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小也是人:《霍顿与无名氏》
2020-06-12
| 基甸

好莱坞动画片Horton Hears A Who的中文译名在大陆叫《霍顿与无名氏》,在台湾叫《荷顿奇遇记》,而香港的译名最有特色,叫做《大象亚钝救细界》(“细界”相当于“小人国”吧)。虽然还没有看过这部电影,但《霍顿与无名氏》的小人漫画书我给儿子读过很多遍——以前是给老大,现在是给老二。两年前在新泽西,我跟妻子还曾带两个儿子去露天剧场看过以这个故事为主线的音乐剧《苏斯剧》(Suessical),所以这个故事我相当熟悉。《霍顿与无名氏》小人漫画书的作者是大名鼎鼎的苏斯博士(Dr. Suess)。苏老师写、画的书风靡全球,在此之前已经有《戴帽子的猫》The Cat in the Hat)等被好莱坞搬上银幕,虽然据说电影没有书那么受欢迎。 

电影《霍顿与无名氏》首映的时候,很多美国媒体报道有“维护生命”(pro-life)人士(简称“维生族”)借电影的上映“抗议示威”,用其中一句台词宣传反对堕胎的理念。这件事引发了颇为喧闹的争议,算得上是“小人国里起风波”了。

这句台词,也是苏斯博士著名的经典语录之一,就是“人就是人,再小也是人”(A person's a person, no matter how small)。“维生族”借用这句话为其反对堕胎的理念“背书”,遭到支持堕胎的“维(护)选(择权)族”(pro-choice人士)嗤之以鼻的反弹。美国一些文化自由派(liberal)精英也大以为谬,指责“维生族”的做法是曲解人家苏老师的意思,因为苏老师自己肯定并非保守派“维生族”。苏老师的遗孀也对这种“强拉苏斯博士来垫背”的行为表示不满。尽管“维生族”辩解说他们的言论自由应该得到保护,很多美国人仍然觉得他们的做法有些不近人情,因为这毕竟是部儿童电影,观众绝大部分是不知“堕胎”为何意的小朋友,“维生族”借题发挥也应该考虑场合。 

我不是liberal人士,也不是“维选族”。但是我、我们家领导和两个儿子,都是苏老师的粉丝。我们家的习惯,晚上把儿子送上床之前,要给儿子读书,然后才是睡前祷告和“晚安、睡好、我爱你、我也爱你”的祝福。妙趣横生的苏氏漫画曾经并继续给我们家的大人和孩子带来许多的笑声和欢乐。两年前我们家娃娃他妈曾经专门写过一篇《我爱苏斯博士》,夸赞这位美国家喻户晓的儿童文学作家: 

“(苏斯博士)的书改变了一代人对儿童书籍的看法。他让儿童文学变得如此生动、活泼,让孩子们发现原来阅读可以如此有趣……苏斯博士的书的一大特点是无边的想象力……另一个特点便是寓教于乐,将一些深刻的道理放在浅显易懂的寓言故事中表现出来,让人在会心一笑之后茅塞顿开……他所有的书都是琅琅上口之作,所有的故事都用押韵的句子讲出来……苏斯博士不愧为语言大师,可以说是随意驾驭词汇,而且他自己编造了数不清的新词汇——就像小孩子会自己编造词汇一样。他的书充满了孩童的顽皮和稚趣……他为刚刚学会识字的儿童写的书(Beginner Books),用最少的单词讲出一个个生动的故事,让小孩子易读、爱读。”

“寓教于乐”的确是苏斯博士儿童漫画书的一大特征和优点。而且尽管苏老师被人划成左派、自由派人士,他的儿童漫画书所传递的理念,却并非没有基督徒可以认同的信仰理念或普世价值。

