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易斯论新冠病毒
2020-03-24
| Matt Smethurst

编注:距离新冠病毒(COVID-19)在美国爆发已经将近一个月了,随着疫情的进一步恶化,我希望能强调和理清几件事。正如本文所述,这个全球流行病具有“致死性”,因此要“采用所有必要的预防措施”。路易斯的话并不能完全应对我们当下的处境;但它们所蕴含的道理却与我们的现状相关。看起来,大部分读者已经四处搜集到一些应对病毒的即时信息,却没有在日常细节上关注对付病毒的真正方向。尽管如此,我们仍然希望能提供准确的指引:如果路易斯的话被理解为新冠病毒不是什么大事,也不会对我们的生活造成任何影响,那它们就被误用了。尽管是在70年后一种完全不同的情景下,他的话仍要提醒我们:死亡的威胁很严重,但是它绝不新异。因此,我们不必向苦难屈服。不要让惧怕占据我们的思想,麻痹我们的内心。让我们保持正常的生活、心情和服侍,享受我们所爱的人或事(尽管彼此之间不得不保持必要的距离!)。因为全能良善的主坐在宝座上掌权,我们不再被恐惧奴役。

更多新冠疫情相关文章,请关注福音联盟新冠病毒专题

众所周知,新冠病毒(COVID-19)是一种致命的、严重的全球流行病,需要采用所有必要的预防措施。然而,路易斯( C. S. Lewis)早在72年前就谈论过相关话题。只要将他论及“核弹”的地方替换成“新冠病毒”就能适用于我们今天面临的处境。

在某种程度上,我们对核弹忧虑过度。“在核弹时代我们如何生存?”我忍不住反问:“为何老问这问题?要是你曾在16世纪生活过,黑死病每年造访伦敦;或者,要是你曾在维京时代生活过,斯堪的纳维亚入侵者随时可能登陆,晚间割断你的喉咙;或者就如你现在,已经生活在癌症时代,梅毒时代,瘫痪时代,空袭时代,铁路事故时代或车祸时代。”

换言之,我们不要从一开始就夸大了我们处境的新异。相信我,亲爱的先生女士,你和你爱的人,在核弹发明之前,就被判处死刑;而且,我们中间相当大的一部分人,将来之死并不安乐。相对于祖先,我们的确有个巨大优势——麻醉剂;但死亡仍一如既往。这世界本来就充满了苦痛之夭亡,在这个世界上,死亡本身并非机缘,而是定命。这时,因为科学家又给这个世界添了一个苦痛之夭亡,就拉着长脸四处抱怨,这看起来颇为滑稽。

这就是我要说的第一点。我们要采取的第一个行动就是,打起精神。假如我们所有人都将被核弹炸死,就让那核弹飞来之时,发现我们正在做明智且人性之事——祈祷,劳作,教学,读书,赏乐,给孩子洗澡,打网球,把酒对酌或投壶射履之时与朋友相谈甚欢——而不是像受惊羊群一般挤作一团,只想着炸弹。它们可能会摧毁我们的身体(一个细菌也能做到),但不必主宰我们的心灵。

——摘自:《切今之事》之“生活在核弹时代”(1948),邓军海译,73-74页。


译:黄颖舒;校:JFX。原文刊载于福音联盟英文网站:C. S. Lewis on the Coronavirus

Matt Smethurst(马太·斯摩瑟斯特)是福音联盟的执行编辑,也是《帖撒罗尼迦前后书:12周研究》(1–2 Thessalonians: A 12-Week Study , Crossway ,2017)的作者。他和他的妻子Maghan 住在肯塔基州的路易斯维尔,育有三个孩子。他们在第三大道浸信会聚会,马太是这间教会的长老。
标签
苦难
书摘
路易斯
新冠病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