一名男子被枪杀,这也是为什么刚在路易维尔有7人中枪。我不希望这样的事情发生,这就是昨晚我放出那说法的意思。我所说的是描述一个事实而不是发布一个声明。这很简单,除了仇视者和那些在社交媒体上制造麻烦的人之外,没有人会错误理解我。向乔治·弗洛伊德致敬!

总统现在似乎是在宣称,他并没有说要执法部门或国民警卫队的人向抢劫者开枪,他只是在描述平民已经做了的事情。他先说了一个明尼阿波利斯商店老板枪杀了一个抢劫者的事实,然后又提到了路易维尔有不明身份人士朝七个人开枪的事情。如果我们把他的说法(就是“描述一个事实而不是发布一个声明)放回到他最初的推文中,原话就成了:

这些暴徒(THUGS)正在玷污对乔治·弗洛伊德的纪念,我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我刚刚与州长蒂姆·沃尔兹(Tim Walz)通了电话,我告诉他,军方将与他一路同行。任何困难,我们都会控制住,但是,如果有人抢劫,就会开枪(when the looting starts, the shooting starts)。

即使他后来做了澄清,也很难看出他原话指的是“军方”以外的任何人。关键的句子是:“任何困难,我们(军方)都会控制住,但是,如果有人抢劫,就会开枪”。如果硬要照总统先生后来的补充去理解,也许如果他说的是“因为”而不是“但是”,这样的话后面所说的开枪者可能指的是军队以外的人。

我是否误解了他的意思?有可能,不过在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我没有看到任何一个人——无论是反对总统的人,还是支持总统的人——认为总统说的是军方以外的人。在他发布澄清推文之前,特朗普还发了六次其他推文。

我认为,一个合理的推测是,总统指的是国民警卫队会开枪,这样的解读与他之前的表态非常一致。例如,特朗普还是作为总统候选人时,曾表示,他将命令美军杀害恐怖分子的无辜家属。当有人向他指出,军方会因为这样做是犯下战争罪行而不得不抗命时,他回应说:“如果我说做,他们就得做。不然我还算什么领导?”

然而,现在总统似乎想和他原先说过的话保持距离。这样的话,我认为我们现在应该对他宽宏一点,并且假设他不会下这种对抢劫者动用致命武力的命令,我们也应该假设,即使他真下达了这样的命令,美国军方是不会服从的。


5月29日原文:

我们是否应该以非法使用暴力来应对非法暴力?

对于基督徒来说,这个问题的答案应该是显而易见的。但最近在明尼阿波利斯和圣保罗发生的骚乱和抗议活动的反应显示,我们在这个问题上的答案比我们应该做的更矛盾。

一方是基督徒,他们将非法使用暴力(抢劫和骚乱)合法化,认为这是对明尼阿波利斯警察谋杀乔治·弗洛伊德事件中使用非法暴力的有效回应。而另一方则认为,为了平息抢劫和破坏财产的行为,可能需要使用致命的武力,这一方的支持者包括了美国总统。今天上午,美国总统特朗普在推特上发文称

这些暴徒(THUGS)正在玷污对乔治·弗洛伊德的纪念,我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我刚刚与州长蒂姆·沃尔兹(Tim Walz)通了电话,我告诉他,军方将与他一路同行。任何困难,我们都会控制住,但是,如果有人抢劫,就会开枪。

他在推文中提到了“军队”,这指的是国民警卫队,他们已经被部署到了明尼阿波利斯和圣保罗。各州国民警卫队通常由州长控制,州长担任总司令。但在某些情况下,总统有权将国民警卫队置于联邦控制之下,“某些情况”包括了“发生针对美国联邦政府的叛乱或叛乱危险” 的情况。国民警卫队官兵曾都宣誓过要支持和捍卫美国宪法,并同意服从美国总统的命令,“根据法律、法规和《统一军事司法法典》,愿上帝帮助我”。

然而,尽管特朗普明白他有权“接手对国民警卫队的控制权”,但他似乎并不明白,他并没有权力命令军方射杀抢劫者。不幸的是,美国的一些基督徒也不明白这个事实——军队如果服从这一命令,这可能会导致非法和不合圣经的暴力滥用。

领域主权(Sphere Sovereignty)和顺服权柄

作为基督徒,我们都听过神通过使徒保罗发出的命令:“在上有权柄的,人人当顺服他,因为没有权柄不是出于神的。凡掌权的都是神所命的。”(罗马书13:1)使徒彼得也告诉我们:“你们为主的缘故,要顺服人的一切制度,或是在上的君王,或是君王所派罚恶赏善的臣宰。”(彼前2:13-14)

服从来自圣经的命令是不容商量的,但是理解这些命令的适用范围却不见得是显而易见的事实。例如,我们可能会问,谁或者什么是我们必须服从的管理者或权柄? 