就如在《霍顿与无名氏》的故事中,忠厚信实的霍顿为了拯救住在一粒尘埃上的小人国“胡村”(Whoville)里的人而受尽嘲笑。在世人眼里,胡村居民根本就不存在。他们实在太渺小,渺小到一般人用肉眼根本看不见。“实证主义者”酸酸袋鼠教导霍顿:“如果一样东西你看不见、摸不着,它就不存在”。但霍顿坚信胡村小人儿真的存在,“人就是人,不管他有多小”,就像基督徒唱的歌所说,“我知道他的确活着,不管人怎么说”。纵使遭人嘲笑,霍顿仍然坚守自己不凭眼见的信仰。反过来,对胡村小人儿来说,霍顿是如此的巨无霸,以至他们也无法用肉眼看见。所以当胡村村长给小人儿们介绍霍顿的时候,他用的语言就像一个(正常尺码的)大人跟另一个大人描述上帝的语言一样。这个故事简直就是一个高妙的喻道寓言,让人不能不联想起圣经所谓信仰就是“所望之事的实底,未见之事的确据”的话来。 

撇开“维生”与“维选”之争不谈,“人就是人,再小也是人”确实也流露了一种尊重个体生命的价值观。小是外在的物理特性,但人的生命是内在的本质。儿子个子长得小,特别是在班上那些多半长得很高大的美国人同学中间,有时会感觉自卑。我安慰他说,有很多伟大的人,个子都不高大。上帝造每个人都是独特的。你虽然个子不高大,但上帝给了你很多其它的恩赐与天赋(你聪明、好学、有同情心、有爱心、有礼貌、会跆拳道、会弹钢琴、会吹巴松管……)。在爸爸妈妈和上帝的眼里,你跟那些长得高大的孩子一样宝贝。

“人就是人”,个体生命永远有更高的价值。种族主义者说,那些人是劣等民族;民族主义者说,那些人是非我族类;“宗教主义”者说,那些人是异端邪教……而圣经说“上帝爱世人”。再贫穷、再落后、再愚昧、再迷信、再渺小、再卑微,也是人。白领是人,民工也是人;基督徒是人,穆斯林也是人;中国人是人,苏丹人也是人;“再小也是人”。苏斯博士笔下的“斯里奇”(Sneetches)鸟把肚子上有没有星星作为“亲不亲,路线分”的标准,而《黄油之战》(The Butter Battle Book中住在高墙两侧的人们就为了吃面包时黄油该涂在朝上的一面还是朝下的一面而势不两立,从而发动战争,从弹弓到飞机大炮、到导弹、最后升级到原子弹……读起来我们会觉得好笑,但它们对我们所处的世界和人性深处的一些东西真是一种绝妙的讽刺。也正因为如此,“人就是人,再小也是人”这句颇具理想主义色彩的话才如此令人感动。 

苏老师漫画小人书的小人儿读者多半并不知道“维生族”和维生素有啥不同,也不知道这主义那主义有多严重。但是友爱、宽容、接纳、自信、忠诚、平等……,这一个个抽象的概念,就通过生动有趣的漫画潜移默化地浸润孩子的心田,幽默感和识字能力就在简单轻松的文字中默默地培养孩子。这,就是苏斯博士的作品的过人之处。就像路易斯(C. S. Lewis)的《纳尼亚传奇》等儿童文学作品,通篇没有宗教的内容,却是真正的基督教文学的上乘。 

“人就是人,再小也是人”。孩子虽小,也需要读好书。孩子的心田,更需要做父母的播种良善的理念。但这不是意识形态灌输和说教,而是潜移默化的影响。我觉得苏斯博士的书至少比一些莫名其妙的日本卡通好得多。我会继续喜欢苏老师的漫画小人书,也会继续把它们读给儿子(老二)听,直到儿子能够自己阅读。

基甸旅美成都人。曾任福音杂志主编,现为全职基督工人。音频播客“基甸聊天”和视频直播“甸二哥的龙门阵”主持人。
标签
电影
神的形象
童书
苏斯
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