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与你的家庭谈论社交疏离
2020-03-26
| Joe Carter

“社交疏离”可能将是今年年底前最重要的词,虽然在2020年前你对其闻所未闻。

作为一项遏制疾病传播的预防措施——就拿新冠病毒来说——社交疏离是使你与他人保持距离(就新冠来说,至少6英尺以上)的简单举措。这也包括减少与人接触的一些措施,例如避免使用公共交通或公众聚集。过去,社交疏离被证实的确能救人命,比如在1918年流行的西班牙流感、以及2009年墨西哥城的流感大流行。如果有足够多的人采纳该举措,社交疏离也当能在今天救人的性命。

“你每减少一次与亲属、朋友、同事、学校师生的接触,都将对疫情在人群中的传播产生显著影响,”乔治亚州立大学人口健康科学主席杰勒德尔·周维尔(Gerardo Chowell)说

不幸的是,我们都知道那些出于无知或顽梗的群体故意不去遵守这项必要的公共健康措施。以下列出了我们该如何与不同的家庭成员谈论社交疏离,让他们不要再做制造问题的人,而成为解决问题的人。

你那年幼、不明白他们为什么要远离人群的孩子

在和你的孩子谈论冠状病毒后,采取以下步骤向他们解释他们可以如何帮助遏制疾病。

年幼的孩子们习惯作为弱者生活在这世上,被强壮的人保护。目前的危机则让两者的角色互换了。“看上去孩子们不容易感染,他们看上去不会得病,”流行病学家艾米莉·兰登说,她是芝加哥大学医学中心感染预防与控制的医学总监。

向他们解释,神已经用特别的能力装备了他们年轻的身体以对抗病毒,这一能力能防止他们生病。但是他们仍能成为病毒的传染者,所以需要和更容易感染的老年人保持距离。

尽可能个人化一点也会有所帮助。指出他们的朋友和朋友家中有些人更易受影响,例如那些年长的、怀孕的、有糖尿病的、刚从癌症中恢复的。当孩子们意识到他们的牺牲带着英雄色彩,他们的行动能真的拯救生命时,可能更愿意对此做出贡献。

你那从大学归来,不明白为什么不能去参加派对的孩子

尽管他们感染疾病的风险较低,他们传播病毒的风险可不低,由此开始你的解释。事实上,无症状感染者具有更强的病毒传染力,比我们之前所了解的要厉害。下一步,请他们阅读《华盛顿邮报》中《冠状病毒疫情爆发呈指数扩展的原因,以及如何努力“压平增长曲线”》(“Why outbreaks like coronavirus spread exponentially, and how to ‘flatten the curve.”)一文里的图片。

如果这些没有说服他们呆在家里,你可能要问自己是否在他们的大学教育上浪费了钱财。

你那位害怕别人会说他“自由派”的老爸

90年代的卡通片《小淘气》中有这么一集,两个小男婴在讨论“坏的词”。“坏的词可能是人不想听到的词”,汤米说。“那么”,菲尔说,“我知道一个很糟糕的坏词:洗澡。”

“社交疏离”对很多成年男人来说似乎就是个“坏词。”我们生活在一个奇怪的时代中,刻意避免为公众健康而设立的基本健康卫生要求,被看作是政治独立的行动,而非幼稚的叛逆。

也许对这类幼稚行为最好的回应是恳求他们为了孩子们别这样做。直接请你老爸别扎堆,别和人握手——就算是为了你吧。如果他因为惧怕别人的评论而反对的话,你就说,“你可以告诉他们,你已答应儿子/女儿,不会这样做。”

当然不总有效,但很多成年男子很难对孩子提出的请求说不。

你那位说“我有耶稣,我不害怕”的老妈

对你的那位说自己不担心,因为她死了,会和耶稣在一起的老妈,你要告诉她两件事。

首先,如果你有耶稣,你该知道你的身体不是你自己的,不能按照你的意愿来处置。保罗在哥林多前书6:19-20说,“你们岂不知道你们的身体是圣灵的殿吗?这圣灵是从神而来,住在你们里面的。而且你们不是属自己的人,因为你们是重价买来的。所以,要在你们的身体上荣耀神。

其次,即便你不在意自己的健康,也该为其他曝露在病毒中的人考虑。就如耶稣命令要爱邻舍如自己的意思是,对因你的行为受影响的人表达关心(例如有糖尿病的、癌症、高度紧张、怀孕的等等)。

