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疫苗与基督徒合一
2021-04-07
| Keith Kauffman

亚当的罪给所有的生物带来了毁灭性的诅咒。地不再配合他的农业生产,原本神所赋予照料园子的工作现在充满了痛苦和困难。人对受造物的治理——因为人选择了顺从受造物而不是顺从造物主——现在破碎了、遭到了毁坏,也不再完整了。

然而,神在咒诅之中的恩典仍然是显而易见的;凭借工作和知识,亚当仍然可以从地上获得他所需要的东西。他会经常经历失败,但有时仍有成功。上帝并没有离开这世界、容许其他堕落的受造物压迫我们、令我们的远古祖先们被压迫、遭到窒息。相反,他允许人类从那片土地上获得我们生存所需的必要养料和知识。

也许你从来没有想过生物医学研究的好处,也没有想过疫苗的好处。然而出于神的恩典,祂允许我们的知识和经验使生命更加持久。只要科技和医学被用来荣耀上帝、造福他人,他们就是好东西。而用医学和技术来拯救生命,当然是荣耀神的,因为圣经高举每个人类生命的神圣性。

疫苗是来自神的礼物

因此,疫苗是上帝赐予的一份好礼物,它是通过适当地应用生物医学研究人类免疫系统及其对危险病原体的反应而带来的。上帝赋予我们的身体识别危险外来生物体的能力,并记住它们,以防它们再次回来伤害身体。疫苗只是给病人注射了该生物体不致引起危险的剂量或片断,这样身体就可以在遇到真正的危险生物体之前建立免疫学记忆。你的免疫系统并不只是收到了那个敌人的一部分剧本,它知道该外敌想要做的每一件事、每一个破坏。

免疫系统真是来自神的奇妙礼物。就像早期的人类学会了农业技术来给农作物带来更好的产量一样,研究人员也因为不断了解疫苗的用处,更好地保护我们免受世界堕落带来的另一方面侵扰。

然而,就像人类为减少堕落的影响所做的其他尝试一样,这并不总是一种完美的努力。生物医学研究经历过许多黑暗的日子,疫苗有时会造成不必要的死亡。这也是为什么人们有时会选择放弃某种疫苗,或者有时会干脆不用疫苗。

在过去的一年里,我们看到某些政党领袖公开质疑新冠疫苗的有效性。因此,很多老百姓不知道该怎么办。我们是否应该注射那些遭到过质疑的疫苗?这疫苗的研发是否过于仓促?是否走了捷径,导致它非常危险?既然它使用了不同类型的疫苗技术,那么它是否会对我们的身体产生一些意想不到的作用?有没有什么生物伦理方面的问题应该让我们警惕,比如使用了干细胞或流产婴儿的组织?

作为新冠疫苗研究人员之一,我可以为你解答其中的一些问题。我甚至可以告诉你我会怎么做。但在我这样做之前,让我分享一些更重要的东西。

分裂

对基督的身体而言,最重要的是我们不能让关于疫苗的决定使我们分裂。不要搞错了:不合一很有可能发生,也是一种试探。如果说这次流行病给了我们什么教训的话,那就是我们中的许多人都变得很重视自己的健康,当别人不像我们一样重视个人健康时,我们就会感到不安。

例如,如果我选择打疫苗,但另一个教会成员选择不打,我很容易对这个人不客气。我甚至会觉得他们在危害我的健康,因为病毒变异可能会使我的疫苗无效。

反过来说,如果我因为相信疫苗的某些方面与圣经原则相冲突而选择不接种疫苗,我可能会把弟兄或姐妹接种疫苗的决定判断为错误或犯罪。当涉及到这样的良心问题时,论断是一种明显而危险的罪。我们知道圣灵赐更多恩典,但我们自己却常常不给人恩典。

基督里各位亲爱的弟兄姊妹们,无论你们的决定是什么,我们的基督徒见证往往是在我们如何继续爱那些与我们立场不完全相同的人中得到见证的。我们都在事奉一位掌权的神,是祂决定了每一个病毒从受感染的人身上离开时会飘到哪里去。

我们基督徒的合一并不建立在一套共同的态度、追求、信念、经验或政治立场上,而是完全建立在耶稣基督所流的宝血上,我们因信与祂结合,因此彼此连结。

我们不是狮子会、退伍军人协会、红十字会或救世军。我们是主和救主耶稣基督的身体。疫苗提供了今生的一个解决方案,福音则带来永恒的解决方案。

常见问题解答

一、这疫苗这么快就出来了,是不是不安全?

