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情绪既不是最重要的,也不是最不重要的
2019-05-27
| Alasdair Groves

你在让你的情绪定位你自己吗?

如果你的答案是“是”,那你对圣经的理解有点问题:你在基督里的身份,永恒的生命,罪的救赎,或者作为神家庭一员的目的,这些要素中没有任何一个是建立在你的情绪上的。你的情绪应该不能比这些要素更深刻地定义你,不是吗?

然而,如果你的回答是“否”,你对经文教导的掌握也可能有点问题:圣经一次又一次展现出,我们的情绪流露出我们所爱与所敬拜的事物。这就是为什么爱主的人,他的子民,他的国,能够在迫害(马太福音5:11-12),嘲弄(彼得前书4:12-14)甚至肢体攻击(使徒行传5:40-42)来临时,为福音而心存喜悦。这也是为什么喜好舒适,名誉,财富,或任何假希望的人,会喜悦于使神悲哀的事物(提摩太前书4:3-4),并厌恶神所喜爱的事物(耶利米书2:20)。总之,如果我们的情绪是从我们所珍惜的事物而发出,那它怎能不在我们身份的定义中起到显著作用呢?不是吗?

我们的情绪对我们的身份定位不会盖过神对我们的定义。但是我们的情绪却定义着我们,在于它们揭示出我们内心在忠诚于谁。因为圣经里的这两方面现实都不能被否认,所以说我们的情绪既非关于我们最重要的方面而需要顶礼膜拜,也非最不重要的方面而成为可避免或忽略的问题。

不幸的是,这将我们直接置于两种观念的对立面。这两种观念盛行于我们的文化氛围中,并且是有问题的。

“吐出来”——情绪就是一切

西方世界关于情绪最响亮的声音告诉我们情绪就是一切,是最能定义我们的元素。我们所生活的文化环境正日益声称感觉是关于我们最重要的事物。我们的文化所寻求的最高的善是良好的感觉。于是,感觉上的问题是你最重大的问题。

以此引申,我们的文化对下一步的规划自然是:你需要不惜一切代价活出并表达你自己。这就是为什么我们重视“放下胸中负担”,“释放情绪蒸汽” ,“活出你自己”,等等。关于情绪的处理,我们被教导要最大限度地将其表达出来(不论他人如何想),并且/或者重新布置我们的周围环境,给我们的情绪让路(特别对于拒绝默默接受这个世界的人,我们会为他们的勇气喝彩)。

这些观念并不仅限于世俗世界,教会中也有对情绪的强迫态度。例如,我们时常在主日早晨的敬拜中将情绪体验推向高峰。布道的目的是感受深切的确信或鼓舞;音乐敬拜的目的是感受狂喜与感恩的涌动;咖啡时间的目的是感受被连接和被接纳的体验。这种心态也时常是个人敬拜的驱动力:我们评价个人敬拜质量所根据的是我们是否感到了耶稣的美、是否感到了焦虑的缓解,以及是否感到了与神的亲近。

请听我说:这些感觉本身是美好的!我们应该被神的话语感动,应该喜悦于触动我们内心的布道或歌声。但这很容易就会从对情绪健康的享受,滑向不健康的情绪主义,即将情绪作为目的。

“吞下去”——情绪无关紧要

也有第二种相反的直觉反应。它主张我们处理情绪要像对待一条闯入起居室的疯狗。这种态度应该被称作保持强势,斯多葛主义,或做个硬汉。这个来自于我们文化的第二种声音声称我们的情绪不能被信任。动作影片、企业文化、体育英雄,以及我们对勇敢的抗议活动人士的崇敬,都提醒着我们,我们文化中斯多葛主义的声音并没有消失。

在这个情绪主义引发了道德与灵性滑坡的文化环境里,我们不难理解为何基督徒群体中会盛行斯多葛主义式对情绪的处理方式。基督徒中的斯多葛主义态度,倾向于立马忏悔任何心中的负面情绪,并指责他人的负面情绪。这里起到驱动作用的神学论点是:在神的全能下,负面情绪(例如愤怒,悲伤,恐惧)是不对的。如果神统领规划了这一苦难,并且他的工作都是为了善,那么你感觉糟糕的唯一原因是你的信心不够。

我了解的一位姊妹的经历对这个问题有很好的概括。她三年中失去了三个孩子。即便很多同教会的人表达了哀伤与同情,她仍旧感到压力,要“在下一个周日带着微笑出现在教会,使所有人能看到在生活艰难时神是多么的好。”她是否对别人的看法太上心,到夸张的地步了?也许。我希望如此。但即便她从周围听到的本来就是夸张的看法,像她这样的心态还是太过普遍了。

我个人有过一段幸有教会陪伴的苦痛经历。然而我所尝到的慰藉很多来自于罗马书12:15的真实上演。人们与我一同哭泣,以此认同死亡的糟糕,认同哀伤是对不幸的正确反应。所以,当我们曲解神对整个宇宙无微不至的主权,以此不许人们有负面感受时,那是多么可悲。神的主权应真正成为我们在苦难中希望的基石。

我们当然不想要成为情绪的奴隶。然而,以斯多葛主义的态度对待情绪时,我们所忽视的是:情绪,即便是负面的情绪,都是神赐的礼物,意图帮助我们顺从他。同时也忽视了圣经(尤其是诗篇)中充满虔敬的负面情绪的现实。深层次上,如果我们依照主的意图倾倒出我们的心,所有情绪都是一次与主连接的机会(诗篇62:8)。

前行的道路

最终,就算是最有问题的情绪也从不会是真正的问题。真正的问题是扭曲的错爱在心中的积累,是神良善创造的瓦解。我们不应因为阴暗的情绪让人感觉糟糕就与它作对。相反,我们要在我们的神学中腾出空间,来容纳虔敬的悲伤、恐惧、愤怒、罪疚、羞耻、沮丧……等等情绪。没有这些情绪,我们的信仰会失衡,我们会一直游移,驶离神的话语所指的道路。

所以,就算能够认同高度情绪主义与斯多葛主义中的一些要素,我们必须拒绝它们对问题的过分简化。我们需要第三条道路,一条重视情绪却不将生命钥匙交给情绪的道路。这恰恰就是我们在救主身上所见的:祂为了摆在面前的喜乐,忍受了十架的羞辱,流过泪,感到过愤怒,甚至感到过沮丧(在客西马尼园)。因为祂爱着祂的父与祂珍贵的子民,祂代表我们,尝尽了深切的喜悦与哀伤。愿我们的心成长为更像祂的,愿我们的情绪能够一同成长!

编注:本文摘自作者著作《解开情绪之结》(Untangling Emotions, Crossway, 2019)。


译:Alex Liu;校:JFX。原文刊载于福音联盟英文网站:Your Emotions Aren’t the Most (or Least) Important Thing About You

Alasdair Groves(阿勒斯戴尔·葛罗夫)于威斯敏斯特神学院获得神学硕士学位,目前在基督教辅导与教育协会(CCEF)的新英格兰分部担任执行主任。他也是CCEF下属圣经辅导学校的主任。
标签
文化
苦难
情绪
辅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