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喜欢差异化?你可能会讨厌天国
2018-11-19
| Dan DeWitt

 “……怎么还勉强外邦人随犹太人呢?”(加2:14)

这是保罗在加拉太书中质问彼得的问题。彼得在玩弄着双重标准。趁着他的犹太弟兄不在场时,彼得酣畅淋漓地享受着培根和猪蹄(译者注:犹太人眼中不洁净的猪肉)。然而他一听说他的犹太兄弟们将突然到访,就马上撤了。他决不能在外邦人的烤肉局上被其他的犹太人抓住。

在这场对峙之前,彼得和保罗有着高度的共识。在耶路撒冷大会上,他们俩都坚持外邦信徒不需要承担犹太人的重担就能获得救恩或成圣(徒15)。可是那个大会并没有涉及饮食的条款,主要专注于割礼和信心的议题。

许多跟随耶稣的犹太人认为外邦人需要接受割礼才能真正的成为上帝的儿女。你可以想象犹太人开布道会的场面吗?呃… “来信耶稣吧!你们这些外邦人,请移步到舞台右侧的医务室。”我是猜的哦。《照我本相》可能是一首应景的赞美诗。对不起,跑题了。

这不是神学的问题,而是一个实践的问题。彼得的神学没问题:外邦人无需活得像犹太人。但是在实践上,被发现和外邦人在一起彼得会觉得尴尬。他觉得和他们一起吃饭是一件羞耻的事情。他的神学是正确的,行为却很糟糕。

这不禁让我想问:“在哪些情形下,我们对于不同文化处境下的神学可能是对的,而实践却是错误的呢?”

我们有罪的地方

我认为,像彼得那样,当我们拥抱神学却不拥抱人的时候,我们是有罪的;当我们把我们的文化实践强加在福音之上时,我们是有罪的;我们将其合理化、并且定性成为跟随基督的必要条件——甚至是同桌吃饭的条件(我们会内疚的)。在普世宣教的禾场上可以是这样的:我们期待新信徒唱西方的赞美诗,说英文,拥抱西方文化以便融入教会。在美国的本地也会发生类似的情况,比如我们轻看教会中少数族群的文化,当他们提出对敬拜方式的想法时,被无视或否定。

当我们有意无意的把信仰群体同质化时,我们是否会觉得有罪呢?比起基督国度的多样性,我们是否更喜欢我们熟悉的文化带来的舒适吗?我只想说:我很庆幸,福音的能力大到一个地步,不仅可以救赎个人,也可以救赎人们各不相同的文化,这是祂的旨意。

差异化的饮食

如果你不喜欢差异化,你会讨厌天国的。在那里,没有人会为了“哪种文化表达最适合上帝的工作”而争执不休。在那个复活的犹太木匠的宝座前,彼得和保罗会肩并肩站立,他们会被灿烂的人山人海围绕,各族各方的人会大声赞美,形成最完美的和声。为了上帝的荣耀,在祂的宝座前,我们的神学和实践将最终完美、永恒的交织在一起。

所以,宣讲福音。不要添油加醋。不要偷工减料。不要把我们的文化包袱融进去变成称义或成圣的条件。福音的尖锐性是充分的,无需我们的帮忙。

这个周末当你在切复活节火腿时,想想彼得,他曾经避免尴尬而离开餐桌。不仅如此,让你的复活节晚餐提醒你们那顿羔羊的婚宴。你将会在那场宴席上,与众人——合而不同——与复活的羔羊一同坐席。


译:何之是;校:胡天津

Dan DeWitt(丹·德怀特)是浸信会南方神学院的哲学博士,锡达维尔大学(Cedarville University)应用神学、护教学副教授,圣经护教及公共基督教中心主任。著作有《耶稣或虚空》(暂译;十架路出版社,2014);《基督或混乱》(暂译;十架路出版社,2016);《荒野求生:在堕落世界中为信仰而战》(暂译;好书出版社,2018);《赦免之友》(暂译;好书出版社,2018)。
标签
圣经神学
文化
救赎历史
复活节和受难周
日常神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