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鲁特废墟中的绝望与光明
2020-08-19
| Marwan Aboul-Zelof

耶和华啊,你忘记我要到几时呢?要到永远吗?你掩面不顾我要到几时呢?我心里筹算,终日愁苦,要到几时呢?我的仇敌升高压制我,要到几时呢?

上个主日,我带领我们教会用诗篇第13篇祷告。自从贝鲁特这里发生爆炸后,这句话就一直在我心中响起。耶和华,要到几时呢?你会永远忘记我吗?

今晚,这也是我城市的呼声。

黎巴嫩:绝望和被遗忘之地

这里的人民感到被世界遗忘。他们感到好像蒙了诅咒,因为黎巴嫩近几个月来一直在遭受蹂躏。现在发生的事情对黎巴嫩人民来说似乎是无法想象的。

黎巴嫩曾经是一个稳定的国家,但这次可怕的爆炸并非孤立事件。黎巴嫩正处于经济危机之中。当地货币已经贬值了80%。几个月来,银行一直限制人们取用他们的钱。这个国家还处于一场反对腐败政府的革命之中。农村发生饥荒和大面积的野火,当然,还有新冠疫情。现在,这场爆炸摧毁了这个国家的主要港口,而这个国家的生存又极度依赖进口。

我无法用言语表达人们现在所感受到的无望、绝望和愤怒。许许多多人失去了他们的生命,有数千人受伤,还有数千人突然无家可归。

我为我的城市感到心碎,因为他们在面对这场灾难时,没有对活神的活泼希望。

神对我们的恩惠

爆炸就在四分之一英里之外,我们教会是离爆炸最近的教堂建筑。我今天和一些成员在那里,试图看看什么是可挽救的。我们的建筑被这次爆炸摧毁了。所有的砖都被炸的支离破碎,那里看起来就像一个战区。

我很难表达我心里的感受。但是现在有一种压倒性的感觉,就是神的同在——虽然我心里对神有很多问题,但却没有太多答案。我一直在想教会建筑物遭受了怎样的破坏,以及神对我们的怜悯——我们要为爆炸没有发生在主日聚会的时候而感恩。我们的成员都没有在这次爆炸中受重伤,只是有些人在窗户爆炸时被气浪抛到房间的另一边,造成了混乱。虽然我们家离爆炸地点只有一英里,而且建筑物受到破坏,但我家那个单元几乎没有受到任何影响。上帝是满有怜悯的。

爆炸发生时,我和家人都不在贝鲁特。我们在爆炸发生前几个小时就去山里庆祝结婚十周年纪念日了,但我们在60英里外还是听到了爆炸声。这些都是我们的主所加给我们的不配得的恩典。

我还记得,当我们刚决定搬到这里时,我对贝鲁特的需要还感到不知所措。(请看我2017年TGC的文章《为什么我们要在交战区里建立教会》)尽管贝鲁特很美,但它一直被痛苦和苦难所困扰,我记得当时我在思考和祷告的是:“神啊,我们从哪里开始呢?要做的事情太多了。”

现在我又在问同样的问题。

与我们一起(并为我们)祷告

有太多的救济工作需要进行,有这么多设施需要重建,有那么多家庭需要长期照顾。但我相信,正如我最初建立教会时所做的那样,贝鲁特最大的希望不是稳定的经济或诚实的政客,而是基督宝血所买赎的、带着福音的希望和力量的圣徒。所以,我们祷告并相信,耶稣基督在黎巴嫩的教会会在所有的黑暗和毁灭中成为一盏明灯。

请和我们一起为这个目标祷告。我们要祷告,因为庄稼熟了但工人却很少。当整个教会都动员起来照顾受伤害的人时,求主赐下智慧。为基督的力量在我们的软弱中得到彰显祷告。

也求主让我们在这个令人难以置信的动荡时期能够坚守福音。求主让失丧的人能够仰望耶稣,供应他们最大的需要。

我也邀请你和我们一起相信:没有什么力量——无论是经济衰退、爆炸还是破坏毁灭——能阻挡耶稣这位君王建立教会的大能。

编注:ACTS29新兴地区植堂网络设立了一个贝鲁特赈灾基金(Beirut Relief Fund),您的奉献将帮助城市圣经教会协助他们的成员和邻居解决食物、住所和医疗需求,并重建教会设施,以便在那里服事他们的会众和黎巴嫩邻居。


译:DeepL;校:JFX。原文刊载于福音联盟英文网站:Despair and Light from the Rubble of Beirut

Marwan Aboul-Zelof(马万·阿布-泽洛夫)是黎巴嫩贝鲁特城市圣经教会的牧师和植堂者。在搬到贝鲁特之前,他在迪拜的救赎主教会作为植堂实习传道服事了两年。
标签
植堂
黎巴嫩
贝鲁特
爆炸
中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