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帝如何做工?——认识神迹与护理
2018-07-14
| Justin Holcomb

圣经中的记载满是上帝所行的神迹,所有认为圣经值得信靠的人们当然也都相信神迹这回事。可如今,当有人声称见证了一个神迹的时候,就连福音派基督徒都往往忍不住轻轻偷笑,可能心想“神迹”不过是过于活跃的想象力造成的罢了,又或者是将其归因于先进的现代科技。我们正面对着一个难解的矛盾:一方面,我们渴望看到神迹,就像圣经中所记载的那些一样;但另一方面,当我们看到或听到配得上被称之为神迹的事情时,又常常难以克服我们这个时代的怀疑态度。上帝到底有没有停止像祂在圣经所记载的世代中那样的做工呢?

要回答这个问题,我们需要有一套关于神迹的神学体系,来帮我们正确地理解上帝在当今这个世界是如何做工的,从而我们能够避免极端地把一切都看作是神迹,也避免另外一个极端,把一切都不看作是神迹。我们要判定什么才是神迹,什么不是。

对神迹的错误看法

如今,仍然有不少对神迹的看法是错误的。例如,有些人认为世界就像是一块由上帝创造的手表,只需要上好发条,就可以丢到一边,它就能自己依照一套自然法则运转。这种观点认为,上帝并不怎么参与到世界的运转当中,而当上帝选择打破自然法则时,就是神迹发生的时刻。这种看法把上帝挤出了所有日常的、时刻护理的 (providential)、对祂所创造的秩序的维系。我们在下面将看到,这种看法是不符合圣经的。

第二种错误的看法也试图将上帝的做工挤出这个世界,但与第一种有别。这种看法认为事实上根本没有什么所谓的神迹,因为,依据神迹的定义,它是违背自然法则的。然而,由于我们并没有完全掌握所有的自然法则,我们又怎么能确定某个神迹确确实实是违背了自然法则呢?讽刺的是,持这一看法的人们会欣然承认世界中发生的某些事情是我们所不能理解的——而这些谜题的产生是由于我们对自然科学的无知,而非上帝造成的。

与第二种看法相反的,则是“上帝补缺论”(God of the gaps),这种看法基本上把我们目前不理解的所有现象或事件归因于上帝行神迹的权能。不同于纯粹用科学将一切超凡事件解释透彻,“上帝补缺”的看法将科学知识中的缺口缝隙都解释为上帝在那些缺口缝隙处的存在与做工。但随着科学知识的发展,我们知识的缝隙缺口也不断缩小,致使本来填补在这些空缺处的上帝也随之缩小了。

还有另一种对神迹错误的看法,就是把上帝在这个世界上的每个稀松平常的做工都看作非同一般的神迹。迈克尔·霍顿(Michael Horton)在《基督教信仰》(The Christian Faith)这本书中很好地描述了这种观点:

“面对自然主义,基督徒们常常断言反对称:上帝确实经常以神迹的方式影响着他们的日常生活。很多基督徒由于无法清晰切实地感受到上帝对他们生活的关注和影响,于是对那些许诺给他们每天都经历神迹的团体或个人趋之若鹜。这里缺的是一种认知和理解,那就是上帝通过祂的受造物以及祂所创造并维系的自然过程,掌管、命定着日常的一切。” (368)1

这就是说,一些基督徒过于担心在当代世俗主义中没有上帝的位置,因而他们为此做了过犹不及的补偿——将一切非凡的事物称为神迹。但当一切都是神迹时,也就没有所谓的神迹了。

神迹与护理

最基本的基督信仰之一就是:上帝作为整个宇宙中所有生命的创造者、维系者、救赎者,祂也在这些生命中、为这些生命,并藉着这些生命做工。从某种意义上说,整本圣经就是记载了一个接一个的神迹——那就是上帝为祂自己所进行的持续不断的、独特的、在受造界中救赎并重塑那些祂与之立约的子民的做工过程。《威斯敏斯特信纲》简洁地声明了这一点:“上帝是万物的伟大创造者,祂维系、引导、管理、统治一切活物、运动和事物,从最大的到最小的。这是藉着祂至智至圣的护理,照着祂无谬的预知,并按着祂自己旨意所定的自由、不变的计划,好使祂自己的智慧、权能、公义、慈爱和怜悯的荣耀得着称赞。” (第五章第1段)

