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对利维坦与贝希摩斯的主权
2020-07-06
| Christopher Ash

编者按:本文是福音联盟“一年一遍读经计划”的一部分。我们鼓励基督徒与众教会在一年时间里通读神的话语。经十架路出版社(Crossway)许可,本文摘自克里斯托弗·艾许所著《约伯记:十架的智慧》(Job: The Wisdom of the Cross, 2014)一书。


G.K.切斯特顿(G. K. Chesterton,1874-1936,英国作家哲学家神学家天主教徒——译注)曾提出说,当约伯聆听神对他说话时,“他经历着芒刺在身般的惶恐,因为感到一种奇妙到无法言说的事物正围绕着他。神拒绝解说他的设计,这一点本身就是对祂作为设计者的强烈暗示。”

在对利维坦(和合本翻译为“鳄鱼”)与贝希摩斯(和合本翻译为“河马”)的描述中,要传递给约伯(和我们)的信息,的确是奇妙到几乎要无法言说。

但那信息是千真万确的。

利维坦与贝希摩斯——阴暗的角色

贝希摩斯这一形象似乎是将死亡以故事形式的展现。而利维坦在圣经的意象中,是神的首要敌人。在利维坦那里,我们看到的是兽性、恐怖,和赤裸的邪恶。在对它描写的极致之处,我们读到“凡高大的,它无不藐视;它在骄傲的水族上作王”(伯41:34),那正是圣经另一处提到的“鬼王别西卜”(太12:24)。

这番对约伯的第二段上帝之言回应着这样一个问题:受造秩序中怎会有超自然的邪恶。这一点从约伯记40:8-14中明显可见。约伯质疑着神的公义(40:8)。于是神挑战他去审判全地(4:11),即“见一切骄傲的人,将他制伏,把恶人践踏在本处”(40:12)。神所说的意思是:“如果你做得到,那我就认可你能够自己拯救自己。但是你不能。”(40:14) 

所以,贝希摩斯与利维坦角色的出现不是突降手法,而是使用人们熟悉的故事语言来表述一个观点:只有神才能够限制住邪恶。利维坦是“这个世界的王”(约12:31),是“空中(即在超自然范畴里,我们之上神之下的)掌权者”(弗2:2)。

所以这个受造物是一切骄傲者的王。“如果你能够驯服它,约伯,那我们就能有确信你能驯服一切骄傲。但你做不到,约伯,不是吗?”的确我们在约伯记19章看到正是这头怪物在残害约伯,让他的生命在这整个时期里沦为彻底的悲剧。约伯无法与它匹敌。约伯记41章要达到的目的,就是要让我们在让人畏惧的邪恶掌权者的巨大威力面前战兢发抖。

如果我们认为邪恶是坏的,那当我们与那头利维坦面对面时,便会意识到它比我们认为的可怕无限倍。“想要与邪恶较量,你是无能为力的,约伯。你知道这一点。”

魔鬼是神的魔鬼

“但是我能!”神说。那是我们要明白的要点。

这头让人恐惧的怪物是一个受(41:33)之物。“我也造了它,并且我能驯服它。它拴在我的牵绳上,虽然它不受你的牵绳束缚”(参考41:5)。我们在诗篇104:26中能见到类似将怪物打回原形的一幕,那段经文平静地描绘着利维坦被放置在海上嬉闹的景象,好像多动的孩子被父母放在围栏里玩耍一样。

要点就在这里。一个路人走进一片农场空地,被那里的野狗吓着了。它们围着他的脚踝低吼,龇牙咧嘴地空咬。他吓坏了。他一定会问这个问题:这些狗的活动范围究竟有没有限制?它们系着牵绳吗?它们的主人会呵退它们吗?当约伯经受磨难的时候,他最大最深的恐惧是攻击他的怪物没有行动限制,攻击会持续永远,暴烈程度不会减弱,怪物被放任而行,完全掌控约伯和他的生命。他害怕没有一位掌权的神将邪恶束缚在牵绳上。

