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金奇缘》与真正被看见
2019-04-25
| Hannah Chao

我看《摘金奇缘》Crazy Rich Asians)时哭了,丈夫也和我一起眼泪盈眶;我看了我所订阅的那些推特,许多人看的时候也都如此。

为什么一部浪漫喜剧片会叫人哭泣呢?

因为长久以来,没有一部电影是真正的用亚裔美国人演员主演的,也没有一部电影以亚裔社群的挣扎为其内容——你必须找25年前的库存影片才有亚裔美国人角色。所以当我和丈夫在《摘金奇缘》里看到这些长相与我们相似、又同样面对文化方面的挣扎的角色时(感觉像与美国社会格格不入的移民),我们受到很大的鼓舞。

为什么对这部影片的反应会那么普遍呢?因为当我们被看见、被了解,就等于被认可为具有内在尊严与价值的人。我们既不是个错误,也不是这个国家的局外人,我们有所属,在这部影片中,我们的美好特色被欣赏,没有被粉饰,也没有被边缘化。

对我来说,看这部影片感受到被看见、被了解,这个经历给了我一个极美的提醒,那就是,另有一位是完全了解我、看见我的,祂是我的创造者和完美的父。一面镜子般的艺术作品——让我们体认到自己,又让我们感觉被看见——可以提醒我们,有一位神造了我们每一个人成为独一无二的,又比任何人更亲密的看见我们、了解我们。例如,神特意造了我,成为一个亚裔美国人。

神把我造成一个亚裔美国人

我是个基督徒又是亚裔,有什么意义吗?神在乎我是个亚裔美国人吗?

答案是绝对肯定的。诗人在诗篇139篇写到:“我在母腹中……受造,奇妙可畏。”神如此创造我们是有意的。

我们都是祂照着自己的形象所造,我们的亚裔美籍也是其中的一部分;我们的传统、我们为要融入两种(或多种)文化的挣扎、我们身为外国人的感受——这些都是独一无二的经历,能够被神、也将会被神用来荣耀祂。

《摘金奇缘》大大感动我的部分原因是,我在片中清楚看见这些熟悉的经历。瑞秋(吴恬敏饰)在奢华的新加坡乱了套又深感痛苦,不仅仅因为她不属周围那些人的社会阶层,更因为她被当作是外来的美国人,对她男友的母亲伊莉诺(杨紫琼饰)来说,她不够中国。

在片中,当伊莉诺用怜悯又鄙视的口气说“美国人”时,许多美国白人可能感到震惊,但是华裔美国人经常受到这种压力;在美国,是因为“亚洲人”那部分,我们被排挤,然而在亚洲,则是“美国人”这部分叫我们被放逐。我两者都是,而我在两边都找不到完整的归属。

事实上,所有的基督徒对世界而言都应该感觉自己是外国人,我们知道这个世界不是我们的家,我们是天国公民,在这里从不该觉得完全被接受或有归属。身为华裔美国人,即不被我们父母的文化完全接受,又永远是美国的局外人,或许,我们可以从这方面更明白基督徒的身份。

神爱我这个亚裔美国人

再一次,我从来没看过任何电影歌颂这点——我的亚裔身份和美国亚裔文化——直到我看了这部《摘金奇缘》。

就拿那些食物的场景来说,我去过新加坡两次,探望我丈夫家人,去过瑞秋尝试那些美食的那个户外美食街;看见沙爹、咖哩叻沙、和星洲红豆冰被描绘为美味可口而不是让人畏缩的,这让人耳目一新。

电影中有一幕是,瑞秋男友的家人以一起包饺子作为联络感情的活动;在美国片里,我们会看到一家人玩桌游、或在后院踢足球,但在这里我们看见亚裔美国人的传统,被呈现为一家人的正常相处方式——正是我小时候和我父母所做的事。

还有一个著名的麻将场景。瑞秋和伊莉诺在牌桌上起冲突而不是在扑克牌桌上;我们都对那些美丽的麻将牌着迷,还有那熟悉的洗牌声——那是我丈夫从小到大每次到海外探亲时听到的声音。

神爱我们,也赞赏我们不同的文化。我相信祂知道我最爱的菜是酱蟹——用酱油腌制的辛辣螃蟹;我相信神看见、也祝福我家的许多传统文化,知道它们让我的家人们更亲蜜的在一起,例如在过年的时候向长辈鞠躬、过生日的时候喝紫菜汤。

我相信神喜悦那些我与母亲相处的时间,跟她学玩花札(一种纸牌游戏)或抓石子,一种抛、抓五个葡萄大小的石子的游戏。

神看见你

当人们说“知道了”表示他们注意到你了。他们看重你、尊重你、也看见你了。现在的文化(甚至教会里)互相误解、互相猜忌、忽略他人的现象越来越普遍,像《摘金奇缘》这样的电影是个很好的提醒,我们可以更爱人的方法之一是倾听、学习、看见彼此不同的地方——是神所造、也赞赏的。

我的美国非亚裔弟兄姊妹们,神也看见你,也喜悦你文化的许多方面。因为我们在主里,我们之所以成为弟兄姐妹,比《摘金奇缘》、《我盛大的希腊婚礼》(My Big Fat Greek Wedding、或其他大家族之类的电影里所描述的家人关系更深厚。而成为在基督里的弟兄姐妹的一部分,就是在我们的文化相异当中相爱,而不是顾若惘闻。

我的美国亚裔弟兄姊妹们,神也看见你、也认识你们,祂爱我们是亚裔美国人。然而,我们从《摘金奇缘》这类电影得到的肯定比起从神来的,就不足一提了;祂是我们的创造主,借着与祂儿子基督的联合、也因着祂,我们重生了。

我们被看见,我们被认识,我们被在上的神所爱,我们都可以为这而感激喜乐的哭泣。


译:丽文;校:JFX。原文刊载于美国SOLA网,福音联盟蒙允转载:‘Crazy Rich Asians’ and Being Truly Seen

Hannah Chao(赵汉娜)是位于加州湖景台的万国社区教会全职同工,也是SOLA网的作者和编辑。
标签
影视
影评
美国
亚裔
族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