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以弗所书2章改变了我的讲道观
2021-10-11
—— Sam Allberry

回顾年轻时的照片常常会让人感到惭愧。(我有一张旧照片,照片上的我留着尖尖的刘海,穿着奇怪颜色的荧光袜。)事实证明,复习过去的讲道往往也是如此。

最近我需要就使徒行传中的一段经文讲道,我意识到我以前讲过这段经文,所以我把旧的讲道稿翻出来看了一下。好吧,翻车还不算太厉害——我的讲道中多少有一些对这段经文的出彩洞见。但同时我对它感到非常不安。我翻阅了同一时期的其他讲道,看看我是否会有同样的感觉。我最后得出了一个令人不安的结论:我当时的讲道中解经太多,耶稣太少。真丢脸!

当时我绝不会说这些是堪称示范的讲道,但我也不会认为它们特别糟糕,我对它们大体上满意。我在教导经文的内容,我把经文讲对了,我试图把人们引向基督,看看这段经文会如何改变他们的生活。但是人们却仅仅把我的讲道当作一种热情、友好的解经而已。然而,当时的我对自己的讲道还挺满意的。

什么改变了我呢?是以弗所书第二章。

基督何时来到以弗所?

几年前我有一次读以弗所书,那时我还在经营我自己的企业。在读经这件事上我不是特别有系统,但我想那次读以弗所书可能是我第几十遍读这封书信吧。但那一次,2章第17节突然吸引了我的注意力:“(基督)并且来传和平的福音给你们远处的人,也给那近处的人。

在上下文中,不难发现保罗正在谈论福音信息如何首次传到以弗所书的读者那里。“你们远处的人”是保罗谈论外邦人的方式,而“近处的人”则是犹太人。和平的福音奇妙地来到了这两个群体中。事实上,保罗在这里更广泛的观点是,这个福音已经使这两个不同的群体成为一个新的人类,耶稣创造了一种新的共同体。

不过,让我印象深刻的是谁来传道:“(他)来传和平的福音”。根据上下文不难看出,他是说基督来过并向以弗所人传了福音。所以最大的问题是:这是何时发生的?在耶稣在世的事迹中,是否有这样一个时刻,即四本福音书中没有记载的时刻,他突然穿越地中海,到小亚细亚很快地传了个道? 

不,是福音第一次传到以弗所时,那就是基督来传道了。当保罗和他的同工开始宣扬基督教的好信息时,基督亲自来传道,他向这些以弗所人传讲和平的信息。

基督传讲了什么? 

不仅如此,保罗还告诉我们,“他(基督)使我们和睦”(14节)。在基督身上有神的平安所成就的所有和谐,他是传道的主体,也是福音信息的内容。

因此,基督曾经向以弗所的男人和女人传讲基督。通过他会犯错的、作为人类的仆人,耶稣可以向听道者的心传讲他自己。这是个重要的事情!既然现在我得知了这一点,我怎么可以不传讲同样的信息呢?或者说,从听道者的角度而言,他们怎么能不听到这些呢?我们怎么能仅仅满足于把经解对呢?我们应该要怎么做?

学习传讲基督

我曾经认为讲道只是一种教学,把对圣经文本的知识从我的脑子里传到你的脑子里。我曾受过如何正确理解文本的训练,我到死都会感谢这种训练。保罗高度赞扬正确处理圣经文本(提摩太后书2:15)的工作,因为错误地处理经文的情况后果严重。有能力和谨慎地解释圣经必不可少,但却不足够。

知识是不够的,理解经文是不够的,所有这些都是至关重要的,但却没有一个是足够的。雅各警告我们,即使是魔鬼也能明白我们所信的教义(雅各书2:19)。

当我们向神的子民打开神的话语时,我们的渴望是基督亲自来,让听众的心知道他的存在——他要传道,他要成为人们所记住的。

我曾经认为好的讲道反馈是有人在门口感谢我,说“这是一篇了不起的讲道,”或者更好的是“那可真是是一段伟大的经文”。但现在我最渴望听到的反馈是:“他可真是一位伟大的救主啊!”


译:DeepL;校:JFX。原文刊载于福音联盟英文网站:Ephesians 2 Wrecked My View of Preaching.

Sam Allberry(山姆·奥伯利)是福音联盟的编辑之一,也是RZIM的全球讲员。他在英国的梅登黑德牧养教会,同时著有多本书籍。
标签
讲道
以弗所书
解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