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是神的恩赐,而不是我们的财产
2019-04-08
| Bethany Jenkins

如果没有上帝,很多事物都会失去意义。拒绝上帝的我们就会成为赋予自己意义的那一位,这让我们无法获得自由和喜乐,而为自己创造意义这件事会让我们变得担忧和焦虑。

例如,想想我们是如何追求健康的。尽管现在有各样的治疗手段,但我们却比以前更加焦虑。我们可以想象一下,当一对夫妻发现他们怀孕后,他们的喜乐、希望和兴奋是显而易见的。但当他们见过一次医生后,大量的忧虑会困扰他们:“我们该做什么检查?检查如果发现问题,我们该怎么做?”

鲍勃·库蒂罗(Bob Cutillo)医生(医学博士)在他的新书《在这个焦虑的时代追求健康》(Pursuing Health in an Anxious Age, 十架路出版社)中他写到这样一个情形:

对于夫妻来说,发现妻子怀孕时的喜乐是一生中最纯粹的一种喜乐了。但是在进入医疗系统后,他们对于孩子这个恩赐的赞叹和敬畏感会慢慢衰退,并会忙于计算那些未知的风险。他们会开始担心发生糟糕的情况,为了顺利的生产,他们会因为许多孕期的决定产生焦虑。对未知未来的掌控会迅速控制我们,对健康的极度追求会将喜乐和希望转变成算计和忧愁。

我们应该如何以福音的角度重新审视健康呢?是否有一个更大的医疗观念可以给我们希望?

为此我采访了库蒂罗医生,他是一名有丰富经验的医生,在各种不同处境下有数十年的工作经验。我们一起探讨了为了人类兴盛的益处,福音可以怎样帮助我们更明智地追求健康。


是什么让你愿意放弃临床治疗和学术研讨,并花时间来写这本书的?

一开始写书的想法其实并不明确。我曾经是一名全职的临床医生,当我思考自己将如何结束医生这一职业生涯的时候,渐渐地而且很清晰地,我发现自己想要离开这个领域,退下来休息一段时间。我并不喜欢这个想法,也不知道接下来会怎样。但是等我真的退出后,我就看清了下一步该走的路——写作。当时对于一个不以写作为业的人来说,那是一个荒谬的想法。

但是经过多年的观察,我对一个事实的看法很清晰——人们对健康和医疗的期望与人类存在的真相之间有一个不断扩大的鸿沟。现今医疗健康领域充满了成就和希望。虽然医疗保险和临床治疗正在高速地向前发展,但是我们走得太快了。它就像脱轨的火车一样失去了控制,并且我们并不清楚方向在哪里。为了弄清这个事实,我们应该更多地去思考以下两个问题:人类在本质上到底是什么?我们的命运究竟通向何方?

在书中你谈到,健康应该被作为一份神的恩赐去呵护,而不是当作自己的财产去保护。这种焦点的转变如何改变我们的做法?

其中一个可以说明这种混乱的依据就是我们对“健康”这个词的用法。这个词语的意思已经变得模糊不清了,就像一个没有清晰标记的破旧硬币一样。如果你在网络上搜索这个词语,你会看到许多关于健康饮食习惯、健康食谱、健康生活方式的网站。我们甚至可以找到一些关于财务健康的建议。我们成天谈论“我的”健康,就好像我们理所当然地拥有它一样。

我希望《在这个焦虑的时代追求健康》这本书可以成为一个提醒,来挑战我们思考一个简单问题:“我们是否真的拥有自己的健康?”尤瑟夫·皮柏(Josef Pieper)提醒我们,“所有我们自己赚得的或者拥有的,都是因为有人给予了我们什么,换句话说我们的赚得和拥有都是因为我们拥有被慷慨赠予而不是自己抓取的某个事物。我们的人生都是从获赐的某个恩赐开始的。”我就是以这样的方式看待健康的,并且我也努力想让这个观点给我们构建医疗体系带来深刻的改变。

医疗体系的目的是什么?它是如何在追求这一目的的过程中出现问题的?

讲到我们不健全的医疗体系时,一些比我更有智慧的人曾说过:健康不是一个可以交付的商品,医疗不是一个系统的成果。当然这个系统能够也应该帮助个人获得高质量的医疗服务。但是这个系统不能帮助我们处理最深层的恐惧和焦虑,而我们对健康的希望正是建立在后者之上的。

我记得曾和一位病人进行术前谈话的情景,从技术上来说那时我非常确信这个手术对她会有帮助。虽然她年纪已大,会有一些手术的风险,但是因为这个手术可以有效缓解她现在的疼痛,我们决定为她施行手术。当我像往常一样向她解释这台手术的好处和可能存在的风险时,她打断了我并说到:“你可以不用再向我解释了,我会接受手术的。但是我想让你知道,我很害怕。”虽然在医疗体系中,人们每天都以极大的耐心来回应这些担心,但是在这个碎片化的,嘈杂的并且苛求的体系里,我们越来越难以听到这样的声音。

作为一名医生或者病人,福音应当怎样引导我们与医疗体系的互动? 

我相信在我们目前面临的健康和医疗护理的问题上,以下四个事实常被我们忽略:

  • 我们该如何面对我们作为人类的软弱?
  • 我们该如何面对那些对人和事日益碎片化的观点?
  • 我们该如何面对个人健康和我们生活的社区健康之间的必然联系?
  • 我们该如何面对我们对死亡的恐惧?

福音会以一个美妙的方式来回应这些深刻的事实。好消息就是,我们不用对人类的软弱感到恐惧,这种软弱既不需要我们用技术去根除,也不需要从我们的视野中被排除。因为我们软弱,所以我们期盼健康。


译:璐竹;校:JFX。原文刊载于福音联盟英文网站:Health Is a Gift, Not a Possession

Bethany Jenkins(贝瑟尼·L·简肯斯)是真理论坛(The Veritas Forum)的副主席,在福音联盟发表过很多文章,她也是国王学院(The King's College)的高级研究员。她曾在国会、州政府办公室,以及华尔街和Big Law律师事务所工作。她本科毕业于贝勒大学(Baylor University),并在哥伦比亚法学院(Columbia Law School)获得她的法律硕士(JD)。贝瑟尼在纽约和波士顿两头工作,喜欢在中央公园沿着查尔斯河(Charles River)跑步。她是救赎主长老会(Redeemer Presbyterian Church)的积极成员。
标签
福音
健康
医疗
访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