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邦争闹之时基督徒当如何行?
2019-10-29
| Jordan J. Ballor

诗篇第二篇用一个问题开头:“外邦为什么争闹?万民为什么谋算虚妄的事?”约拿单·李曼研究基督教信仰与政治的新作《列邦如何争闹?:再思分歧时代的信仰与政治》(How the Nations Rage: Rethinking Faith and Politics in a Divided Age)可以被视为对这段经文的大篇幅默想,而经文本身给出的答案是:“世上的君王一齐起来,臣宰一同商议,要敌挡耶和华并他的受膏者,说:‘我们要挣开他们的捆绑,脱去他们的绳索。

身为九标志事工总编辑(建议阅读最近一期期刊,主题为《教会生活:我们真正的政治见证》),李曼在书中将圣经的回答作为基本的真理:这堕落世界的政治权势必然会抵挡宇宙的真正统治者耶稣基督。《列邦如何争闹?》是一本深思熟虑的基督徒生活指南,引导读者在这个古老的冲突中忠心地生活,尤其是身处我们这个充满分裂的处境:现代美国。

李曼的分析建立在若干核心信念之上,其中之一就是诗篇第二篇和标题所揭示的真理。李曼这样解释:“如此看来,历史上最大的政治对立,就是地上的列邦与弥赛亚之间的对立”。另一个重要的洞见就是:我们生活的每个领域都是宗教性的,政治领域也是如此。即便是那些宣称自己没有明确宗教信念的人也是如此。李曼这样解释:

每一间教会都完全彻底是政治性的,而每一个政府都是诸神的战场、带有深刻的宗教性。没有人能将政治与宗教彻底分开,基督徒不能、不可知论者不能、世俗进步主义者也不能。这就是不可能的。

这一洞见看起来很简单,但对于我们如何看待信仰与政治之间的关系具有深远的意义。并且,令情况愈加复杂的是,要准确定义一个人所理解的宗教正义政治教会这些词汇非常困难。

这些词汇本身就模糊不清,李曼认为这是个实际的危险:比方,我们很可能只是在名义上对社会生活的正当目的有一致的认同,但实质上却存在很多分歧。

我们生活在一个充满分歧的时代。这种分歧不仅存在于政党之间、族群之间、教会之间,而且也在这些团体内部发生。作为基督徒,我们常常感到在国家公共生活中被推到边缘位置,即便如此,我们还会为了如何回应这一状况而发生分歧。

作为政治神学学者和教会的牧师,约拿单·李曼在《列邦如何争闹?》一书中挑战处于政治光谱不同位置的基督徒都按下重启按钮。只有当我们意识到当下的教会生活才是国家将来的盼望,我们才能真的按照耶稣基督的呼召去做光做盐。

定义政治

现在让我们来思考政治领域的问题。当我们使用“政治”这个词汇的时候,至少有两种不同的意思。第一种意思,是描述我们的总体社会生活,与亚里士多德的经典定义有关,他把人理解为“政治的动物”或“社会的动物”(zoon politikon)。按这个理解,“政治”涉及一切与人类彼此关系有关的事物,也包括涉及社会机构与个人、社会机构与机构之间关系的事物。

但在大多数情况下,当我们谈到“政治”时,所指的并不是整体社会生活那么广泛的涵义。我们是在说政府,尤其是民事政府,及其主要的政策、道德和实践。

所以,我们可以说教会是政治性的,但取决于我们如何定义这个词,这样一个宣告可能导致极为不同的意义。所以,李曼这本书有一个核心观点,要求读者理解其含义,那就是:“对一个基督徒来说,他的政治生活必须从教会内部开始,从作为一个新造的人在地方教会中与其他人共同生活开始。”毫无疑问,李曼认为基督教信仰必须在两种意义的政治生活中都有表达,这当然是对的。但是,当我们说教会在本质上是政治性时,并不总是清楚哪一种政治的意义居于首要地位。

定义教会

李曼很清楚地表明了他对教会的定义:地方性的会众聚集。但是,李曼的书中至少还有一个隐藏的区分,需要一些读者加以分辨。这就是作为一个机构的教会(拥有自身架构和体制的正式组织)和作为一个活的身体的教会(一个有机的组织,超越教会建筑物和集体敬拜而存在)之间的区分。

这种区分使教会的政治性变得复杂,一个很好的例子就是牧师的角色。在建制的教会被按立为有权柄的牧师,是否有权在政治事务方面捆绑众人的良心?如果是的话,是在何种意义上?比如,牧师是否可以命令会众参与反堕胎游行?还是说,牧师必须将自己的讲道和先知性劝诫限定于普遍原则和应当追求的目的,而非具体的手段?

