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好莱坞为艾利奥特·佩吉叫好,却抵制了我? 
2021-04-09
| Becket Cook

去年12月1日,曾主演网飞(Netflix)剧《伞学院》(The Umbrella Academy《朱诺》(Juno《盗梦空间》(Inception的好莱坞女星艾伦·佩姬(Ellen Grace Philpotts-Page)宣布自己决定成为一个男人,并改名为艾利奥特·佩吉(Elliot Page)。这时,几乎整个世界都在为她鼓掌叫好。与此同时,我因跟随基督而不再认定自己是同性恋者的决定在我们的文化中却成了令人厌恶的。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双重标准?艾利奥特宣称说“他”终于成为了真实的自我。那么为什么我们的文化不为我也决定了做真实的自己而欢呼?难道我成为真实的自己就不值得赞美吗?就连希拉里·克林顿也在推特上恭喜艾利奥特和表示支持,说:“有机会见证一个人成为真实的自己,那真是太好了。”

不宽容的宽容

目睹人们成为“真实的自己”真的很美好吗?还是只有当他们发现的“真我”符合当下流行的文化叙事时,才是美好的?如果希拉里知道我的故事,她会在推特上支持我成为真实的我自己吗?

当希拉里参与2008年总统竞选的时候,她还是反对同性婚姻的。但是2013年当她宣布改弦易辙、支持同性婚姻时,似乎只是因为政治风险已经消失了。而现在,宣称变性、“出柜”已经成为时尚,克林顿和其他许多政界、商界和文化界的领导人一样,可以公开支持这一潮流而不会有任何后果。但如果有名人在推特上发一条我写的《情感锐变:一名男同志不可思议的救赎故事》(A Change of Affection: A Gay Man's Incredible Story of Redemption一书的封面并附上好评,很可能就会遭到抵制。

艾利奥特的推特帖子从积极的口吻开始。宣称自己因为能在生命中走到这一步而感到非常幸运,并感恩能够最终追求真实的自我。但随后她的语气就开始变得愤懑甚至苦毒:“我的快乐是真实的,但它也很脆弱。”“我很害怕。”他几次这样说。然后她开始指责那些不同意她选择的人,认为那些人手上沾了血。如果有人攻击她,她“不会沉默”。

尽管佩吉的变性决定得到了娱乐界的欢快掌声,但她自己的宣布及语气表明,她的“新我”是极其脆弱的——依赖于他人的肯定和接纳,内心充满恐惧。

让我们来对比一下艾利奥特的“出柜”和我的决定。

我的改变

作为时尚界的制作设计师,我的事业曾经非常成功。在好莱坞,我同时也曾是一个完完全全的、有同性性关系的男同。多年来,我交了许多男朋友;参加了洛杉矶、旧金山和纽约的骄傲游行;并参加了无数次争取同恋婚姻平等权的集会。当时,我认为我作为同性恋者的身份不可改变,至少我当时就是这么认为的。

但在2009年,我经历了一些不同寻常的事情。我第一次参加了一个好莱坞福音派教会聚会(是那个周日之前,在咖啡店认识的一个陌生人邀请我去的),与耶稣基督有了一次不可思议的相遇。我走进教堂前还是一个无神论者兼同性恋者,两个小时后走出来时却是一个重生的基督徒,我爱上了耶稣。我自己都被这一反转惊呆了。 

要使我的性欲降伏并不容易,我现在仍然在与残余的同性吸引力作斗争,但舍己、背起十字架,跟随耶稣是一种荣耀。我所经历的任何挣扎与和创造我并赋予我生命意义的那位建立个人关系带来的喜乐相比,都是微不足道的。我的身份不再是我的性取向,而是在耶稣基督里。

