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教神学家纽必真的生平与思想
2019-03-06
| Bruce Ashford

作为一名美国公民和基督徒,我清楚意识到自己活在一个越来越后基督教化的社会里。大部分美国人不再认为传统的基督教教义(如原罪)或保守的基督教伦理(如性关系的道德)仍然适用于当代社会。那些坚守这些信念的基督徒被越来越认为是道德低下,甚至是充满仇恨的群体。

鉴于美国是一个民主共和国,一些公民的信念会在社会上、文化上以及政治上影响到其他公民的生活,这使得基督徒在公共社会中如何更好地行善显得越发重要。许多神学家可以在此有所助益,在本文中,我会聚焦于莱斯利·纽必真(1909-1998)。我们会思考他的榜样如何能帮助到二十一世纪的美国基督徒。

纽必真的生平与著作

自从我在1997年发现纽必真,我就非常欣赏他的写作,特别是《讲述真理:作为公共真理的福音》(Truth to Tell: The Gospel as Public Truth)、《在希腊人为愚拙:福音与西方文化》(Foolishness to the Greeks: The Gospel and Western Culture)以及《废墟中的启示:人类历史所彰显的上帝旨意》(Signs amid the Rubble: The Purposes of God in Human History)。同样的,我也很欣赏他的一生。

纽必真生于英格兰,并于1936年在苏格兰教会中被按立为牧师。他在印度作为一名宣教士事奉了多年,于1947年被祝圣为南印度教会的主教。此后,他成为一名广受欢迎的宣教学家与公共神学家。他也当选为国际宣教协会(International Missionary Council)的秘书长,以及世界基督教协进会(World Council of Churches)的副秘书长。

纽必真于1974年返回英国,担负起塞利橡树学院(Selly Oak College)的一个讲师职位。他的演讲与写作显示出他的兴趣更加全面地转向公共神学。具体而言,他挑战西方基督徒重新发现作为公共真理的福音,并且在二十世纪晚期的西方社会里构建起一个适切的基督教宣教的框架。纽必真想要帮助西方基督徒培育起一个主基督与世俗化的西方社会间的宣教性的关系。

多元主义与公共社会

纽必真拒绝接受自启蒙运动以来西方社会秉持的对“事实与价值”的二元划分,以及人们因此而假想出的(实际上并不存在的)一个道德与价值中立的公共社会。对于他而言,绝没有一个真正的“道德与价值中立”社会,因为每一个人实际上都在敬拜着某种事物。我们的心灵都有一个基本的取向,这取向伴随着一些坚定的信念,我们心中的取向或信念最终会在我们所行的一切事上表明出来。

纽必真的公共神学写作聚焦于一个基督徒占少数的社会状态,拥护有原则的多元主义。纽必真相信基督徒当在公共社会中采取一种宣教的姿态,专注于分享福音信息,并彰显作为公共真理的福音与公共社会的相关性。若要做到这一点,基督徒就必须对自身的文化处境有一个深层次的认识,好让我们有针对性的宣讲福音,并以忠于圣经并对自身文化有意义的方式活出福音的真意。

纽必真并不反对建立一个基督化的国家,但他反对政教合一的社会。他明言教会不应当把福音的信念强加于同一个社会里的非基督徒成员。建制性的教会(institutional church)不应当直接影响公共政策的制定。但是,建制性教会应当装备信徒能以一种神学上纯正并以福音为中心的方式,来思考并参与公共生活。

当代社会可以成为基督化的社会吗?

虽然纽必真大多具有影响力的著作都是像书本一样的长论文,但他对基督教信仰及基督徒公共生活的思索都可以在一篇名为《当代社会可以成为基督化的社会吗?》(Can a Modern Society Be Christian?)的短文中找到。

纽必真在文中写到,晚近的现代社会与基督教信仰是不可能和平共处的。因为基督教信仰与现代社会都有其使命性的信条,并且两者都作出普世性的信仰宣告。多年来,基督教领袖们尝试把基督信仰的整全性局限于信徒的内在信仰体验,好让其可以在现代世界中存活下来。他们实际上驯化了基督信仰,好使其不对人们的公共生活作出任何信仰性的宣告(也就因此不会对公共社会带来任何信仰的挑战。——译注)。但是,对基督信仰的驯化及私人化极大地削弱了其中心性宣告:基督乃是宇宙性的君王,并且福音乃是公共真理。