亚伯拉罕·凯波尔(Abraham Kuyper)提出了“领域主权”的概念,并使用这个概念对上面所说的经文做出了有益的解释和说明。领域主权是指圣经中的观念,即神创造了人类社会,将人类社会分成不同的领域(如家庭、教会、学校、国家、商业等),神对每一个领域都有主权,这些领域根据各自特有的神赐律法而直接服从于神。每个领域也有各自不同的权柄,这些权柄仅限于在自己的领域内施行。

我们承认,每一个人和机构都有一个特定的影响范围和主权,这是由神授予的。例如,教师既拥有课堂上的权力,又有责任确保学生接受良好教育。然而,作为教师的权力和责任都仅限于学校,不能合法地扩展到该领域之外。例如,一个公立学校的老师,没有权力到你的教会来决定如何教育主日学学生。

同样,美国总统也有神所授予的权力和责任(箴8:15-16),并受美国宪法和其他法律的限制。这一点很重要,因为总统的权力(即来自神,也来自人民)仅限于宪法所授权的权力,这是理解我们如何解释服从权柄这一命令的重要背景。

在人类历史上大部分时间里,占主导地位的法律原则是“国王就是法律”(rex lex)。但在16世纪,这种观点被颠覆了,主要是由像塞缪尔·卢瑟福这样的基督教思想家所颠覆,他宣称“法律为王”(lex rex)。此后,大多数西方国家的政府都采取了法治原则,即一个国家的治理应该是法治,而不是政府官员的专断专行。

这种对法治的理解表明我们如何回答谁是美国的执政者等等这类问题。我们如何知道谁是执政当局?我们应当期待法律告诉我们谁是被合法任命或选举出来的权力机构。一个人不能仅仅声称自己是市长、州长或美国总统,就可以期望基督徒服从他们假定的权威。我们必须知道他们是通过一个符合法治的过程获得了他们的合法权柄。在美国,法律就是王(lex rex)。

为什么射杀抢劫者是非法的

从法律的角度来说,特朗普总统是美国正式民选总统。以总统的身份,他有权指挥明尼苏达州的国民警卫队,但他无权下令部队枪杀所有抢劫者。

陆军关于支持民事当局的防卫原则明确规定,“如果士兵或其他人面临死亡或严重伤害的紧迫危险,可以使用致命武力。”它还补充说:“指挥官和士兵的决定和行动必须在伦理上合法、在道德上正确,并遵守既定的武力使用规则(Rules for the Use of Force, RUF)和军事伦理"。

与总统不同的是,许多服役的军人已经知道,“军人无权使用致命武力驱散人群、制止抢劫、执行宵禁或保护非指定财产。”但有些国民警卫队官兵可能会真心认为特朗普的推文是有效的命令。在军队中,指挥官“我希望”或“我渴望”的说法往往意味着“我命令你”——不管是什么愿望或希望。如果指挥官公开宣称要射杀抢劫者,也可能被执行官兵误解为法律授权他发出这样的命令。

但是,这样的命令——不管是直接或间接下达——都是非法的,因为它违反了美国宪法。法律学者奥林·科尔(Orin Kerr)指出,“有人抢劫,我就开枪”的政策违反了美国宪法第四修正案。他引用了最高法院在田纳西州诉加纳案(Tennessee v. Garner, 1985)判例,该判例明确指出,只有在“(警察或其他人)面临死亡或严重的人身伤害的重大威胁时,对嫌疑人使用致命武力才是有效的。”正如法院在其裁决中所说:

无论在何种情况下,使用致命武力阻止所有重罪嫌疑人逃跑,在宪法上是不合理的。令所有重罪嫌疑人死亡并不见得比让他们跑走更好。如果犯罪嫌疑人对警官没有造成直接威胁,也没有对他人造成威胁,那么,如果不抓捕犯罪嫌疑人所造成的伤害并不能成为使用致命武力阻止犯罪嫌疑人逃跑的理由。毫无疑问,在视线范围内的嫌疑人逃跑时,会让狱警感到糟糕,但警察到得稍晚或行动稍慢,并不总是构成杀死嫌疑人的理由。警察不能通过枪杀手无寸铁的嫌疑人来抓捕手无寸铁的嫌疑人。田纳西州的法规是违宪的,因为它授权对逃跑的嫌疑人使用致命武力。

通过暗示他将让国民警卫队射杀抢劫者,特朗普总统有违反第四修正案的风险。“特朗普曾发誓要保护和捍卫宪法,”康纳·弗里德斯多夫( Conor Friedersdorf)说,“他现在违反了这个誓言。当他写道‘有人抢劫就开枪’时,就是在暗中敦促执法部门采取违反宪法、侵犯第四修正案权利、造成非法死亡的做法。”

美国总统特朗普在推文中暗示,他将用他的合法和合法的权力来下令采取非法和违法行动。无论是执法部门还是美国军队中的任何基督徒,都应该挺身而出抗命。事实上,我们在道义上有责任违抗这样的非法命令,因为当执政者的命令与神的命令相冲突时,信徒必须跟随主(使徒行传5:29)。

注一:我不知道这个领域主权的具体措辞和定义是从哪里来的,不过2004年我的朋友基甸(Gideon Strauss)就告诉我了。

注二:难道就不能因为特朗普总统不懂法律而原谅他吗?不,不能。一个常见的法律原则是“无知仍然是违法”(拉丁文: ignorantia juris non excusat)。这一原则认为,不知道法律的人不能仅仅因为不知道法律的内容,就可以免除违反法律的责任。这种长期以来的观念起源于《圣经》:“若有人犯罪,行了耶和华所吩咐不可行的什么事,他虽然不知道,还是有了罪,就要担当他的罪孽。”(利未记5:17)

而且与普通公民不同,特朗普总统宣誓 了“维护、保护和捍卫美国宪法”,普通公民并没有做过这样的宣誓。他还拥有数以千计的律师,他们可以告诉他,他的言论不仅是非法的,而且作为美国的总司令和首席执法当局,他的言论也违背了自己的职责。


译:DeepL;校对:JFX。原文刊载于福音联盟英文网站:If the President Tells You to Shoot Looters, You Have a Duty to Disobey.

Joe Carter(乔·卡特)是福音联盟的编辑,同时也在弗吉尼亚州阿灵顿(Arlington, Virginia)的麦克林圣经教会(McLean Bible Church)担任牧师。
标签
美国
法律
特朗普
种族骚乱
抗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