当我向洛杉矶和纽约的朋友们宣布自己“出柜”成了一个基督徒时,我遭到了他们的质疑,甚至是来自某些人彻底的敌意。等到我的回忆录(即前文提到的《情感锐变》一书)在2019年出版时,我感觉地狱的出口被打开了。我最亲密的、从小到大的朋友抛弃了我,而我曾服务过的好莱坞制作设计机构则以随意找了一个模糊的借口把我像烫手山芋一样丢掉了——尽管我是他们最出色的艺术家,多年来为他们赚了不少钱。当然,如果我的回忆录是对我作为同性恋者的身份回顾和庆祝,我相信就会收到很多来自广告和编辑客户向我发出的工作邀请。

与艾利奥特·佩吉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她获得了名人和政客的认可和青睐,而我却失去了挚友和生计。

我得到了什么

要说明的是,我不是在抱怨,也不是想要自称受害者。我在基督里得到的绝对要更加宝贵和无价。就像使徒保罗一样,我正在学习“我以认识我主基督耶稣为至宝。我为他已经丢弃万事,看作粪土,为要得着基督”(腓3:8)。

耶稣的警告很清楚:“世人若恨你们,你们知道,恨你们以先已经恨我了。你们若属世界,世界必爱属自己的;只因你们不属世界,乃是我从世界中拣选了你们,所以世界就恨你们。”(约翰福音15:18-19)

是的,失去亲密的友谊和丰厚的事业的确残酷,但身在神的国度里却足以弥补这一损失!我现在是王室成员、神的儿女,与基督同为后嗣。与佩吉相比,我的喜乐一点都不“脆弱”。佩吉的快乐取决于别人的肯定,但我的喜乐却有更稳固的安全保证:因为我在基督里,因此我在神的眼中就可喜悦,神的接纳和认可才最重要。

真正的“真我”

几年前,时尚界著名摄影师梅兰妮·奥赛文多(Melanie Acevedo)创作了一本名为《真我:时尚本质之旅》(The Authentics: A Lush Dive into the Substance of Style)的精美影集,可以说是咖啡的最佳伴侣。书中介绍了艺术、设计和时尚领域的创意先锋的个人世界和华丽的家。梅兰妮和我是老朋友,也是同事,多年来我为她设计了许多摄影作品。当她在计划这本影集时,她让我为这本书推荐一些“真实”(她真正的意思是“美妙的”)又上镜的朋友。我半认真半开玩笑地问为什么我不是候选人。毕竟,没有比因为我与基督的关系而放弃我以前的同性恋身份更真实的了。我大声说:“我是你认识的最真实的人!”事实上,因为我现在是神创造我的样式,所以我终于“真实”了。变得越来越像耶稣(他是有史以来最真实的人)是一种更真实的转变,而随着潮流和自我暗示所变为的自己其实一点都不“真”。

梅兰妮不知道如何回应我的挑战,只是脸红了,无言以对。我感觉到她知道我的意思,甚至相信这是真的。但这种真实性并不能帮助销售这本咖啡桌读物。

堕落世界中的爱

我决不想贬低那些患有性别畸形症的真实痛苦,也有变性者遭到仇恨攻击、有时甚至是暴力和恐吓,这些都是可怕的无理之举。这些人也是按照上帝的形象创造的。我们应该爱他们,为他们祷告。

变性现象掩盖的根本问题是堕落。因为我们的始祖在伊甸园里抵挡悖逆神,所以我们的心智、意志和情感都被扭曲了。我们真实的身份本该与神相交、与神联系,但却被突然切断了。唯一的出路是透过相信耶稣基督、与神和好,使我们回到真实的、真正的自我。与我们的造物主建立正确的关系,是我们被造的目的。

我们每个人都经历过我们是谁和神创造我们成为谁之间的“矛盾”。解决这一矛盾的答案不能通过在自己或他人身上寻找认同,只能透过与基督联合才能找到。我在自己的生命中发现了这一自由的真理,我的祷告是艾利奥特·佩吉和其他人有一天也会发现这一真理。


译:DeepL;校:JFX。原文刊载于福音联盟英文网站:Why Hollywood Praises Elliot Page (and Blacklists Me).

Becket Cook(贝克特·库克)曾是好莱坞电影布景设计师,后于泰尔博特神学院(Talbot School of Theology)获得文学硕士学位。
标签
同性恋
文化
好莱坞
变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