这里没有简单的答案。值得感恩的是,李曼的这本书充满了对这类艰难问题的智慧洞见。以反堕胎游行为例,李曼认为牧师不但可以而且有责任教导生命尊严和必须保护胎儿。但是要宣布达成这一目的的最佳方法,那就是另一回事了。所以一般来说,教会的领袖们需要小心,不要把自己的喜好当作命令提供给会众。

尊重各人的良心与呼召

要理解区分目的与手段、命令与建议的复杂性,有一个角度是从每个教会都会发生的、尊重个人良心与呼召多元性的角度来理解。

牧师有责任传讲福音,包括福音完整的信息和先知性的审判信息。会众因此也有责任以合宜的方式回应这信息。但这种回应必须在体制性教会共同体生活以外的领域中反映出来。工程师、服务员、证券从业人员、政治家,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责任领域,而他们的良心必须在每天生活的实际处境中被福音塑造。

通常,牧师擅长在一般意义上解释和应用神的律法。比如,他们应当帮助我们理解,不可杀人、不可偷盗是什么意思。但是这些一般原则不总是能够清楚地应用于具体的现实,比方在办公室或工厂车间里“偷盗”是什么意思。

李曼常常利用教会政治这类词汇的内在不清晰性,提出一些主张,在一般意义上很可能真确,但需要仔细分析以澄清其意义。在某种意义上,这是不可避免的——这个状况本身也是对读者的训练。牧师、教会领袖和专家可以给出非常重要的原则,甚至指明是非的界限,但最终我们每个人必须找到在自己的处境忠心地做门徒究竟意味着什么。一般原则和智慧的判断都是必要、有益的,但那只是做门徒的起点。

不偏左也不偏右

李曼的这本书勇敢地探讨了一系列易起争论的话题,并以多种方式服事了读者。《列邦如何争闹?》不仅以一种易读和现实的方式介绍了复杂的现状,还公平地对待了通常被看为非此即彼的二分:保守的共和党对上自由的民主党。如果把参与政治比作做饭,那么李曼的书不仅调低了我们的政治争辩的火头,还指出并承认了做出饭菜的需求。

《列邦如何争闹?》同时也在更普遍的层面上提醒我们警惕党争和意识形态的危险——以及,我们有多么容易用自己的喜好和观点替代了对神话语的坚守。李曼非常强调地方教会,而且他这样强调也是对的,因为新约圣经给我们同样的信息:

无论你属于这个党还是那个党,地方教会是我们学习爱仇敌、丢弃宗派主义、铸剑为犁、改枪作镰的地方。正是在这里,我们以神的公义和恩慈彼此教导。正是在这里,神的公义和恩慈变得对旁观的万民而言可见、可靠、可信。

如果你觉得,这种责任听起来对一个地方教会而言太过沉重、超过自己所能承担的,那是因为的确如此。李曼很好地提醒了我们,我们需要的不仅仅是让体制化教会的架构来引导我们、塑造我们的道德与政治敏感性,更基本的是,我们还需要圣灵充满的大能、重生的新生命在我们的每一个关系和责任上体现出来。只有这样,我们才可以成为一个彰显救主形象的教会,一个为着世人的生命而交出自己生命的教会。

【编注:约拿单·李曼的《列邦如何争闹?》英文版由美国Thomas Nelson出版社出版,中文读者可以从九标志中文网站上下载摘译本。】


译:JFX;校:RH。原文刊载于福音联盟英文网站:What Christians Should Do When the Nations Rage

Jordan J. Ballor(乔丹·贝勒)博士毕业于苏黎世大学,目前在阿克顿宗教与自由研究中心(Acton Institute for the Study of Religion & Liberty)担任研究员,同时也是《凯波尔公共神学文选》(Abraham Kuyper Collected Works in Public Theology)的总编辑。
标签
政治
九标志
美国
政治神学
信仰与政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