但这样的一位神是存在的。当约伯领会到这一点时,他充满惊异(42:2)。我们作为读者,早已从第一章与第二章里看到了。在那里很清楚,撒旦是受到制约的(1:12;2:6)。在这两处场景里,他一字不差地遵守着约束。撒旦那条利维坦是一头可怕的怪物,但是它半步也越不过神的牵绳界定的范围。

但这不能回答我们的问题。它不能给我们一个哲学意义明晰的体系来解释苦难和邪恶。但它却有更深层次的意义:它打开了我们的眼睛让我们看见上帝是谁。祂是独一的无可匹敌的神。连邪恶的奥秘也是祂的奥秘,连撒旦那条利维坦也是神的撒旦(如果我们大胆论断的话,它是神的宠物)。

那就意味着,当我们自己经历苦难,或当我们陪伴经历苦难的人们时,我们能以绝对的信心向有至高权威的神俯下身,知道虽然邪恶是可怕的,它却丝毫不能越过神的牵绳规定的范围。它也不会永不止息,因为我们所属于的那一位是神。

代价沉重的胜利

直到新约圣经,我们才知道神战胜这头利维坦所付出的代价。不论是贝希摩斯还是利维坦,都不能被更强大的同类打败;邪恶不能够打败邪恶,打败邪恶的是纯粹的善为了救赎所受的苦难。这与奥林匹斯山上呼风唤雨的神祗从遥远高处打赢的胜仗截然不同。

与之相反,这一胜利似乎荒唐地赢在了基督的十字架上。就好像希伯来书作者所阐述的,神的儿子变成完全的人,原因是“特要籍着死,败坏那掌死权的,就是魔鬼”(来2:14)。利维坦这头怪物能够摆布人类的原因,是我们因悖逆神而向它残酷的权柄投降。“死的毒钩就是罪”(林前15:56)。我们暗暗地效忠着这头邪恶的怪物,并且在我们的罪债还清之前,我们逃脱不了它的魔掌。但那罪债在十字架上得到了清还,正如歌罗西书2:13-15所说:

你们从前在过犯,和未受割礼的肉体中死了,神赦免了你们(或作我们)一切过犯,便叫你们与基督一同活过来。 又涂抹了在律例上所写,攻击我们、有碍于我们的字据,把它撤去,钉在十字架上。 既将一切执政的掌权的掳来,明显给众人看,就仗着十字架夸胜。

我们的神是处理创伤的神,因为祂通过祂的独生子承受着创伤。于是当利维坦的阴影压抑我们的时候,我们便能够满怀信心地唯独投靠这位救主。

患难者与罪人的慰藉

邪恶让我害怕。这本应该如此。我理应在超自然的邪恶面前谦卑,这样才能(深深地)知道它强大到我无法靠自己抵抗它。死亡与掌控死亡力量的那一位(即魔鬼)对我而言过于强大。但我的回应不应当以恐惧为终点。因为约伯记在这样的保证中达到巅峰:死亡(贝希摩斯)与掌握它力量的那位(利维坦)都是受造物,它们完全受控于有至高权柄的救主。

祂能做成一切,祂的目标无一会受到阻挠,这一保证是我在苦难中所需的慰藉,在受邪恶恐吓时渴求的鼓舞。祂不只是容许邪恶,而是指挥,控制,并且使用它达到善的目的。人类历史中最邪恶的作为(那些看似利维坦与贝希摩斯获得最终胜利的时刻)都是“按着神的定旨先见”发生的(徒2:23)。那些是贝希摩斯与利维坦决定性失败的时刻。

神知道如何使用超自然的邪恶来服务祂最终善的目的,这位神能够,也会用对我生命最黑暗的侵犯,来成就祂为了我在基督里的益处不可战胜的计划。哈利路亚!好一位救主!


译:Alex Liu;校:JFX。原文刊载于福音联盟英文网站:God’s Sovereignty Over Leviathan and Behemoth

Christopher Ash(克里斯托弗·艾许)是剑桥市丁道尔之家(Tyndale House)的一名牧师和作家。自2004至2015年间他在伦敦担任科恩山培训课程(Cornhill Training Course)的总监,著有《竖起你的耳朵来!》(Listen Up!)等。
标签
公义
神的主权
十字架
救恩
邪恶
患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