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本2020年写不出来的关于美国黑人的书
2020-10-16
| Sho Baraka

编注:就像C. S.路易斯(C. S. Lewis)所建议的那样,我们要帮助我们的读者“让这几个世纪以来干净的海风吹过我们的心”(出自On the Incarnation: Saint Athanasius with an introduction——译注)。也正如他所指出的那样,“只有通过阅读经典”才能达到这样的效果。我们接下来要审视一些可能被遗忘、但是依然和现今的教会相关,并且能帮助今日基督徒的经典著作


“有那么几年我们总是在问问题,也有那么几年我们总是在回答问题。”

这是敏锐的人类学家兼作家佐拉·尼尔·赫斯顿(Zora Neale Hurston)的观察。成熟是一个过程,谁都无法加速。年轻的时候我以为我有的是答案,可我其实应该问更多问题。我的一些答案其实对我有害,因为当时的我过于胆小;而另一些答案还需要我更多地谦卑自己;还有些则是肤浅的,而它想要回答的问题却比我想象的更加深刻。

我必须明白一件事:有了信息并不等于能够理解。

为卡尔·埃利斯赞美神

在卡尔·埃利斯的再版名作《最后得释了吗?:非裔美国人的福音》(Free at Last?: The Gospel in the African American Experience,IVP,2020年)中,我们听到了一种稳健的劝告,而这种劝告经常被不断摆动的钟摆淹没。一个男人或女人的审慎并不应该用随波逐流地追逐新奇观点的游泳能力来衡量,而应该通过捍卫超越时间的真理来衡量。我担心许多基督徒比起对基督的敬重,更关心与文化的相关性。然而,另一方面,有些人忽略了上帝也会利用文化作为传达祂真理的方法这一事实。赞美上帝,卡尔·埃利斯的箭袋里既有圣经文学研究的箭,也有关切社会的公民意识之箭。

他是一个善问问题的人。

当我观察基督教圈子的各种形态时,我认识到,在许多方面,属灵上的成熟不是通过我们如何应用所相信的东西来衡量的,而是根据我们如何为之辩论来衡量的。我们像孩子一样参与其中,骑着各种木马准备践踏我们的反对派。我们往往随意地放弃了一辆车,然后随意登上了另一辆。我们赞扬神学上无良的机会主义者,他们千里迢迢地奔波,想要教导那些“信息不灵通”的人。我们的文化中充斥着丰富的信息,但却缺乏智慧。我们是不是因为没有问出正确的问题而浪费了我们的岁月?

我们要为埃利斯的智慧赞美上帝。他一直是一个稳定的声音,在学术界和教堂的大厅里发出呼喊。

对于我来说,我还记得《最后得释了吗?》如何来到了年轻的我手中。多么希望我可以更早拿到这本书呀,这样我就可以避免用一个狭隘的眼光看待实际了,也可以更早地享受更深刻、更丰富的神学。

一些黑人基督徒接受了白人福音派当中一些非常单方面的福音观念,而那种观念其实缺乏对社会正义的圣经看见;另一方面,一些在自由主义制度中受过教育的黑人基督徒对社会正义的重视程度很高,但对圣经权威的重视程度却很低。埃利斯说明了对圣经权威的高度委身如何能够带来对社会正义的关注。赞美神,是祂使埃利斯在任何主题上都勇于优雅地宣讲真理。

不是左派,不是右派,也不是中间派,而是圣经派

这本书举起了福音,它不仅可以更新人心,还可以更新机构。这本书告诉我,忠于圣经才能激发人们对社会正义的热情。右派希望您相信对社会公义的关注会导致放纵和没有秩序,而左派希望您相信保守的圣经道德观是压迫人的。但是我们要为埃利斯赞美神,他写了这样一本书,他将混乱的隔墙推倒了。

埃利斯的一生没有被政治利用,也没有成为政党的基督教界代言人,他甚至也没有站在犹豫不决的中间。 他站在上帝的真理这边,拒绝出售自己的信心。对某些人来说,他可能过于激进;而对另一些人,他不够激进。他可能是在中间,因为我们生活在一个社会,对于意识形态没有任何细微差别。我们都是约书亚那样的人,在网络论战的时候一会儿“杀人”、一会儿“治愈”,一会儿“搜索”,一会儿“逃避”。但埃利斯和我们不一样,他既关心未出生的孩子,也关心使妇女处于考虑堕胎的危险境地。

他写在这本书上的文字(写于30年前)读起来就像埃利斯在逐一回复2020年推特上两极分化意识形态所提出来的种种问题一样。赞美上帝永恒的真理。赞美上帝赐给埃利斯勇敢。赞美上帝,这本书回答了我的许多问题。赞美全能的上帝,我终于从那些问题中获释了!


译:Angel Lau;校对:JFX。原文刊载于福音联盟英文网站:The Book on Black America That Could've Been Written in 2020

Sho Baraka(肖·巴拉卡)是一个嘻哈艺术家作家和演说家。 他住在佐治亚州的亚特兰大,并担任Terminus Collective(一个活跃于公民和文化创新的网络)的执行董事。
标签
社会问题
美国
基督徒经典著作
美国黑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