那什么才是神迹呢?神迹又如何与神的一般做工区分开呢?我们怎样同时保有对“一般的护理性意旨”以及对“神迹中特殊的神圣干预”的牢固而全面的理解呢?要正确理解神迹,基督徒必须明白上帝维系日常的护理和力量。

根据古德恩(Wayne Grudem)在《系统神学》中的说法:“神迹是上帝行为中较少见的一种,在神迹中,祂激起人们的敬畏与赞叹,使人们见证祂的伟大。”(第355页) 或者如霍顿的说法:“与上帝寻常的护理不同,祂行的神迹包括了在某些特定情况中,暂停或改变自然法则或自然过程。”(第368页) 请注意,这两个对神迹的定义都是以“上帝已经不断参与于创造过程之中”为前提的。

上帝参与、影响这个世界,不仅仅是通过神迹,就连自然过程都要归因于上帝的意旨和神力所为。如霍顿指出:“当烧伤被治愈的时候,是上帝通过自然过程在医治,这个自然过程则是祂慷慨赐予,并悉心关照所达成的。”(第369页)1

当我们理解到,神的护理旨在引导和维系我们每日的生活,“自然”和“超自然”之间的区别就消失了。霍顿解释称:

“我们常常将自然原因与超自然原因区分开,但这同样也反映了一种错误的选择:将情境要么归因于上帝,要么归因于自然。圣经中从没有过任何一个受造物、任何一段历史是脱离开上帝的意力而独立存在的,一刻都没有过。要问的不是上帝是不是参与影响着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要问的是上帝是怎样在参与影响。因而,在充分考虑神的护理这一因素后,我们不应该问某个事件的成因究竟是自然的,还是超自然的;而要问上帝在每时每刻的参与和影响中,哪些是护理,哪些是神迹。”(第369页)

“干预主义者”(Interventionist)对上帝做工的看法是将上帝的一切作为都看做是神迹,由此排除了神的护理会带来的引导,造成了对“神力所为”与“人力所为”二分法的走极端态度。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另一种观点把神迹看作是上帝做工之中的特例,它认同“即使是在上帝的神迹中,上帝也常常通过受造者来实现祂的做工,但祂使这些所做之工神圣化,使之成就超凡之事。”(第368页)1

因为在自己的生活中看不到像圣经中记载的那样的神迹而感到失望,这样则是误解了上帝对世间万物护理照料的重要性。霍顿写道:“我们不仅仅有理由在上帝暂停或打破祂创造的自然法则,进行超凡的干预时感谢上帝,同样有理由在祂创造的并恒常运转的自然秩序中感谢祂。无论是在某人的癌症神奇消失时,还是通过难以尽数的多层受造者的干预来治愈癌症,上帝都是终极的医治者。”(第369页)

无论我们以显明的神迹经历到上帝,例如上帝的医治;亦或是得到上帝的护理引导,例如外科医生的医术,上帝都与我们同样亲近,因为“我们生活、动作、存留,都在乎他”(徒17:27-28)


注释1:Michael Horton, The Christian Faith: A Systematic Theology for Pilgrims on the Way(中译:《基督徒的信仰:天路客的系统神学》,美国麦种传道会)(Grand Rapids, MI: Zondervan, 2011)。本文中凡引用霍顿的语句都出自该书。

Justin Holcomb(贾斯丁·霍尔寇姆)是圣公会牧师,任职于改革宗神学院(RTS)及戈登-康维尔神学院(GCTS)的神学教授。他著有《认识信条和会议》(Know the Creeds and Councils)、《认识异端邪说》(Know the Heretics)、以及《上帝的恩典》(On the Grace of God)等著作。贾斯丁还曾与妻子琳赛(Lindsey)合著《这是我的错吗?》(Is It My Fault?)、《摆脱我的耻辱:性侵犯受害者的希望与医治》(Rid of My Disgrace: Hope and Healing for Victims of Sexual Assault)。
标签
神迹
神学
上帝的护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