植堂不仅仅关乎福音
2019-05-22
| Doug Ponder

当我们教会刚开始主日聚会的时候,我们几乎必须将“植堂”的定义告诉每一个与我们发生对话的人。近年来谈论“植堂”是那么地普遍,以致于人们已经为它设定了一些概念、联想、和模式,而这些东西当中有些是正确的,有些则不是。

当提到“植堂”的时候,许多人会想到那些“枕戈待旦、随时出发”的人,他们真的是因着上帝的慈爱,调整自己的生活,乐意搬迁至其他州、国家、或到世界的另一个角落,为的就是要把福音带到那些有需要却不为人所熟悉的地方。

将传福音和植堂关联在一起确实是非常棒的想法。世界各地的人们仍然需要听见关于耶稣的事迹,而且植堂仍旧是接触他们的最有效手段(正如一位宣教学家所说:“建立新的教会是神国中最有效的传福音方法。”)。我为此祷告,盼望我们永不忽视这样的联系。

但是植堂并不等同于传福音。既然每一间教会的目标是成为一个能够自我维系运作的教会,植堂必然包含着一间教会蒙召去相信的内容、要成为的样式和当做的事。而这意味着植堂不但关乎传福音,更关乎门徒训练。

门徒训练的必要性

门徒训练的必要性对于植堂来说应该即便不令人惊讶,也不应该有什么争议。最初,耶稣就是如此命令的:“所以,你们要去使万民作我的门徒,”他还接着说:“我吩咐你们的一切,都要教导他们遵守。(马太福音28:19-20)”。缺少门训的植堂是不可能的,也是不存在的。

这就是为什么门徒训练成为使徒保罗植堂事工当中的核心元素。在每一个城镇,他将福音传讲给不信的人们,使许多人作了门徒,然后从各地成熟的门徒当中为他们指派了长老(使徒行传14:21-23)。所以传福音导致门徒训练成为必要,随之而来的就是促进了领袖的发展。这三者全是植堂的一部分。

最后,教会是让上帝子民长大成人,长到基督丰盛身量的地方(以弗所书4:11-16)。这样的成长不单只是教会集体的目的,它同时也是个别信徒的目标(歌罗西书1:28)。因此,植堂即是“向内”的,同时也是“外展”的。

当然,以上这些对于已经成型的教会和处于植堂的教会来说同样重要。那么植堂的区别是什么呢?植堂事工自然、独特地提供了门徒训练的机会。

植堂前的门训

植堂过程有“植堂前”、“植堂时”、和“植堂后”三个阶段,而这三个阶段提供了独特的门徒训练机会。例如,在植堂之前,我们藉着处理一些与植堂有关的根基性内心问题来栽培我们的团队。

因此,我们藉着福音来面对搬迁到新城市的挣扎;我们处理了因着离开舒适和具有安全感的郊区生活所带来的担忧;我们寻求揭露和解决隐藏的偏见;我们传讲耶稣所完成的救恩工作——这成为了我们传福音的动机,也成了我们面对消极和沮丧时的安慰。只有在预备植堂的过程中,这些人生问题才有得以暴露、体现出来的机会,否则人们可能永远不会被迫面对它们。

植堂时的门训

在植堂的前几年当中,进行门徒训练的机会仍然在继续增加。刚开始的时候,我们并没有属于自己的聚会场所,所以我们每周都要反复地组装和拆卸设备以预备崇拜聚会的场地。这意味着,在夏天的时候,我们必须在48℃的大热天中搬运货物;在冬天的时候,我们的手必须冒着因搬运金属椅子而被冻伤的风险。这是一个帮助我们成圣的过程。

还有什么机会呢?随着时间的进展,我意识到我其实错失了许多使人借着服事成长的机会:从儿童保育工作者到社区项目志愿者, 再到对新的小组领袖的需求。没有植堂所带来的挑战,我们当中有许多的会友也许无法成为像他们今日般的忠心仆人和成熟的领袖。

植堂后的门训

最后,即使拓荒的教会已经成长而成型,教会仍然可以为门徒训练制造许多的机会。举个例子,我们之所以加入Acts29植堂网络,是因为我们一致赞同开拓能够植堂的教会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相对于吞噬的涵洞,我们更想要成为供应的管道。然而,这一种持续不断的支援和部署需要持久的门训和发展。

这样,每一间植堂的“过后”可能成为另一间植堂的“之前”的开始。这是一个合神心意的循环,神的心渴望看见祂的子民按着这样的循环来到成长。这解决了世界对新教会的需求。这也显明了植堂确实是关乎门训的。


译:Daniel Wong,校:JFX。原文刊载于福音联盟英文网站:Church Planting Is Not Just About Evangelism

Doug Ponder(道格·彭德)是弗吉尼亚州余民教会(Remnant Church in Richmond, Virginia)的创会牧师之一,现在担任教导和培训牧师。他同时也担任美南浸信会国际宣教委员会植堂内容编辑。
标签
门训
福音
使徒行传29植堂网络
事工
植堂