你那总是唱反调的叔叔

有些人对反对或拒绝大众观点有着天然的嗜好。不幸,我自己就有这种倾向。2007年经济大衰退开始时,我不断地重复轻看经济危机的严重性。当朋友和同事表达忧虑、消极、或任何我看为“恐慌”的情绪时,我都看是对我的侮辱。我甚至忽略那些与我观点相悖的证据。

我错了。我的固执让我对受苦的人心硬。在新冠病毒这个危机上,我看到许多男女和我持同样的态度。

与其说服他们承认自己错了,不如让他们明白哪怕他们是对的,仍该保持社交疏离。就争论来说,承认他们可能是对的。媒体在这件事上可能夸大了问题,超出了合理的范围。政府确实可能有些过激反应。随后,在做出让步后,跳到“虽然……”上。虽然威胁可能被夸大了,社交疏离仍能控制和减少危害,无论真实的威胁是否存在。

请他们考虑一下迈克尔·莱维特(Michael Levitt)的主张。他是诺贝尔奖获得者、生物物理学家,在美国斯坦福大学教授结构生物学。莱维特查看了中国某省的数据,发现疫情以每日30%的速度增长。他认为如果按照这个比例全世界本该在90天内被感染,然而这一推测并没有发生。基于逐渐消减的感染案例和死亡数,莱维特预计中国的疫情将于三月底结束。

“当人们讨论疫情时,这让人很恐慌,因为他们每天不断地听到新确诊的案例,”莱维特说。“但感染比例的下降表明疫情流行即将结束。”

是什么让感染比例下降呢?是保持彼此间的距离。“现在开始,你不再在街上拥抱你看见的每一个人,你避免和那些感冒的人面对面,就像我们做的,”莱维特说。“你越能保持距离,就越能防止感染。所以,在这种情况下,一个病毒携带者只能每三天感染1.5个人,而且比例正持续下降。”

“这就是我的信息,”莱维特总结道。“你需要把新冠病毒看作是严重的流感。它的感染强度是普通流感的4-8倍,但绝大多数人仍会保持健康,人类会继续存活。”

可能过度了。可能不像我们恐惧得那样可怕。但聪明的唱反调者承认,就现在而言,我们需要保持彼此之间的距离。

你那位看了太多有线电视新闻的祖父

让我们从分辨什么是真实的,什么说了毫无帮助开始。可能你忍不住(我总是这样)要指出有线电视新闻让我们变得多愚蠢。你也可能忍不住要指出许多有线节目(尤其是福克斯新闻观点节目)轻看了疫情的威胁,这种轻看极为危险。当危机结束时,这类讨论可以进行(或者到了你的观点无可辩驳的时候)。

现在,最好的方法是关注在信息的改变上。指出那些之前称病毒为“骗局”的新闻源——如川普总统和福克斯新闻——已经改变了观点,目前他们正警告美国人严肃对待新冠病毒,采取社交疏离的手段。

例如,周一的时候,川普总统发布了疫情指南,要求美国人在随后的15天内,避免10人以上的聚会,以减缓新冠病毒的传播。

“在阻止疫情传播和交叉感染上,我们每个人都扮演着重要的角色,”川普在白宫新闻发布会上如是说。总统补充道,“糟透了,糟透了。”

同样,前众议院发言人,福克斯新闻撰稿人纽特·金里奇指出,对于疫情我们应对过度,比应对不足好。“我呼吁今日收看节目的每位观众,预备好不要去酒吧,不要去参观,不要去到任何人群聚集的会议。”金里奇在福克斯新闻中说

“接下去的一、两个月里,我们都要生活在战时紧急状态中,”金里奇说。“这将是场影响每个美国人的战争。你不知道多少你爱的人会感染而死去。所以,减少疫情的传播是你的责任。”

如果他们不听呢?

基督徒把参与社交疏离看为爱邻舍的举动。在此事态下,作为信徒,也是家庭一员的责任就是提供智慧的建议。但你不能控制他们是否听取建议。就像箴言27:12所说,“通达人见祸就藏躲;愚蒙人却前往受害。

不久的将来,我们可能会因为他们自私的行为受苦。但你还是要藉着劝说他们做正确的事,尽你当尽的本分。因此,勇敢地和你的家人谈论社交疏离吧——确保你和他们保持了六英尺的间距。


译:EYZ;校:JFX。原文刊载于福音联盟英文网站:How to Talk to Your Family About Social Distancing

Joe Carter(乔·卡特)是福音联盟的编辑,同时也在弗吉尼亚州阿灵顿(Arlington, Virginia)的麦克林圣经教会(McLean Bible Church)担任牧师。
标签
家庭
时事
新冠病毒
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