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真想恢复正常吗?
2020-04-29
| Trevin Wax

近期有一个问题频繁出现在网上和日常对话中:什么时候我们的生活才能恢复正常?

在一场似乎看不到尽头的灾难中,人们渴望恢复常态是很自然的。但凡我们能洞悉未来——知道这场疫情结束的具体时间,我们就能通过展望那个终点来坚固自己。不幸的是,疫情发展的趋势使我们没法像期望的那样,对它有深远的掌控。我们不知道疫情会持续多久,这也难怪我们会渴望生活恢复常态。

但事实上,疫情过去后,无论是哪方面得以恢复正常,都不会是以往的正常生活。我们将迎接新的生活,而非回到过去。

因此,我希望大家开始问另一个问题:我们真的想要恢复常态吗?过去的旧常态真的好吗?在旧常态中我们真的有所成长吗?我们过去的属灵生活真的健康吗?

旧常态

什么是旧常态?在旧常态中人与人之间的交流越来越少,承诺越来越随意,两极分化越来越严重,最重要的是,整个世界都陷入了孤独中

让我们具体看看旧常态是怎样的:

  • 随着时间的流逝,美国人与邻居之间交流越来越少。了解邻舍的名字和故事需要他们付上的代价,往往只是踏出家门几米远而已。但他们却选择了Facebook 和Instagram这样的虚拟社区。(连邻舍的名字都不清楚,很难遵行耶稣的命令——要爱你的邻舍)
  • 在过去30年里,我们的承诺变得越来越随意,公民团体和教会的出席率都在减少。每周都参加聚会的基督徒越来越少,大家更喜欢“随从己心”的参与模式,常常允许其他的事务和休闲活动影响正常的聚会节奏。
  • 家庭时间受到影响;父母们越来越关注工作稳定性和效率最大化。与此同时,也不忘为自己遗留足够的时间狂刷Netflix的新剧
  • 我们更热衷于消费娱乐,而不是培养或创造新事物。我们出去吃饭的次数比自己动手做更多。我们不太可能学会一样新乐器或一门新手艺。我们在手机游戏上花的时间比与家人朋友相处的更多。我们的阅读模式已从依赖于书籍的沉浸式阅读,转变为浏览社交媒体时关注新闻快报和评论的碎片化阅读。
  • 政治两级分化加剧,在某种程度上是由于我们过度关注国家政治,以至于忽略了与我们关系最密切的社区,以及我们能够真正发挥最大影响力的地方。任何在国家层面发生的事情,被灾难化后,华盛顿特区的焦虑情绪都会蔓延至全国,使我们感到不安和疑虑。

诸如此类的旧常态数不胜数:绝望导致的轻生、鸦片危害、社会凝聚力和道德丧失、尚存的种族差异、以及整个国家内疲倦的无意义感。这些就是旧常态,这也难怪调查显示数十年来,美国人的总体幸福感在下降,尤其体现在那些从未意识到生活应该有所不同的年轻一代身上,但是他们察觉到满足于“群体性孤独”的生活是不值得期待的。

建立新常态

那么,我们该问的问题不是何时才能会恢复正常,而是我们是否应该回到旧常态?接着要问,新常态应该是怎么样的?

假如这场灾难是一次神圣的破坏,使我们重新反省自身,重新思考我们的生活,重新评估我们的习惯。那么新常态会是什么样的呢?

假如这场灾难是一次神圣的机遇,帮助我们反思什么才是最重要的,从而调整生命的次序。那么新常态会是什么样的呢?

假如我们现在有机会做出不同的决定——在祷告中分辨如何在疫情结束后创造和培养一种新的、更好的生活模式。那么新常态会是什么样的呢?

假如我们现在有机会调整自我的期待,重新专注于最重要的事上,重新归向那“我们为此被召”去爱和服侍的人。那么新常态会是什么样的呢?

假如在这个完全依赖技术传播通讯的时代,疫情使我们看到了技术在建立和维持社群上的局限,那么新常态会是什么样的呢?

假如这段被迫的隔离期,帮助我们看见了极端个人主义的最终结果,以至于在我们最终走出隔离区和家门时,能更多地委身于我们的社区、教会和国家,那么新常态会是什么样的呢?

让我们不要重返旧常态,让我们带着展望新常态的全新视角走出疫情的挑战。


译:FCG;校:JFX。原文刊载于福音联盟作者博客: Do We Really Want to Go Back to Normal?

Trevin Wax是基督徒资源机构“生命之路”(LifeWay Resources)出版的《福音计划》(The Gospel Project)丛书的主编,他也是位作者,最近著有《真假福音》(穆迪出版社2011年出版)。
标签
常态
更新
新冠病毒
疫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