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会敬拜是否可以包含一些爱国元素? 
2020-09-14
| Joe Carter

最近发生了什么?

有许多牧师认为在距离7月4日美国国庆日最近的主日敬拜中一些爱国元素是很重要的。然而,与此同时,也有许多牧师同意他们的教会中会众爱国多于爱神。

背景

生命路调研机构(LifeWay Research)最近发布的一项民调结果显示,每10位新教牧师中就有6位(61%)认为,在离7月4日(美国国庆日)最近的主日敬拜中加入一些爱国主义元素来为美国表示庆祝是很重要的。

大多数受访牧师表示,他们的教会将对敬拜仪式做出一点点改变来回应美国独立日。三分之二(66%)的人计划加入纪念美国的特别诗歌,而62%的人则表示会感谢教会中的退伍军人和有家人目前在武装部队服役的成员,53%的牧师将特别提到那些有亲人为国捐躯的家庭,有三分之一的牧师(34%)说他们计划包括其他特殊的敬拜环节来纪念美国。

在同意爱国元素重要性的新教牧师中,五旬宗最多(82%),浸信会(67%)屈居第二,其他宗派——路德宗(51%)、卫理公会(50%)和长老会/归正会(47%)——紧随其后。

这些牧师中超过一半(53%)也同意他们的会众有时似乎爱美国多于爱神。南部地区的牧师(59%)比中西部地区(51%)和西部地区(42%)的牧师更有可能同意这一说法。18-44岁的牧者(59%)也比55-64岁(50%)或65岁及以上(49%)的牧者更有可能持有这一观点。

“在一些教会,7月4日的认可和纪念可能同时伴随着责备,”生命路调研机构的执行总监斯考特·麦康奈尔(Scott McConnell)这样说。“大多数牧师认识到,有时他们的会众爱美国多于爱神。这与耶稣最伟大的诫命——尽心、尽性、尽意爱神——是截然相反的。”

为什么这个问题很重要?

教会是否应该将爱国主义元素融入到他们国庆前后的崇拜仪式中?要回答这个问题,我们首先必须回答这个问题:“地方教会到底是什么?”

圣经用了很多比喻来描述教会,比如一个家庭(提摩太前书5:1)、一家人(加6:10)、一个圣殿(以弗所书2:19-22)。但当我们把教会当作一个社会机构来思考时,把它比喻成一个大使馆是有帮助的。

地方教会不是国度本身,因为神的国不属于这个世界(约 18:36)。相反,地方教会是国度的前哨,或者我们可以称之为大使馆。大使馆是代表一个国家在另一个国家的机构。正如牧师-神学家约拿单·李曼所说的那样,大使馆在东道国代表着母国的利益,它保护住在东道国的母国公民。地方教会是一个今世生活中的大使馆,它的东道国就是现在,它的母国就是基督未来的国度和即将降临在地上的普世教会。

基督徒有双重公民身份。我们归根结底是君权国家的公民,因为我们主要是神国的公民,我们的生活服从于王耶稣的统治。但我们也是一个地上民族国家,如美国的公民(或常住在美国的外国人)。

地方教会作为一个大使馆,不应该包含任何会让来自任何东道国的教会成员反感的元素。想象一下,例如,你在中国访问一个教会,但被要求作为崇拜的一部分,向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旗宣誓效忠;或者在伊拉克的教堂里,被要求向两伊战争的老兵致敬;或者在安哥拉的教堂里,被要求加入唱一首赞美该国脱离葡萄牙独立的歌曲;这些事会让你感觉怎么样?

如果这些行为中的任何一种都会让你感到担忧,你可以考虑一下你教会的敬拜中爱国主义元素在其他国家的信徒看来会是怎样。你可能会因为今天没有外国公民访问你的教会而不去考虑这个问题。但问题是,来自世界任何地方的基督徒,如果与你的教义信仰相同,在神国的任何一个“大使馆”都应该随时感到受到欢迎。

这并不是说,我们必须对地球上的国家采取一种文化相对主义的观点。我认为自己和其他人一样爱国(正确的理解)。我也认为美国是地球上最伟大的国家。我曾经是一名美国海军陆战队队员,花了三分之一的时间为国家服务,并且仍然愿意为她的国防而献出生命。我爱我的国家。我爱美国国旗。我爱国庆节,我甚至还喜欢李·格林伍德(Lee Greenwood)那首俗气的《上帝保佑美国》。

我只是不认为美国国家的庆祝活动在上帝国度的大使馆里应该有一席之地。相反,我同意凯文·德扬的观点,他说:

在这个周日在教堂举行星条旗晚会之前,请三思。我喜欢听国歌和《上帝保佑美国》,或者《我的国家,也是你的》,但不是在教堂里听。教会是各国人民聚集在一起崇拜所有人民的国王之地。我喜欢看到国旗色装饰,也乐意向我们的老兵致敬,但这些最好是在纪念日游行或在墓地的纪念时间上。地上的崇拜应该反映出天上正在进行的崇拜。虽然有许多美国人在那里向耶稣唱着荣耀的歌曲,但他们唱的并不是关于美国荣耀的歌曲。我们在敬拜中必须坚持使徒的传统,而不是美国历史的传统。教会不应该向她的百姓要求圣经中没有要求的东西。所以,我们怎么能要求教会中的韩国人、中国人、墨西哥人和南非人向一面不属于他们的旗帜宣誓效忠呢?我们是聚集在基督的旗帜下,还是其他的旗帜下?耶稣基督(我们的犹太人救主)的教会是为了那些披着红白蓝三色的人,还是为了那些被羔羊的血洗净的人而设立的呢?


译:DeepL;校:JFX。原文刊载于福音联盟英文网站:Does American Patriotism Have a Place in Worship Services?

Joe Carter(乔·卡特)是福音联盟的编辑,同时也在弗吉尼亚州阿灵顿(Arlington, Virginia)的麦克林圣经教会(McLean Bible Church)担任牧师。
标签
敬拜
政治
美国
爱国主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