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我曾与9/11劫机者同坐一部电梯
2021-09-22
—— Rob McWilliams

当电梯门打开时,我关切地看到三个阿拉伯男人正瞪着我们。在他们旁边站着三个从头到脚都覆盖着黑纱的阿拉伯妇女。我停了一下,心想,“坐这部电梯安全吗?”

“胡说,我们是在美国。我们当然是安全的,”我安慰自己说。我们挤进了已经很拥挤的电梯,我决心与我们的新邻居交朋友,但我友好的“你好”只得到了敌视的目光。

直到六个月后的2001年9月11日,我才意识到乘坐电梯为什么会那么不舒服,他们敌视的目光透露出的是真正的敌意。

无声的凝视

9月11日上午,我和我的家人还在离开宣教工场休假的过程中。我正在阅读一份在线的智利报纸,看到大标题“纽约遭到空袭!”(“Atentado Aéreo en Nueva York!”),感觉是在预告某个灾难电影……这不可能是真的,对吧? 

当我继续阅读时,我意识到这确实发生了。我的心一沉,我和世界其他地方的人一样,集体惊恐地看着所发生的事情:

一架飞机撞击了世贸中心。

然后是另一架。

平日的精英白领们从两座塔楼上跳下,以逃避熊熊燃烧的地狱。

尽管危险重重,勇敢的消防员、警察和急救人员还是冲上前去采取行动。

我们不会忘记这所有的画面。

我们的国家急切地想知道答案。情报机关很快确认了劫机者的身份,我震惊地看到电视屏幕上出现了我的公寓楼,接着是劫机者的头像照片。

我看到了一个熟悉的面孔,那张脸与在电梯上瞪着我家人们的面孔一样。我突然意识到:我们曾被在那部电梯里,肩并肩地与一些历史上最可怕的大规模杀人犯在一起。

我回忆起我们与他们的紧张互动:我的友好问候得到的是沉默的瞪视,我的妻子在洗衣服时试图与这些妇女打破僵局,但得到的却是故意的沉默。

当我意识到自己越来越不喜欢这群人的时候,神的灵开始挑战我。

一个基督徒应该有这种感觉吗?一个宣教士应该这样想吗?

我看到的是穆罕默德·阿塔(Mohamed Atta)

看到他们的暴行后,我觉得自己有理由。毕竟,这就是穆罕默德·阿塔。这些人——也是我们的邻居——来到南佛罗里达州,其明确的目的是训练自己学习如何摧毁很多人的生命。

但结果是,我错误地对所有伊斯兰教信徒怀有越来越多的怨恨。

由于我们的宣教工作常常需要旅行,所以我们经常在机场遇到他们,每当我看到一个人穿着舒适、像我一样,但他的妻子拖着六英尺长的黑衣服,我就感到被冒犯。

我记得在某次航班上有这样一个时刻。当我看着一个穿着穆斯林服饰的人登上我们的航班时,我的内心深处有一种东西在骚动。是愤怒?恐惧?还是怨恨?我无法表达出来,但我开始怀疑这种情绪是否正确。

毕竟,我是一名宣教士。我生活在海外,并且已经爱上了我们寄居地的文化。

当然,我不可能对所有穆斯林有偏见。

尽管我相信我爱世界上所有的人,但我开始把所有伊斯兰信徒描绘成敌对或恐怖的人——这一认识让我不得不停下来想一想。神让我看到,如果不加以控制,我的感觉会不可避免地导致对整个民族的敌意,而其中许多人也鄙视恐怖主义。

为我的转变祷告

我开始祈求,希望神能改变我的心。我求神赐给我对那些被虚假宗教的谎言所困和欺骗的人的爱。我甚至在我的祷告中加入了以下内容:“主啊,如果你能用我来服事他们,我想成为你的手和脚。”

作为一名在拉丁美洲服事的宣教士,我认为这种情况几乎不可能发生。但是我知道我的心必须被摆正。

果然,神回应了我的祷告,在我心中激起了对穆斯林的爱。接下来,他让我们离开了拉丁美洲,我们有机会在几个伊斯兰国家的环境中进行神学教育。

当我在世界各地教导学生时,这些新基督徒给我带来最大的喜乐,因为他们热切地吸收了上帝话语中的每一个新真理。

今天,我们在中东工作,生活在一个伊斯兰社区——与我们的邻居一起购物,与他们一起旅行,与他们分享食物,并接受他们的医疗服务。对于那个曾经请求神改变他黑暗之心的人来说,这是一个相当大的变化。

20年后,当我回顾我的家庭与恐怖分子的擦肩而过时,我不寒而栗。我再也看不到那位劫机者的脸了。但当我看着他们的眼睛时,我看到了邪恶欺骗的最终结局。

神教导我,在我心中滋生的恶意与穆罕默德·阿塔这样的恶人心中的恶意没有本质的区别。我们都生在罪中,与神隔绝,只因神的怜悯而受限没有在每一个邪恶的冲动上走得更远。

现在,由于上帝的恩典,曾经对一个民族群体越来越增强的厌恶,被转化为上帝赐予的、不断加添的同理心,并有机会每天将其付诸实践。我用保罗的话祷告,求主使我们“爱心在知识和各样见识上多而又多,使你们能分别是非,作诚实无过的人,直到基督的日子;并靠着耶稣基督结满了仁义的果子,叫荣耀称赞归与神。”(腓1:9-11)。


译:DeepL;校:JFX。原文刊载于福音联盟英文网站:My Elevator Ride with 9/11 Hijackers.

Rob McWilliams(罗伯特·麦克威廉姆斯)是一个假名字,曾经在南美洲,现在在阿拉伯世界宣教。
标签
宣教
恐怖主义
九一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