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我们会被阴谋论吸引?
《阴谋论入门》书评
2020-10-21
| Andrew Spencer

基督教总是和阴谋论联系在一起。

耶稣才出了坟墓几个小时,逼迫他的人就收买罗马卫兵,说门徒偷了他的尸体。为了掩盖事实,他们使用了一个不可信的谎言,说守卫知道偷尸者的身份,但当时已经睡着了(马太福音28:11-15)。这个故事不太可能发生,但因为对大家方便而得到了很多人的相信。

根据塔西佗的记载,皇帝尼禄指责基督徒在罗马引起了一场大火,从而引发了新一轮可怕的迫害。由于皇帝担心自己的权力,他不得不制造一个可以打败的共同敌人来凝聚盟友,转移公众对他的暴行的关注。

所以基督教自成立以来,一直是阴谋论的主题。但近来一些基督徒以传播阴谋论而闻名,这可能会破坏教会的福音见证。

阴谋论的本质

阴谋论围绕着权力斗争而萌生,无论是在民间还是宗派政治中都是这样,并且可能导致破坏性的反应。政治学家约瑟夫·乌辛斯基(Joseph Uscinski)在他最近出版的《阴谋论入门》(Conspiracy Theories: A Primer)一书中认为:“阴谋论假设了一个强大的敌人,其目标可能对人类的生存构成威胁。”(第5页)。我们两极化的政治气候是阴谋论的天然滋生地。

有的时候,“阴谋论”被用来对自己不同意的数据进行解释,以避免公平考虑对手的观点。相比之下,乌辛斯基提出了一个更为精确的定义(23页):

阴谋论是对过去、现在或未来事件或情况的解释,它将阴谋作为这些现象的主要原因。……阴谋论本质上是政治性的。阴谋论是一种指控,这指控既可能是真的,也可能是假的,但它总是与公认权威机构的说法相悖——如果权威机构有公开解释的话。

阴谋论并不新鲜,但技术透过破坏认识论原有的权威而给当下的文化带来了新挑战。互联网使信息的民主化成为可能,赋予了公民记者权力,放大了具有创新性声音,并扩大了一些杰出思想家的影响,否则没人听得到他们。原先的信息守门人再也无法控制现有的内容,一些人已经让他们的偏见破坏了他们公平控制内容的努力。因此,要找到值得信赖的信息来源变得更加困难。

此外,许多阴谋论是不可证伪的。换句话说,任何支持或反对该理论的证据都是用来加强它,而绝不是用来削弱它。乌辛斯基写道(27页):

对于阴谋论者来说,我们没有足够的证据证明阴谋是否为真,这一现象只能说明阴谋者善于掩盖他们的踪迹。但由于阴谋论的不可证伪性,我们无法认定阴谋论是真或假,而只能认为阴谋论或多或少有可能是真的。

在某些时候,任何证据都无法动摇人们对坚定的阴谋论的信心,因为否认阴谋的存在恰好就是它作为阴谋的进一步证据。

如何对待阴谋论?

阴谋论的性质使得打击阴谋论似乎是一项艰巨的任务。乌辛斯基的《阴谋论入门》只是入门而已,它自称是这些理论的本质、流行程度、毒性和政治影响的指南。因此,它几乎没有提供具体的解决方案来应对阴谋论饱和的文化所带来的九头蛇般的挑战。

值得庆幸的是,圣经给了我们一些有用的建议,可以帮助我们把阴谋论从我们中间扑灭。正如扑灭野火的主要方法是清除燃料以阻止火势蔓延一样,阻止阴谋论的最好方法是切断阴谋论语言的传播。

以下是我们可以阻止阴谋论传播的几种方法。

第一,慢慢地说。雅各书1章19节提醒基督徒:“你们各人要快快地听,慢慢地说,慢慢地动怒。”阴谋论往往像流言蜚语一样迅速传播,因为它们很有趣,尤其是在两极化的社会氛围中,它们会妖魔化另一个群体。而思考的时间让人有时间评估阴谋论是否真实。通常一个阴谋论在创立后的几天内就会被揭穿。除了社交媒体上流行的帖子带来的多巴胺冲动外,等上几天或几周,让认识论的权威人士来评判这个理论,几乎没有什么损失,也有很多收获。

第二,假设他人的良善。保罗在加拉太书5:14-15中敦促用爱心来处理争议:“因为全律法都包在‘爱人如己’这一句话之内了。你们要谨慎,若相咬相吞,只怕要彼此消灭了”就像我们希望别人在关于我们的坏消息得到传播时先选择信任我们而不是怀疑我们一样,我们也应该将这样的爱心延伸出去,除非有更多值得信任的来源给我们进一步信息。

第三,仔细考虑你要说的话语。耶稣在马太福音12:36中提醒我们:“凡人所说的闲话,当审判的日子,必要句句供出来。”我相信我们也会为我们在社交媒体上分享的内容在神面前交账。这一警告应该让我们仔细审核我们的消息来源,有疑问的时候不要分享。我们所有的交流都应该荣耀神,这意味着有些事情我们可能会选择不分享,即使最后证明是真的。

第四,考虑一下其他角度的可能性。正如箴言18:17提醒我们的那样,“先诉情由的,似乎有理;但邻舍来到,就察出实情。”不幸的是,当一个不真实的事实在社交媒体上得到广泛传播,后来得到辟谣时,辟谣的文章很少得到同样的关注。因此,很多人都会相信,现前听说的错误就是毋庸置疑的真理。同样,申命记19:15规定,指控某人犯罪必须有多个证人。大多数阴谋论都不符合这个标准。

阴谋论与基督徒的舌头

正如雅各书3:6提醒我们:“舌头就是火,在我们百体中,舌头是个罪恶的世界,能污秽全身,也能把生命的轮子点起来,并且是从地狱里点着的。”如果我们用阴谋论妖魔化我们邻舍的政治观点,就无法有效地向他们传讲福音。

相反,雅各书说:“惟独从上头来的智慧,先是清洁,后是和平,温良柔顺,满有怜悯,多结善果,没有偏见,没有假冒。并且使人和平的,是用和平所栽种的义果。”(3:17-18)。这种智慧似乎与阴谋论截然相反。

如果我们要以福音的更新能力为人所知,我们就必须在谈话中首先以耶稣为乐。当基督徒成为阴谋论的传播者时,我们就破坏了我们传达更深层真理的能力,而这些真理的力量能给这个破碎的世界带来医治。


译:DeepL;校:JFX。原文刊载于福音联盟英文网站:Why We're Drawn to Conspiracy Theories?

Andrew Spencer(安德鲁·斯宾塞)博士毕业于东南浸信会神学院,目前和家人一起住在密歇根州的门罗,参加克罗斯泊因特教会(Crosspointe Church)。他常在“伦理与文化”( Ethics and Culture)网站上发表文章。
标签
政治
基督徒
美国
大选
阴谋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