纽必真借着圣经的教导向我们指出这种困境,因为圣经显明上帝君尊的统治已经在耶稣基督(的位格与工作)里显明了。我们必须容让自己的基督徒信念来塑造我们在公共社会里的言语和行动,并且我们也必须给予信从其他宗教的人同样的自由。换言之,我们必须努力建构一个基督化的社会,但不是一个政教合一的社会。他说:

在社会中掌权的基督徒,应当基于上帝在耶稣基督里启示出来的对人类生活的旨意而行使其权柄。但当他们如此行时,他们需要使用自身的政治权柄给予社会中的非基督徒群体同样的信仰自由,就如上帝的圣言在耶稣基督里道成肉身时所赐给我们的那样。

拥有政治权力与相应责任的基督徒,他们必须基于一种与福音一致的方式来行使其权柄,就是基督徒所认识到的,上帝定意要使人类全体繁荣兴盛。

建造一个健康的基督化社会

纽必真鼓励英国基督徒起来建造一个健康的基督化社会,并对此提出了5个路径。

首先,基督徒必须重新发现作为公共真理的福音,并以此为评判其他一切信仰宣告的范式与标准。他在另一处这样写到:

教会确认福音就是全社会的公共真理,就是要挑战全社会,使其从主观主义与相对主义的梦魇之中惊醒过来。并使全社会脱离使其自陷其中的信仰错谬,并接受这样的呼召,就是上帝吩咐每一个人都要寻求、了解并宣告福音的真理。因我们是上帝造的,祂已经装备我们能认识真理,并从整个受造界来赞美并回应造物主的信实。(引自《讲述真理》一书)

其次,教会必须再次成为一个热心传福音的群体。若福音真是公共真理,就必须让社会中的每一个人都能认识到。纽必真写到:“只有当福音被人真正认识并经历时,其释放罪人得自由的大能才能完全显明。基督徒不断向外的宣教可以平衡信仰的内敛化与私人化。福音是释放罪人得自由的真理与大能,能将罪人从对世界的幻觉与人和人之间的疏离之中解救出来,就如从黑暗与困惑之中照射出的大光,当人们将其作为真实的好消息而领受时,人们也就真正地认识了福音。”

其三,教会需要将其神学表达通俗化。纽必真的意思是,教会必须装备普通信徒更好地把福音带进其世俗义务之中,包括他们的工作场所与社会活动。他认为英国基督徒在此可以受惠于荷兰凯波尔主义传统的教导。

其四,基督徒必须持守对基督的忠诚,但同时也要保障其他信仰群体的表达权利。纽必真认同公共社会里多元信仰的实际,他认为,健康的基督化社会应该努力促成其成员之间的信仰对话。基督徒不应当压制或排除社会中的非基督徒群体,而是要公开地与他人辩论,好说服他们,基督徒对人类良善生活的异象会使全体社会成员一同得益。

最后,基督徒必须预备自己,随时为福音参与公共的辩论与论争。他们须要培育起敬虔的品格,比如勇气和怜悯之心。他们必须要操练属灵的能力,就是参与那不可见的属灵争战的能力,特别是当福音进入一个不认识上帝的社会中时。他们也需要具备必要的智识与修辞能力,好在社会中恰当而有说服力地传递基督徒对良善生活的异象。

纽必真知道自己并非是一位政治哲学家或政治学家。他从未尝试建立一个政治项目或议程。取而代之的是,他呼召基督徒认识到福音乃是公共真理,如此来宣讲它,并且将其应用到公众关注的事务上。纽必真的生平与著作提醒我们培育优秀的公共神学的价值,以及教会要兴起可以为着人类之共善而对公共领域发声与行动的公共神学家的重要性。


译:吴兆俊;校:JFX。原文刊载于福音联盟英文网站:How a Man Named Lesslie Changed the Way I Think

Bruce Ashford(布鲁斯·阿什福德)是浸信会东南神学院的教务长和神学与文化教授,著有多本书籍。他的博客是www.bruceashford.net。
标签
文化
世俗主义
真理
后现代
社会主义
公共事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