新冠疫苗的研发速度确实令人叹为观止,但却没有走捷径。研发速度如此之快,有几个原因:

首先,每个疫苗都要经过多个临床试验阶段。通常情况下,公司不会在第一阶段完成之前就开始第二阶段的试验,因为他们想在投入数百万美元到下一个阶段之前知道第一阶段的结果。但国会资金的涌入和试验时间限制的减少,使得公司可以同时开始多个阶段的试验。这意味着公司可以在几个月内完成所有必要的临床试验阶段,而不是通常的几年。

其次,对于研究人员来说,寻找患有目标疾病的志愿者有时是一个艰难的过程。有些疾病是如此罕见,以至于需要数年时间才能找到足够的志愿者来完成一项试验。然而,这对于新冠病毒来说不是问题。只需要几周或几个月的时间,就能找到足够的志愿者来完成一项大型临床试验。

二、为什么有些政府官员会质疑疫苗?

在过去的一年里,政治博弈的气氛浓厚而沉重,疫情是两支球队都想用来胜过对手、不让对手得分的冰球。看得让人唏嘘不已。但两大政党的领导人都公开打了疫苗,这很能说明问题。

三,听说这次的疫苗和其他疫苗不一样。什么是mRNA疫苗?它又是否危险?

大多数疫苗的作用是通过注射一种生物体的弱化版本或该生物体的特定蛋白质,以及有助于增强免疫反应和使记忆更好的佐剂。莫德纳和辉瑞疫苗的工作原理是注射一段mRNA,其中包含了告诉细胞如何制造蛋白质的蓝图。当你的细胞拿到mRNA时,它们直接合成病毒的刺突蛋白,这样就可以诱发人体的免疫反应,产生抗体。mRNA会在细胞内迅速降解,接种疫苗后不久就会从体内消失。但免疫力会持续下去。将mRNA用于各种研究目的已经进行了几十年,一般都认为生物学结果很好。

四、这种疫苗是否存在基督教伦理问题?

在生物医学研究中,两个最大的基督教伦理考虑是使用干细胞和流产婴儿的组织/细胞。关于这些话题,已经有很多文章论述这个问题了,我在此不做赘述。但从公开披露的信息来看——美国法律规定,研究人员只要使用流产婴儿的组织就必须披露——莫德纳和辉瑞疫苗的生产并没有使用流产婴儿的细胞系。

还有其他正在开发的疫苗在生产过程中确实使用了来自流产婴儿的细胞系。我看到这个问题的双方都有很好的探讨。许多广泛使用的疫苗(如MMR、带状疱疹、水痘)都是使用这些细胞系开发的。

五、那么你会怎么做呢?

当轮到我可以打的时候,我就会打疫苗。研究似乎很扎实,我还没有听到任何会让我作为一个基督徒感到不安的事情。我认识的人当中只有一位因为医疗原因无法接种疫苗,我知道还有其他人会有这个问题。我会尽我所能去爱他们,帮助阻止这种病毒的蔓延。

最终,上帝控制着在地球上传播的每一个病毒颗粒。也许祂正在用这些疫苗来为世界摆脱这种危险的疾病。祂曾允许我们在天花问题上做到这一点;我祈祷祂允许在新冠病毒上再次做到这一点。


免责声明:本文表达的观点不代表美国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国家卫生研究院或联邦政府的观点。所表达的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的意见,仅供教会学习之用。关于您是否能够或有资格接种疫苗的具体问题,请咨询当地和州卫生部门以及您的主治医生,以获得进一步的指导和指引。

译:DeepL;校:JFX。原文刊载于福音联盟英文网站:The COVID Vaccine and Christian Unity.

Keith Kauffman(基斯·考夫曼)是国家卫生研究院(NIH)的研究员,研究领域是结核病和其他传染病带来的免疫反应。他本科毕业于马里兰大学,后在首都圣经神学院(Capital Bible Seminary)获得道学硕士。他现在是马里兰州格林贝尔特浸信会(Greenbelt Baptist Church)的长老之一,同时在兰卡斯特圣经学院(Lancaster Bible College)担任客座教师。
标签
合一
分歧
疫苗
病毒
新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